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專欄:不該因社會壓力聲押司機

出版時間:2018/10/26 00:03

呂秋遠/律師

10月21日傍晚,台鐵普悠瑪號發生嚴重事故,造成18人死亡,百餘人受傷。宜蘭地檢署在23日即聲請羈押尤姓司機,然而宜蘭地方法院於審理後認為,並無羈押之必要,而裁定以50萬元交保。面對這樣的重大案件,宜蘭地檢署立刻啟動偵查,並且釐清部分事實,當有助於安定社會,然而在本件羈押聲請中,卻凸顯出為了所謂的「社會壓力」,而罔顧《刑事訴訟法》上聲請羈押要件的情狀。

檢察官略以「被告涉犯《刑法》第276第2項之業務過死罪嫌,被告避重就輕,有勾串相關證人之虞,有事實足認其有逃避刑事追訴、躲避民事求償而逃亡事實之虞」而聲請羈押。然而就《刑事訴訟法》101條及101-1條的規定,必須是「犯罪嫌疑重大」,而且符合「逃亡之虞」、「湮滅、偽造、變造證據」、「勾串共犯或證人」等等情狀,抑或是符合特定罪名,例如詐欺等、竊盜、恐嚇取財等,才能聲請羈押。畢竟羈押是在判決確定前,就先剝奪人身自由的嚴厲強制處分,因此法定要件嚴格也是應該的。然而,就本件檢察官聲請羈押的事實,以及涵攝到法律條文以後的規定,卻全然並非如此。

就檢察官目前的調查結果而言,犯罪嫌疑重大應該沒問題,然而被告剛從醫院的鬼門關回來,而且又有正當職業與家人,何來所謂「逃亡之虞」?檢察官應該也知道不能引用上開條款,因此從「勾串相關證人之虞」這部分著手。然而本案相關的列車長、站長、服務員、巡視員、列檢員、調度員等都已經過檢察官調查,並且以證人身分作證完畢。而相關車速表、行控對話錄音檔也已經扣案,其餘行車之通聯證人也有紀錄可供查證,被告怎會有所謂的「串證」可能?至於檢察官在聲請羈押書中強調,還有超過200名乘客尚待接受調查,這實在不知從何說起,這些乘客怎麼會有與被告串證的可能?更何況與乘客串證之用意何在?畢竟本件事故發生,初步目前研判已經是管理與操作因素為主因,與乘客又有何串證之必要?

至於「躲避刑事、民事賠償,而有逃亡之虞」這種說法,則是忽略了《民法》連帶賠償責任的規定。就本件而言,只有台鐵有能力承擔這麼重大的賠償責任,司機個人如何承擔未來高額的求償?但既然台鐵在《民法》上已經無可免責,必須承擔僱用人的連帶責任,目前被告也還是台鐵運轉副主任,則何來「逃避民事賠償」的理由?遑論被告在歷經這麼嚴重的事故後,自己也剛從醫院回來,驚魂未定,答辯內容或許與其他人有所不同,但以「被告答辯避重就輕」作為羈押理由,與法不合也顯而易見。因此,就檢察官聲請羈押而言,本件可以說欠缺法律要件,被法院駁回也在意料之中。

然而,法院以「被告既有過失重嫌,惟尚無羈押必要,爰命以新台幣50萬元具保及限制其住居及出境、出海」,也令人感到意外。一般而言,所謂「交保替代羈押」,乃是基於《刑事訴訟法》第101-2條的規定,認為聲請羈押雖然符合條件,卻沒有羈押必要,所以才以交保作為替代手段。但是本件既然已經不符合羈押要件,就應該無保飭回,怎麼還要求以50萬元交保。姑且不論一位初級主管如何在短時間內湊出50萬元,重點是交保這種強制措施,同樣也必須符合法定要件,法院的標準又在哪裡?

從這次的聲請羈押事件中,看得出法院與檢察署在處理時所遭受的社會壓力。但無論如何,如果從法律上來看並無理由,則不應該為了在第一時間內移轉社會壓力而聲請羈押,這對於往後的偵查而言,並無任何幫助,反而會傷害司法的公信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呂秋遠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