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參考日本又說國情不同?宗教基本法草案難服人

出版時間:2018/10/24 20:50

周承佑/台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科技部計畫專任助理

在台灣,經常看到廣告宣傳或店家招牌會使用日文,最常看到的大概就是「の」,例如「好吃の~」、「高級の~」,但若是有點日文基礎的人,大概都知道這完全是誤用,如此的誤用可能是為了增加一點商品的價值或是其他包裝商品的目的,將日文錯誤地使用在商品的包裝上。而最近吵得很兇的「宗教基本法」草案大概也是這麼一回事。
 
先看吵得最兇的「聖俗分離原則」,該條的說明提到參考日本《宗教法人法》第85條,但立法者卻忽略了緊接在後的第86條「本法之任何規定不得解為,宗教團體有違反公共福祉行為時,亦不受其他法令所規範」,亦即在一定的情況下國家機關仍有介入的可能,反而在草案制定了第13條第5項的「除本法另有規定外,國家不得強制要求宗教團體遵守民主與公開之原則」,這樣的立法方式不叫荒謬,那什麼叫荒謬?
 
接來細看一下該草案第25條第2項:「主管機關受理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陳報之文書資料,應有守密之義務,不得將宗教法人或其他宗教團體之財產及法物清冊、財務報表或其他資訊,提供任何人。但章程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換句話說,根據本條項,宗教團體交給主管機關的文件原則上是被禁止提供給任何人的。而但書所說的「章程或法律另有規定者」,根據該草案本條項的說明:「惟本條規定,並不妨礙利害關係人或國家機關(如檢察機關或法院等)依據法律或章程得請求閱覽或調閱之權,爰設第二項規定」,亦即利害關係人和國家機關依然可以依「法」或「章程」請求主管機關提供。縱然先忽略為何如此重要的內容不制定在法條中,而是以立法說明來補充這點,立法者就「原則禁止、例外開放」這點的論理依舊不足。
 
對於宗教團體資訊公開的規定,日本《宗教法人法》是這樣規定的:
 
第25條第3項「宗教法人對於信眾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就宗教法人事務所依前項各款所列應備妥之文件及帳簿,基於正當利益提出閱覽請求,且該閱覽請求非出於不當之目的者,應准其閱覽。」
 
換言之,利害關係人原則上只要具有正當利害關係,均可請求調閱主管機關所收受的文書資料。若和臺灣現在的這部草案比較,顯然原則和例外是相顛倒的,而根據同條項的其他說明,也並未說明為何會如此制定,而不採取草案宣稱「作為參考」的日本〈宗教法人法〉的立法模式,而該說明用以佐證的台灣或日本的法律,都只是說明該資訊得例外不公開,並不能作為論證此條項制定的理由。
 
事實上,日本的宗教法人法制定有二戰的因素,而且後來因為奧姆真理教等事件的發生也使得他們有對宗教法人法進行檢討和修正,但立法者在擬定相關草案時,卻只是拿日本、美國、德國怎麼樣怎麼樣試圖說服民眾,碰到有違立法者自身目的或利益時,又說因為國情不同所以不能這樣制定。

說真的,如果知道國情不同的話,還不如一開始就好好根據台灣的情形來重新建構法律,現在這種「參考外國立法例」的方式,不弄清楚他國制定法律的原因,不將能讓台灣制度更好的條文抄進來,只抄能確保自己選票或金源的,甚至有意無意地「誤用」條文,根本只是在自欺欺人的「思想殖民自助餐」。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