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在古都的南方安逸

1610
出版時間:2018/10/13 00:20
台南「熱蘭遮城」,是台灣最古老的城堡。目前所見的建築為日據時代所建,原有的城垣已被剷平。資料照片

主題:印象。台南

鍾文音/作家

許久以來的台南於我一直有一種南方安逸之感,同時還是標誌一個感情座標之地。

當一個旅人用著懷念的角度來游走一個地方時,意謂著時間的遞嬗儼然產生了流變,質變。某些部分台南是不變,尤其在情感方面,很多年來我去台南總是為了去找姊姊,她會帶我看她眼中的古都,帶我吃她覺得好吃的食物。隨著姊姊過世,每回來到台南心裡藏著回憶的傷感。好在古都的歲月之美與小吃之香總能撫平我,循著舊憶時光,老城游走、老街漫步、老廟許願、老河眺望、老樹流連,老店徘徊,台南不怕老,以老為美,老是它的本錢,它的光環。

我多次來到東興洋行,喜歡建築體的拱廊形式,拱廊欄杆飾以綠釉花瓶,屋頂飾以傳統屋瓦。更喜歡在老樹廣場前喝杯咖啡小坐。一路走過安平樹屋,流連陽光的氣味與植物的秘辛。我且往海去,沿著河岸,眺望島嶼的最初,眼前飄飛著各種膚色的海,我的眼睛如藍海,瞳孔瞬間被外頭的陽光擦亮了起來。在港口唱一首《安平追想曲》,心裡彷彿就住進了整座城。

從港口延展到老街,追想著這座藍色海洋與島嶼的身世,是微小又壯闊。

和姊姊來台南的舊時光,則游走孔廟,漫步延平老街,這裡看看,那邊走走,在古城第一街欣賞建築的新舊參雜,土角厝、紅磚矮屋、西式洋樓交雜,洗石子的面牆、欄杆、柱頭與屋簷上仍有著精緻的浮雕,一片塵埃中的光華。

這座城,老神在在,進門見公媽廳,門楣處常懸掛太極八卦、劍獅獸牌、圓凸凹鏡,彷彿連老鬼也不離開這條老街。

去天后宮拜拜,安平吃蝦捲,一路巡過安平蚵灰窯。跟媽祖說說話,讓千里眼與順風耳把相思帶給媽祖,我的姊姊在另一個空間過得好嗎?

聽那說不盡的鄭成功傳奇,聽熱遮蘭城訴說永遠不膩的故事,故事不老,是人老了,城也老了。興起的文青風熱滾滾將老城拉皮,隨意落腳的巷弄老屋化為文旅,轉彎遇到文創書店。漫走藍晒圖文創區、台灣文學館,南方安逸步調緩慢。夜晚下榻林百貨對面的旅館,在百貨的霓虹閃滅下入夢。

夢裡有著古城盛世,影像裡飄忽著各色人等,熱蘭遮城殘存的外城南牆,斷壁上的老榕攀爬吐舌,三百年的紅磚拓著歲痕。夢裡走動著洋人,輸送著鴉片、樟腦、砂糖,德記、怡記、和記、東興、唻記,五大洋行閃爍著滄桑的印記。

 老城埋藏著故事的線索,以歷史織成的時光,讓我走過盛夏的煩躁,忽然記憶的聲色又再次流動了起來。

點滴美好的記憶,洗滌著青春未竟的惆悵,洗去我對姊姊離世的感傷。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