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在貧窮世界找到快樂 他用影像書寫柬埔寨

44003
出版時間:2018/10/13 16:35

「這個衝擊並不是貧窮,而是為什麼他們的快樂這麼巨大?」曾是案子接到手軟,自嘲「對錢失去感覺」的平面設計師兼任自由攝影,許紘捷2010年接案拍攝吳哥窟,滯留觀光看到柬埔寨真實模樣,讓他大受衝擊,返台後毅然賣掉工作室,搬到柬埔寨開民宿、當義工。從濟貧助人中找到想要的生活。現在更發揮所長,以影像書寫柬埔寨,想為這片土地留存珍貴文化軌跡。

 
許紘捷笑說:「我最擔心媒體下標說放棄百萬年薪、投身柬埔寨之類的,真的沒那麼偉大。」他口中的標題聽來聳動,卻有幾分真實。許紘捷原本是自己經營工作室的設計師,「三萬、五萬、一、二十萬,它就是一筆筆匯到戶頭裡,我甚至忙到沒時間請款,只要想用錢,銀行裡一定有錢可用,所以你賺錢、花錢,都是沒感覺的。」
 
「為什麼他們這麼快樂?雖然說以我們的角度來看,他們真的很貧窮」
 
2010年接了出版社案子到柬埔寨拍攝吳哥窟,工作結束後,許紘捷請導遊帶他去較少遊客去的地方,鄉下孩子們玩耍的情景讓他大受衝擊:「他們用夾腳拖的鞋底剪成圓圓一小片當足球踢,一踢就踢好幾個小時,我呆在旁邊看了3個小時。」讓他震撼的不是貧窮,而是匱乏物資中,快樂居然如此巨大。許紘捷當下決定:「我要去找這個東西。」
 
「我突然對這個錢有感覺,可是它的數字是這麼小。我會去期待它每天十五塊、十五塊累積起來,最後的那個數字。」
 
返台後收起工作室,把收藏滿坑滿谷的玩具和整牆面的DVD全賣掉,許紘捷形容那是個痛苦的儀式,「一次切斷後很舒服,好像洗了個澡。」斷捨離後他帶著資金到柬埔寨,先與台灣希望之芽組織開始合作,並且開了間民宿,小小的民宿在2012年至2016年間成為台灣遊客、義工們聚集交流的地點,店內賣咖啡和當地人民寄賣的手工品,比起原本賺錢速度可說是天壤之別。一杯咖啡賺0.5美金,約15元台幣,但每晚閉店時計算,卻能累積巨大幸福感,「我知道那筆錢可能會滿足某戶人家的一餐,這樣的生活是我想要的,而不是毫無感覺地變成一個賺錢機器,」他說。
 
曾被物慾奴役,他從前只為了收藏玩具,甚至會買機票到香港搶購,吃點東西當天就飛回台灣,「現在回頭看會覺得很荒謬,如果我把追逐慾望的時間省下來,好好地睡一覺都比忙著賺錢強。」金錢對許紘捷來說,意義再也不同:「很心疼那個機票錢和玩具錢,加起來可以養兩個義工一個月,能做好多事情。」

「他是第一個我想幫,卻沒能力幫的人。」
 
在當地的日子,柬埔寨男孩Tola對許紘捷影響至深。Tola在大學念法律,原本是許紘捷做義工時,負責協助翻譯、地陪等工作,卻罹患骨癌在2012年底過世,當時26歲。許紘捷說:「他是第一個我想幫,卻沒能力幫的人。」Tola過世當晚已無法順暢呼吸,但還是叫許紘捷到床邊交代遺言,身為家中最聰明的孩子卻不幸早逝,他希望妹妹能繼續求學;另外則是要繼續幫鄰近兒童開英文課,因為教育是擺脫貧窮的唯一希望。
 
與老婆Sally認識也在柬埔寨,原本在政府單位擔任攝影官的Sally,參加柬埔寨義診團因此與他結緣,返台後慢慢交流進而交往。2012年6月婚後,老婆Sally也搬去了柬埔寨。Sally笑容靦腆,安靜卻給人溫暖的感覺,看得出兩人感情極好。受訪當天,許紘捷一頭及腰長髮綁成馬尾、隨性穿來T恤、牛仔褲,他笑說出門前Sally因此鬧脾氣:「她說受訪應該要穿有領子的衣服、正式一點。」
 
我問起許紘捷有沒有哪一刻曾想過搬回台灣?許紘捷說,婚後不到半年的11月,夫妻兩人就一起得了登革熱。因為Sally先天血小板就比一般人少,得的又是出血性登革熱,情況一度危急,「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好像該回家了。」不過病癒後,終究又留了下來。許紘捷微笑說:「我希望她都是在場的。很漂亮的風景,或是一棟很老的房子,或是任何讓我很感動的時刻,有她在都是很好的。」
 
「不得不做的一項選擇,她只能用最原始的條件去賺錢。」
 
不過有Sally在,危險的事就得避免。風災水災後他曾深入偏鄉尋找受災戶,一戶倒塌屋子中走出三個不滿10歲的小女孩,媽媽尾隨用柬語高喊要他「挑一個」,因為不知如何面對,他掏出所有錢後迅速逃離,後來折返小女孩卻不在了,只好花錢贖回,與黑道打交道成了不陌生的事。他也曾每天去娼寮尋找從街上消失的鄰居女孩,因不買春而引來黑道亮槍嚇阻。他無奈地說,後來發現女孩是自願的,窮人有時不得不做的選擇,就是用原始條件去賺錢。
 
「濟貧它並不是現在不值得做了,而是我必須思考我最擅長的是什麼。」
 
近年來許紘捷開始運用自己的專長,到處拍攝柬埔寨的民間藝術文化資產,未來想將龐大的影像資料建立成資料庫,要為當地留下軌跡。原本只是在當地工作之餘,喜愛到處走走拍拍,偶然間發現他喜歡的建築、圖畫、廣告招牌等,都迅速大量消失,他於是開始著手保存。因為紅色高棉時期,不少產物都被銷毀,當地文化出現斷層,念美術與建築出身的許紘捷說,很多看起來很有特色的建築或民間文化作品,就連當地學者也不明其來源與意涵。只是正值經濟起飛的發展期,多數人民沒有錢也沒有時間,缺少足夠資源,無力保存屬於自己的文化軌跡。許紘捷開始著手建立影像資料庫,目前暫時返台,接受各單位邀請舉辦講座,分享柬埔寨經驗與影像,期望有資金挹注或技術合作創建柬埔寨資料庫,未來更期望有柬埔寨相關學者能利用這些影像檔案,著手研究,彌補文化斷層。
 
並不是說濟貧不重要了,許紘捷認為,義工人人都能做,必須回歸到自己擅長的專業,才能為他喜愛的土地盡足心力。他說:「我突然意識到一個民族的文化不能失根,一旦失根會找不到屬於它自己的驕傲,吳哥窟再美畢竟已經千年,真正能撫慰大眾還是要靠新一代的藝術文化等精神力量。」
 
初始只是想尋找不同的人生,許紘捷現在卻肯定自己熱愛柬埔寨,柬埔寨的魅力對他而言很直接:「在文明社會裡,人們比較懂得隱藏,但是柬埔寨的快樂跟貪心,好的壞的同時毫不遮掩展現在你眼前,這樣反而舒服。」
 (解光芸/台北報導)


小檔案
許紘捷,現年45歲,復興美工美工科設計組、實踐大學空間設計系畢業,平面設計師兼任自由攝影,2010年拍攝《吳哥深度導覽》一書後,2011年起旅居柬埔寨,駐地經營民宿之餘,長期紀實攝影與投入國際人道救援工作。Love in Cambodia 攝影計畫發起人,台灣希望之芽柬埔寨兒童創作計畫駐地工作人員。可搜尋臉書:Symbodia|柬式符號


出版時間:00:02

更新時間:16:35(增加照片)

 

鏡頭下愛美的柬埔寨小女孩,雖衣不蔽體,甚至三餐無法溫飽,卻擦著指甲油。許紘捷以此參加2011年國際攝影大賽女人世界«Planète Femmes»並獲得台灣首獎。許紘捷提供

快樂不需要透過物質來建立,在柬埔寨可以看到很多這樣的例子。許紘捷提供

物資缺乏下,拔河、紙飛機,都是義工們帶孩子玩的遊戲。許紘捷提供

愛收藏玩具的許紘捷以前會為了玩具特地飛到香港搶購,當天就返台,現在卻覺得荒謬。許紘捷提供

柬埔寨鄉下兒童沒有玩具,於是用夾腳拖鞋底剪成圓形當足球踢,這個畫面讓當時的他非常震撼。許紘捷提供

上學遇到淹水時該怎麼辦?大部分的人可能會愁眉苦臉,他卻捕捉到柬埔寨兒童眉開眼笑的畫面。許紘捷提供

牙醫在柬埔寨為兒童義診,照片主題「啊~~~!」義工們利用遊戲的方式教小朋友看牙醫時要發出「啊~~~」的聲音並且張大嘴巴。許紘捷提供

近年來外商投資,快速發展下,柬埔寨常可看見進步與貧窮的對比。圖為被拆遷的車站與暫居裡面的遊民。許紘捷提供

將台灣的工作室收起,他帶著資金到柬埔寨開了一家小民宿。黃天佑攝

柬埔寨男孩Tola原本念法律,有著美好前途,卻罹患骨癌早逝,是第一個許紘捷想幫卻沒有辦法幫的人。許紘捷提供

近年來他發揮所長,到處拍攝具當地特色的建築、廣告招牌,他說:「可能這次去拍,下次就不見了。」許紘捷提供

婚後太太也搬到柬埔寨,同年底就染上登革熱,讓許紘捷第一次萌生退意,不過病癒後還是留了下來,成為他最大支柱。許紘捷提供

美麗的吳哥窟吸引不少遊客,其實在偏鄉才能看見柬埔寨真正的面貌。許紘捷提供

柬埔寨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即使身處在極度貧困的環境,女人愛美的浪漫天性卻永遠不會改變。此為參加2011年國際攝影大賽女人世界«Planète Femmes»獲得台灣首獎作品。許紘捷提供

原本只有指甲油的她,跑回家去把項鍊戒指跟耳環翻了出來。因為感到自己的美好而發自內心顯露出幸福的樣子,是最真實的美麗。此為參加2011年國際攝影大賽女人世界«Planète Femmes»獲得台灣首獎作品。許紘捷提供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