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質疑濫用法扶律師 谷辣斯1373字聲明反酸黃國昌「瞎扯」

4590
出版時間:2018/10/29 17:48
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資料照片
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資料照片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天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時質疑,法律扶助基金會的訴訟扶助專案,只有原民會訂定法扶專案沒有資力(指收入)、案情限制,讓立委、後來的行政院發言人(指Kolas Yotaka)申請法扶告法扶律師,制度被濫用成這樣,原民會到今天都沒有政策立場。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在臉書寫了1373字反酸黃國昌瞎扯,真的有關心過原住民族權益、女性權益嗎?
 
Kolas說,她從不曾在行政院發言人任內告過任何人,人生中從未花過法扶一毛錢。當她擔任立委時,在討論亞泥案應該讓玻士岸部落的原住民族依照原民會的規定行使諮商同意權,被一個不認識的律師陳采邑,在臉書說她都是因為跟民進黨政府官員「同居」,所以才辯護民進黨政府的政策。她認為,當原住民立委支持部落會議,卻被一個非原民律師這樣亂講,是該名律師對原住民族行使集體權的羞辱跟傷害。所以從來不曾告人的她在今年3月的時候我告了,除了這個律師,還有與該律師同時po文散佈假消息的兩個臉書帳號: Jeremy Lin、KC Liang。
 
Kolas接著說,到了7月下旬時,她意外被任命為發言人,考量從民意代表轉任行政職,不想在此時與人興訟,且法律追溯期有兩年,不急了,也就忍辱先撤了案。「很多人開口閉口談原權、人權、女權,但在這起事件發生時完全不談,只是一路追打這個『民進黨』的『原住民』行政院發言人到底有沒有「濫用」法扶資源。」
 
Kolas說,今天又有黃國昌立委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瞎扯她在行政院發言人任內,申請法扶律師打官司,也有立委陳怡潔說這是濫用法扶資源。她再次重申,此案是她在立法委員任內7月中旬送的案件,並在一上任發言人之後,早在7/25即撤案。完全沒有用到法扶一毛錢。但到今天還是有人拿出這個早已撤案的案子刻意扭曲追打。而且沒有人討論原住民真正關心什麼,也沒有人討論這個口無遮攔的法扶律師憑什麼捏造事實、進行人格謀殺,雖然經常被霸凌的我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但還是再次說明。
 
Kolas說,她多次在立法院質詢,都是要求法扶改善,都是為了原住民族集體的權益質詢法扶,這些人刻意打擊,但不會打垮她為原住民族奮鬥的決心。找法扶,是她要刻意凸顯竟然有法扶漢人律師,羞辱原住民族集體權,那是她的刻意選擇,是她運動的一部份,「如果有人無法理解,我不意外,只能接受你們的批評,且再次重申此案早已撤案,且從未花法扶一毛錢。但滿心的感謝是要給這起事件的主角之一,玻士岸部落會議,因為你們的勇敢,所以我還站在這裡。」(何哲欣/台北報導)
 
Kolas四點聲明:
 
(一) 刑事訴訟的部分,我告這位前法扶律師公然侮辱、公然誹謗(沒有使用法扶的資源),依法向刑事警察局提起告訴,由警局送案至地檢署。
 
(二) 民事訴訟的部分,我向法扶申請「原住民律師」協助告發這位非原民的法扶律師捏造事實「損害名譽」,於立委任內2018年7月中送案,但擔任發言人之後於2018年7月25日撤回民事訴訟,前後不到15天。(從未使用法扶一毛錢)
 
(三) 法律扶助部分(沒有使用法扶的資源),法扶既沒有撥款,受指派之法扶律師也從未領取本案酬金。因為這位受委任的原民律師不是法扶專任律師,不拿法扶的薪水,並且認同我對公共議題的討論,強調是為了公益,不是私益,他作為原住民也願意幫我。我也早在向法扶申請協助時即多次表達: 即便勝訴,仍將把勝訴所得的之賠金全數捐給法扶。
 
(四)法扶的原住民專案問題多:
1.依法律扶助基金會106年預算書,104年檢警案件中,原住民表示不需要律師陪同,案件數是12,198;非原住民表示不需要律師陪同,案件數是1,940。顯示法扶制度令原民卻步。

2.102年剛辦理原民法扶專案之初,原民會就曾因為法扶拒絕為原住民提供法律協助遭到原民會糾正,做出18個訴願決定,要求法扶改善。

3.轟動一時的王光祿案,由法扶指派之同一位律師,但媒體從來沒有注意的,是竟然在三審的時候,該名律師就野生動物保育法的部分,逾期上訴(對,就是錯過上訴的截止日),導致王光祿遭判刑定讞。可查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280號。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谷辣斯濫用法扶資源 黃國昌批原民會主委噤聲沒擔當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柯文哲為聲援婦聯會道歉 丁守中酸:政治軟絲變色很快
供過於求 蔡碧仲視察青年宅要求暫緩施作
台鐵新局長張政源自願從政次降任 月薪少了近6萬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