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公投不該淪爲同志團體和保守教會間的戰爭

出版時間:2018/10/14 21:15

江順楠/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克魯斯分校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
 
就讀高中時的某一晚,和朋友在學校晚自習,一個好朋友突然向我出櫃。當時我們坐在樓梯間休息聊天,在那一瞬間,我才突然意識到,我以爲存在於虛無飄渺間的同志,原來離我那麼近。從那天起,「同性戀」這個詞才有了具體的意義、開始「有血有肉」、正式進入我的生活世界。
 
那是將近20年前的事,但一直到今天,我都還是用這個經驗來提醒自己:有一些人對同性戀的誤解和偏見,可能來自於他們從來沒有機會像我一樣好好認識一個同性戀朋友。「同性戀」對他們而言,並沒有具體的指涉對象,於是他們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言論,可能會傷害身邊某個親戚朋友。
 
也因此,關於同婚公投的爭議,不該只是爭取同志團體和保守教會團體間的對抗。這同時是同性戀者的家人朋友們的絕佳機會 ——是時候讓我們挺身而出為我們關心的家人朋友發聲,讓更多任意批評的人知道,同性戀可能就是他們的家人朋友,不是一個漠不相干的族群。
 
在我的好友向我出櫃的那個夜晚,我下意識地問了他一個問題:「那你覺得我長得怎樣?」他毫不猶豫就回答我:「你很醜!」在那天之後我不斷琢磨著為什麼我當下會那麼天真地問那個問題。我意識到,這其實反映了我當時的刻板印象 ——既然男同性戀喜歡男性,那他一定就是喜歡所有男性!當時的我沒有意識到,就像雖然我喜歡女生,但也不會喜歡所有女生。
 
事實上,異性戀者和同性戀者相同,皆有千百種:有些人想結婚,有些人不想;有些人對性的態度開放,有些人傾向保守;有些人的性別氣質比較陰柔,有些人比較陽剛;有些人在社會價值上傳統,有些人則比較現代;有些人積極爭取權益,有些人則希望低調過好自己的生活。我們有不同類型的異性戀家人朋友,如同我們也有不同類型的同性戀家人朋友。
 
我們對於同性戀者的認識往往很單一,因爲我們生活中大多的同性戀者為了保護自己和避免歧視,不會輕易顯露他們。也因此,當有人在LINE群組中或日常閒聊中散播扭曲言論時,同性戀者的家人朋友們應該開始肩負起的責任,鼓起勇氣提醒這些散發批評的人,他們攻擊的對象是我們的家人朋友,任何對他們的任意批評也是對我們的傷害。
 
最後,我還是想向那些打算投票反對同志婚姻的人懇求,當你們投下這一票時,請不要想像著這是一場對抗「異世界」的戰爭。請在心裡衡量著,如果我將要反對的對象是我的某個家人或朋友,我還是希望投下這一票嗎?不論你最終衡量的結果如何,我相信這會是更真實和負責任的選擇。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