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案過了,環評制度究竟有沒有問題?

1044
出版時間:2018/10/12 14:31
圖為8日觀塘案在環評大會上闖關成功後,環保團體在環保署前抗議畫面。資料照片
圖為8日觀塘案在環評大會上闖關成功後,環保團體在環保署前抗議畫面。資料照片

黃慧芬/自由評論者

前言
 
環保署說明107年10月8日第340次環評委員會觀塘工業區(港)案審查決議107年10月8日召開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第340次會議,共計提會討論「桃園市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環境影響說明書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桃園市觀塘工業區工業專用港環境影響說明書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桃園縣觀塘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藻礁生態系因應對策」及「桃園縣觀塘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等4案,經與會環評委員及有關機關表示意見,並衡酌因故未與會環評委員之書面意見後,委員會決議逐案採投票表決,4案均表決決議審查通過。
 
很複雜,是吧?
 
那再回頭看看發文日期:中華民國88年7月14日、發文字號:(88)環署綜字第0044035號函,主旨為:「公告『桃園縣觀塘工業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審查結論及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摘要:本案有條件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
 
在這個賠掉了一位副署長的審查委員會(當然你可以說有很多的背景原因這充其量是最後一根稻草),賠掉了環保署的聲譽,甚至差點賠掉了一位署長,大眾對於環保署的期待與《環境保護法》的擬定不是只有要保護人,保護環境才是環保署真正的重責大任;因此環團已經揚言要上凱道抗議,也有聲音又再提起要廢除環評否決權,同時也有學者反對這樣的作法,那麼到底在生氣之餘面對這樣的情境該怎麼看待?
 
到底還有幾個觀塘案?

 
我們不禁想要問問現在到底有多少20年前已經通過的環評案,在未於審查通過後三年內開發重新提出申請,或者如觀塘案因為國家政策的目標把工業區與工業港兩個案子一起提出差異分析,卻不知道前者已經開發了23公頃,後者則是未於審查通過後3年內,也因此有主張應該按照《環評法》第16條:「同一場所,有二個以上之開發行為同時實施者,得合併進行評估。」但環評提出申請者若於該報告內主張不同地號與地緣,即便主管機關環保署可以用比鄰來擴大認定開發範圍,但若開發目的不同,使用之作業準則不同或者有更多的細節,其實想這麼認定有難度。
 
我更關心的是到底還有多少這種案子? 即便環保署有權力可以追蹤未於3年內開發的案子,但若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與開發單位沒異議,環保主管機關也不能強迫你一定要開發,那麼,下一個觀塘案出現時,又要這樣爭吵嗎?
 
觀塘案該不該通過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
 
《環評法》第16條「已通過之環境影響說明書或評估書,非經主管機關及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不得變更原申請內容。前項之核准,其應重新辦理環境影響評估之認定,於本法施行細則定之。」再回頭看看觀塘案,大多抗議與反對的態度與這個報導相同,那就回頭看環評施行細則第37條  :
 
開發單位依本法第16條第一項申請變更環境影響說明書、評估書內容或審查結論,無須依第38條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估者,應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後,轉送主管機關核准。但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得檢附變更內容對照表,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後,轉送主管機關核准:
 
一、開發基地內環境保護設施調整位置或功能。但不涉及改變承受水體或處理等級效率。
 
二、既有設備改變製程、汰舊換新或更換低能耗、低污染排放量設備,而產能不變或產能提升未達百分之十,且污染總量未增加。
 
三、環境監測計畫變更。
 
四、因開發行為規模降低、環境敏感區位劃定變更、環境影響評估或其他相關法令之修正,致原開發行為未符合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而須變更原審查結論。
 
五、其他經主管機關認定對環境影響輕微。
 
很不巧,觀塘案正是符合「因開發行為規模降低、環境敏感區位劃定變更、環境影響評估或其他關法令之修正,致原開發行為未符合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而須變更原審查結論。」
 
大家可以很生氣怎麼可以破壞藻礁,但開發單位提出的是由88年開發面積縮小至10月8日差異分析通過的23公頃,身為深層生態者的我其實也氣了3天,但冷靜下來看看《環評法》,可以請大家試試讓這個案子不過的適法理由嗎?
 
《環評法》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我們可以參考2012年前前副署長的建議:當初立法者的顧慮,現已消失或仍舊存在?是否透過慎密的公民參與所凝聚是否修改及所修改內容或方向的共識結論。政府拍板定案的重大建設,在決策的最下游才交給環保署的環評委員會審查能否開發?會否因程序倒置而造成現在備受批評的環評制度超載(環評委員會做成之結論可以推翻行政院甚至總統府的決策嗎)?
 
其次,當政府部門拋出要將環評制度改回美國原型的風向球時,究竟美國原型的整體面貌是什麼?如果改回美國原型,環評結論僅係決策參考,依台灣法制,即非行政處分。而我國的行政救濟制度主要仍是墨守德國法制,亦即僅能針對行政處分提出行政救濟,因此即會產生再也無法單獨直接針對環評結論提訴願與行政訴訟的狀況,一旦限縮到僅能在最後階段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本於目的事業法律作出許可開發與否的行政處分時才能救濟,即會面臨周邊居民極可能無法獲得行政救濟制度保障的局面。
 
要求重大政策都應經過政策環評或者要求環評回歸目的事業主管單位承擔責任,亦或者廢除否決權;還有須面對現在的窘境:隨時都有新的觀塘案出現、隨時都有國家政策需要大家配合,環評委員與環保團體在環評制度的角色該怎麼扮演?
 
回歸到法規面,是修法不准有重大疑慮的個案通過,還是要求已經通過的個案就地解決不准變更(那麼觀塘就是開發原先核准的232公頃的面積了),或是要求內政部農委會原民會等儘速公告保育區?該怎麼做,端視政府的態度及大家的智慧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