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沒人看到女工,看到的反而是狀告女工的律師

出版時間:2018/10/30 16:48

林立青/工地主任,著有《如此人生》、《做工的人》

這幾天在萬華出沒時,覺得童仲彥的看板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徐立信的看板,童仲彥在退出選舉以後,改為支持同一個選區的徐立信,在我看來總有奇怪的感覺,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在今年初時,因為童仲彥酒駕,幾個朋友之前還爭論起「酒駕退選,毆妻為什麼不用退?」,幾個朋友說他本來就選不上等等,可是當童仲彥的看板改為掛上徐立信時,我反而不覺得有什麼好高興。

之前幾個朋友跟我說到徐立信有很多看板佔據所有路口,上面還寫著台大律師時,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關廠工人案,當時的徐立信受到勞動部委託,成為控告這些關廠工人的律師之一。

我本能上看到「法律」兩個字就難受,也很可能是因為今年我又看了《奇蹟的女兒》吧,在《外鄉女》後,第二部描述紡織工廠女工的電視劇。

我和母親一起看時,她說當年外婆就是因為工廠不給年終和薪水,用驗收不合格的電膠唱片機代替,她才聽到黑膠唱機。

我承認看完那部戲以後,我對於那些工廠女工的形象鮮明了起來,一部分是原著小說,另一部分是劇中女工的待遇,最後一部分則是之前的關廠工人案,我依稀記得看過她在鏡頭哭著,我還很清楚那時候的我寫過工人的難處,但沒啥人要看,我是在2016年才僥倖成名,只能感謝邱顯智留下一段紀錄。

而我在上周遇到楊青矗老師,他得了真理大學的牛津獎,在最後的座談上,葉天倫導演說了一個故事:

他當時為了拍攝《外鄉女》,到了紡織工廠,他發現整個廠區裡面一樣全部都是女工,滿滿的女工,只是這些女孩更遠,更遠,來自越南和印尼,承擔更重的壓力,更不為人所看見。

我其實那時候很想告訴葉天倫導演,確實沒有人去看這些勞工,現在的台北街頭,看的到的,反而狀告這些女工的律師……

數十年前,沒有人去看女工,數十年後,也沒有人要看女工……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