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鄭子薇、吳宗憲:莫使宗教團體成洗錢和資恐溫床

出版時間:2018/10/24 00:00

鄭子薇/台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吳宗憲/台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今年11月將登場的亞太洗錢防制組織第三輪評鑑,將財團法人的資訊公開及財務管理機制,視為洗錢防制重要一環。然而,6月27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卻排除了宗教團體的適用,「另擬專法管理」。就在大家擔憂此情將影響評鑑時,原將於今(24日)排案審查的「宗教基本法」,不僅沒有加強宗教團體的財務管理,反而大開人事、財務不透明的大門,恐使台灣的洗錢防制雪上加霜。

例如草案第10條規定主管機關不得介入宗教教務,法院也不得干涉組織及人事任免,草案第13條規定宗教團體就其人事及財政管理享有自主權,不適用《民法》及其他法律之監督、管理規定,國家不得強制要求宗教團體遵守民主與公開之原則。因此,若「宗教基本法」通過,不論是宗教團體的財務還是人事,都將更加的不透明。

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的40項建議為普世公認的防制洗錢國際標準,該組織在2013年的評鑑方法論中提到,非政府組織不透明、無財報,容易成為恐怖份子和洗錢犯罪濫用的對象,並明確建議我國應提高法人和法律安排的透明度,況且,FATF也提到金融機構的客戶盡職審查,是防制洗錢犯罪的重要守門員。

依照《洗錢防制法》,金融機構要對包括宗教團體在內的非營利組織做好風險評估、客戶盡職審查、實質受益人辨識、並且偵測可疑交易,但沒有主管機關監督非營利組織的財務運用,財報、社員名冊等相關審查文書就可能付之闕如、或不易取得,且宗教團體人事不公開、財務不公開,將導致客戶盡職審查跟實質受益人的審查難上加難。

反觀同樣有《宗教法人法》的日本,尚規定宗教團體有每年製作財產目錄、收支/建物文件、章程、社員名冊的義務,若違反該義務時可科處10萬日圓以下罰鍰,我國草案卻未見此規定,在即將進行相互評鑑的此刻,「宗教基本法」若通過,顯然會成為國際笑話。

且台灣寺廟、宗教團體甚多,因近年土地飆漲、信徒捐獻,使多數廟產甚鉅,但主管機關中承辦人員卻嚴重不足,依現行規定,宗教團體之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民政司宗教輔導科、各縣市為民政局第三科或民政處宗教禮俗科,其編制在中央僅5人、直轄市第三科中辦理宗教業務者僅6人、縣市則僅5人,礙於人力、專業度不足,實難落實有效管理,故除檢舉外,主關機關均只被動的審查信徒大會會議紀錄、財務結算等文書資料。

但近年來,許多宗教團體主事者,以限制信徒加入等方式,逐漸掌控團體內事務運作,更衍生出信徒代表家族化、小團體化等問題,將宗教團體內事務、會計、稽核等等一把抓,更拒絕引入會計師、律師等外部監督,若修法再對宗教團體之管理增加阻礙,將衍生諸多風險。龐大廟產加上管理者可一手掌握,再參以欠缺有效外部監督,輕則發生掏空廟產,重則可能有遭不當利用,如資助恐怖主義(中東ISIS壯大即為乙例)、協助藏匿犯罪所得洗錢等等。FATF的40項建議已經指出洗錢犯罪和資助恐怖活動息息相關,也指出非營利組織容易被濫用作為洗錢及資助恐怖份子。

此外,草案第24條規定宗教團體可以辦理公益事業以外的其他事業,收益應作為「宗教活動」使用,然而,草案第13條第1項又規定,「宗教活動」為各宗教自主事項,悉依其教制或傳統定之。也就是說,宗教團體可以自己定義「宗教活動」,而且可以經營商業活動來從事「宗教活動」,主管機關原則上不能管宗教團體如何定義「宗教活動」。

現在有許多宗教推派候選人參與選舉,也從事許多政治活動,宗教團體可否自行定義這些政治活動均為宗教活動,不受主管機關規範?如果宗教團體經營商業活動,但認為這些商業活動都是為了奉獻給神祇,所以應屬宗教活動,是否也均不受主管機關規範?日本《宗教法人法》第79條尚且規定教團從事公益以外事業違反其目的時得被勒令歇業,我國草案卻付之闕如。

內政委員會雖已決定不於今日排審,但不代表法案不會捲土重來,後續發展值得你我一起關注。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