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榮:一個台鐵 兩個世界

5579
出版時間:2018/10/25 00:01
我們一般俗稱的台鐵,在行政組織上是分成台鐵局及鐵改局,但國家所編列的大筆預算及經費其實有很大部分卻是流向鐵改局而非台鐵局,如近年各城市的鐵路立體化工程讓沿線土地得以開發、獲利即為一例。圖為高雄新站。資料照片
我們一般俗稱的台鐵,在行政組織上是分成台鐵局及鐵改局,但國家所編列的大筆預算及經費其實有很大部分卻是流向鐵改局而非台鐵局,如近年各城市的鐵路立體化工程讓沿線土地得以開發、獲利即為一例。圖為高雄新站。資料照片

徐世榮/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台鐵又出事了」,這是以往新聞媒體時常使用的標題,這讓台鐵員工長期承受龐大的責備與壓力,此次普悠瑪重大傷亡事件,可能又會加深大家在這方面的印象。大家心裡可能會想,國家不是編列龐大預算給台鐵嗎?為什麼問題依舊無法解決?這篇文章是要提醒大家,這些經費真的是用在鐵路的營運與管理嗎?可能未必的。

我是因為參與台南鐵路東移地下化的土地徵收案,才知道我們一般俗稱的台鐵,其實在行政組織上是分成「台灣鐵路管理局(俗稱台鐵局)」及「台灣鐵路改建工程局(俗稱鐵改局)」,它們是兩個不同的單位,當我們說「台鐵又出事了」,所指責的對象大抵是台鐵局,但是國家所編列的大筆預算及經費其實有很大部分卻是流向由所謂交通幫所掌控的鐵改局,而不是前者台鐵局。

因此,君不見各城市的火車站及鐵道都在搞鐵路立體化工程(如高雄及台南的鐵路地下化、台中的鐵路高架化、或各地不斷興建的新車站),鐵改局配合各地方政府都市計劃及財團派系建商的需要,不斷地輕易動用土地徵收及土地重劃,進行車站及原鐵道路線的土地開發及炒作,藉此幫助地方政府炒地皮,讓地方政府獲得來自於土地開發及標售土地的大筆財政挹注,縱然是嚴重侵害基本人權也是在所不惜。

另一方面,鐵改局也配合地方政府的都市計劃,幫財團派系及建商累積龐大的財富,進行俗稱的綁樁,因為這可以間接回饋至政黨及政治人物選舉時的選票及其他的需要。這也就是說,鐵改局已經成為地方成長機器及土地開發炒作聯盟的重要盟員。

所以,我們看到了兩個相當衝突的景象,一個是如高雄及台中在慶祝鐵路地下化及高架化,我們看見了相當現代化的車站硬體,呈現出進步的表徵;但是,另一方面,我們卻也看見了台鐵的許多問題,如這次嚴重傷亡事件、普悠瑪號時常發生機械故障、台鐵員工及司機員嚴重不足(一輛普悠瑪號竟然只有一員司機)、車輛老舊又維修不足、台鐵老舊的營運管理系統等。我們俗稱的台鐵其實是呈現出有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是光鮮亮麗,口袋豐盈;另外一個則是老態龍鍾,步履蹣跚。

當台鐵發生了問題,國家編列了大筆的預算及經費,但是這些預算及經費很有可能是流向鐵改局,而不是流向亟需經費挹注的台鐵局,這一點或許也可以請大家仔細審閱前瞻計畫所編列的經費,政府在軌道建設經費上共編列了約4200億元,這約為全部前瞻計畫的一半經費,但是,這些經費究竟有多少是走向台鐵局?又有多少是走向鐵改局?我以為大多數都是走向後者,而不是前者。

總之,在前述的政經結構底下,台鐵的問題是不能被解決的,而且要持續的出包,因為這樣一來,國家的預算與經費才會不斷持續地流入前述的地方成長聯盟,讓地方政府、政治人物、財團派系及建商獲利。因此,當我們在指責台鐵時,建議應當要審慎小心,因為國家的大筆預算與經費可能都是流向鐵改局,而不是台鐵局。

再者,當我們在比較台鐵與高鐵時,也盼請大家一定要慎重與持平,因為台鐵局其實並沒有像高鐵局一樣,獲得國家關愛的眼神與龐大的經費。台鐵局員工在政府預算經費嚴重不足、票價又不能提高的窘困情況下,仍然努力來幫國人撐起日常交通運輸的需要,雖然它已經老了,也時常招致國人的批評,但是它其實並沒有受到公平對待的。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