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沈家銘:「町人國家」日本與美日關係

出版時間:2018/10/23 00:05

日本特派員:沈家銘/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上禮拜前往聆聽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JIIA)在京大舉辦關於美日關係的演講。川普上台後,在日本以美日同盟與自由主義制度相關的研討會頻繁舉行,日本政策建言者期望日本能成為自由主義秩序的維護者,並嘗試在美日中大三角謀取主動的戰略位置。

本月1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歐洲,在亞歐高峰會(ASEM)強調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重要性,並希望落實日本——歐盟經濟合作協定(EPA)高標準的自由貿易規則,25日安倍訪中將洽談智慧財產權協定與強化經貿合作,都與美國自由貿易政策的改弦易轍有關。川普在針對美日貿易談判時說出「不要忘記珍珠港」的言論,使得日本更認識到在貿易政策上必須採取主動戰略。

1951年《舊金山和約》日本恢復了主權國家的地位,同時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確立了戰後「安保——《憲法》9條」體制,日本維持軍事預算在1%以下,專注發展經濟的復興。冷戰時代美國為了避免日本成為親蘇的中立國家,並防止共產主義在東南亞擴張,主導讓日本藉由政府開發援助ODA解決對東南亞各國戰爭賠款的問題,並強化日本產業與東南亞原料產地的貿易關係,美國則提供了日本產品廣大的市場。

冷戰美蘇對立下的美日貿易赤字並不是問題,但1960年代末美蘇緩和政策開始後,貿易糾紛逐漸白熱化,尼克森為了獲得國內南方農民選票(南方戰略),將美日纖維貿易摩擦視為選戰焦點,迫使日方貿易談判代表讓步。1980年代是美國國內日本經濟威脅論最高漲的時刻,日本汽車、半導體橫掃美國市場,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的著作《日本第一:給美國的啟示》一時洛陽紙貴,19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柯林頓仍強調經濟安全保障,造成美日同盟漂流的情形。

川普對日看法仍停留在1980年時代的歷史記憶中,國內政治影響了美國對自由貿易政策的態度。1980年代日本為了改善貿易赤字,轉而在美國直接投資增加當地就業機會,本田汽車在俄亥俄州、日產在田納西州相繼建立工廠。1994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生效後,日商在勞力成本較低廉的墨西哥建立汽車生產線,並在2005年與墨西哥簽訂《經濟合作協定》(EPA),然而在川普上台後NAFTA也成為重新談判的對象。明年1月美日將進行《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預計汽車與農產品將成為雙方貿易談判的焦點。

通產省官僚天谷直弘稱戰後日本為專注於賺錢的「町人國家」。町人是江戶時代居住在城下町的商人跟職人,武士雖然有軍事力量維持社會秩序,但掌握經濟力量的卻是町人。戰後日本維持著首相吉田茂「美日同盟,輕武裝、重經濟」的町人國家路線,古典現實主義學者高坂正堯稱為「吉田主義(Yoshida doctrine)」,但吉田主義在冷戰結構瓦解後面臨了變革。

1991年波斯灣戰爭被視為日本外交的一大挫敗,科威特政府在刊登給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的感謝函當中獨漏日本,被稱作只出錢不出力的支票簿外交。美國開始要求日本在美日同盟分擔更多的防衛責任(burden sharing)。日本從1992年《PKO法》、2001年的《反恐特別措施法》、2015年安全保障10+1法案,針對國際秩序做出國內法律的修正。

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提出積極的和平主義與俯瞰地球儀的外交,被認為是取代吉田主義的安倍主義,日本的左派認為修改《憲法》9條將重回戰前的軍國主義,但應該把時空背景放在戰後《聯合國憲章》第51條集體自衛權的規範來思考,才能理解維持軍事嚇阻力量獲取和平的真義。

然而經濟安全一直是日本外交的核心,美中貿易戰升溫,中國在戰略選擇上對日接近,避免被孤立(與1992年錢其琛促使日本天皇訪中打破天安門事件後外交孤立一樣),日本則是著眼強化經貿合作,搶佔中國內需市場。町人國家的變與不變,日本正展開自主外交的戰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