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惡俗版本的「聖俗分離」

出版時間:2018/10/24 00:02

朱宥勳/作家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原定今日排審的「宗教基本法」草案,在公布以後便引起了廣大的爭議,在草案的條文當中,不斷出現「宗教例外」的內容,第十三條甚至出現了:「除本法另有規定外,國家不得強制要求宗教團體遵守民主與公開之原則。」這樣凌駕於國家法制的離譜內容。在外界質疑下,內政委員會在昨日臨時公告變更議程,今日不審。

這套草案的基本思路,是以「聖俗分離原則」為基礎。根據草案的說法,他們是援引日本的《宗教法人法》。然而,這個草案其實是自創了一個扭曲版本的「聖俗分離原則」。

在日本的法律中,這個原則會將宗教事務分成「聖」與「俗」兩個範疇。「聖」指的是教義傳播、儀式活動等宗教活動,這部分國家不應干涉、但也不提供支援;「俗」指的是因為宗教活動,必然會產生宗教團體的財產,因此衍生出維持、運用財產的事務,這個部分國家就會介入管理。

如果依照這個精神,宗教團體公開財報、由國家介入管理,應該是順理成章之事。但目前的「宗教基本法」草案不但不提此事,甚至還做出了相反的規定,比如第二十五條:「主管機關受理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陳報之文書資料,應有守密之義務,不得將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之財產及法物清冊、財務報表或其他資訊,提供任何人。」

除了惡意曲解「聖俗分離原則」以外,「宗教基本法」草案也刻意忽視了日本宗教法令的另一原則,即「政教分離原則」。根據中國學者徐玉成「日本宗教法人法管窺」一文,「政教分離原則」指的是國家與宗教組織的職能必須分離,宗教不能指導、凌駕於國家之上,國家的行政、立法、司法和國民教育不受神權的統治。

這「兩個分離」的原則,才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政教分離原則,使得宗教不能凌駕在國家之上;而聖俗分離原則,則由國家保障了宗教活動的自由。而台灣版本的「宗教基本法」草案,則不取前者,只取後者(而且還是扭曲版本的),明顯是各宗派為了維護既得利益、不受監管而推動的。

在「宗教基本法」草案的案由當中,是這樣描述宗教的:「同時也具有超越人性弱點之強大心靈超越力,散發出自律自省、大公無私、民胞物與及謙抑犧牲之高尚人格。」然而細究條文,我們實在必須敬佩宗教團體們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恥力,這臉皮之厚,已確實達到了神之境界。這段漂漂亮亮的陳述,反而映照出了宗教團體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愚昧和黑錢,是如何不遺餘力地展示他們的人性弱點,毫無自律自省、大公無私、民胞物與及謙抑犧牲之高尚人格。

一邊高舉「聖俗分離原則」,一邊又吵鬧著要跟國家──這個地表上最大的世俗機構──索要無限大的世俗權力。如此惡俗的心態,別說教化人心了,他們首先就該是被教化的一群人吧。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