23歲美女CEO傳跑路 這家線上教育平台從雲端墜深淵

42379
出版時間:2018/10/12 06:13
學霸1對1執行長曲斐煊曾有美女CEO稱號,但如今卻傳出可能跑路,公司也陷入深淵。翻攝微博
學霸1對1執行長曲斐煊曾有美女CEO稱號,但如今卻傳出可能跑路,公司也陷入深淵。翻攝微博

學霸1對1是中國線上教育平台,曾被網易教育評為「2017年品牌影響力教育機構」,近期被曝出陷入財務危機,員工被拖欠工資達數月,已報名的家長退費無門,公司高階主管相繼失蹤,如同今年8月一夜之間倒閉的未來星教育一樣,學霸1對1也跌入了深淵。

 

據騰訊科技報導,學霸1對1位於上海市靜安區市北高新技術服務園區的辦公室裡,每個座位都是空著,走廊和大廳卻擠滿了人,除了前來退費的家長,剩下的則是排隊填寫離職表格的員工。

 

據家長們自行統計,目前還有課程未上完需要退費的學員有1000多名,涉及金額9000多萬,從8月開始公司只給員工發了固定工資,上課鐘點費一直拖欠,9月則是全額工資沒有發放,300多名員工基本上都有9萬到13多萬的工資被拖欠。

 

據芥末堆的報導稱,在9月的中國教師節大會上,一位擔任理科組教學經理職務的員工曾在會上加油打氣,表示對公司未來抱有希望,但同一天,科室內卻在為他準備離職歡送會,這樣的情形著實有點諷刺。

 

公開資料顯示,學霸1對1的前身為學霸來了,隸屬於上海叉子資訊科技,由曲斐煊在2015年10月創立,當時這位創辦人才剛大二,選擇休學全職創業。

 

「美女總裁」、「95後」、「最懂00後」成為曲斐煊身上最耀眼的標籤,但如今卻不見人影,且在其個人微博下的評論中,充斥著騙子、還錢等各種聲音。

 

據了解,學霸1對1在成立最初只有10人規模,後在2017年快速擴充到擁有5000名講師,線上註冊學員達到50000人,目前其官網顯示共有20098名講師,累計註冊學員942800人。

 

其課程銷售模式,也與大多數教育機構一樣,採取預付費模式,即一次性購買一年甚至是數年的課程,像未來星教育在倒閉之前還推出了課程優惠活動,4.5萬可以學10年。

 

有家長表示,去年7月交了2.25萬購買40個課時,後來又交2.07萬買了40個課時,全部都是全價課時,沒有折扣,到今年年初,學霸1對1的班主任經常在微信和電話裡向其推銷課時,說課程馬上要漲價了,如果購買課時包,會便宜許多,最終這位家長又花了10.6萬買了包含240個課時的課時包,結果現在一個課時都沒來得及使用。

 

這些所謂的班主任,實際上是學霸1對1的銷售人員,他們的任務就是不斷地向家長推銷課時包,還會讓家長幫忙拉人,如果當家長表示資金緊張,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錢時,銷售會向家長推薦免息的分期付款業務,並承諾如果感覺不好,可以隨時退費,15個工作日一定將錢退到卡裡面。

 

與學霸1對1合作的中國金融機構包括愛海米科技和富盛資融,具體的運作模式為使用者申請學費分期後,這些分期平台會將學費一次性墊付給學霸1對1,用戶按期支付給分期平台,如果出現退費的情況,學霸1對1需要將剩餘的學費返還給分期平台。

 

但在這種模式下,相關分期金融機構如果因為墊付踩雷,學員或者家長很可能會因為借款被迫有了徵信污點,從而上徵信黑名單。

 

據愛海米科技表示,早在8月份,學霸1對1在匯款就有問題,而富盛資融也已經向部分學員暫停學費代扣,等待事件的解決方案,至於所承諾的15個工作日退款到位,目前來看遙遙無期了。

 

據新芽資料庫顯示,學霸1對1此前共有過兩次融資經歷,上一次融資是2016年12月,由深圳國金投資提供的A輪融資,至今已近2年沒有新的資本注入,而公司也是在今年6月才剛剛單月突破4500萬營收。

 

根據曲斐煊之前的公開介紹,2016年講師和公司的分成為8:2,2017年調整為6:4,即講師可獲得學生充值金額的6成,而剩下的4成學費還要用於平台系統研發、銷售人員薪資、市場推廣及日常行政開銷等方面,如此高昂的運營成本,學霸1對1無法堅持不下去似乎成為了意料之中的結果。

 

曾與學霸1對1在去年有過接觸的一位投資人表示,學霸1對1誕生在1對1市場教育期將要過去、用戶有一定認知的時刻,儘管資料成長迅速,一些該躲的問題也躲得很好,但我們更看好重師資和重營運的作法,對學霸1對1依靠性價比較高的大學生老師這點,以及創辦人相對薄弱的經驗與資歷還是較擔心,所以最終沒有選擇投資。

 

融資不順對學霸1對1造成的影響不可謂不大,要知道其所處的線上教育行業虧損十分普遍,燒錢是每一家線上教育平台所無法避免的,但燒也要燒的合理。以去年3月倒掉的小馬過河為例,獲得過多輪融資,最高年營收破4.5億,最初專注於做線下留學1對1輔導,2012年成為除新東方以外北京最大的留學輔導機構,後於2014年全面轉型做線上教育。

 

轉型之後,其在百度花費大量成本投放廣告,使獲客成本急劇上升,另外聯合創辦人馬駿在當時提出要做100款APP的計畫,僅前端後端程式師就需要200人,結果賺錢的只有一個名為小馬托福的APP。

 

而馬駿更將當時獲利的考神陪讀線下專案暫時停賣,並讓銷售團隊開發低廉的考神陪練線上產品,從起先一份破4.5萬的價格逐漸低至450元、45元、4.5元的價格。最終,900人的團隊工資開支、多個校區高昂的營運成本、獲利項目的暫時停賣、短期內難以看到收益的低價產品的上線,讓小馬過河無法逃脫虧損嚴重的命運,選擇破產清算。

 

上述投資人也表示,線上教育仍處在漫長的過渡期內,獲客難度高,為了提升品牌影響力和市場佔有率,必然躲不開燒錢,但如果因此就一味強調低成本獲客,忽視重營運才能帶來的續費,那就是在走慢性自殺之路。(財經中心/台北報導)

更新:調整內文

出版:00:04
更新:06:13

學霸1對1執行長曲斐煊的微博上,充斥著騙子、還錢等各種批評留言。翻攝騰訊科技
學霸1對1執行長曲斐煊的微博上,充斥著騙子、還錢等各種批評留言。翻攝騰訊科技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