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中國如何失去加拿大

出版時間:2018/11/02 15:08

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賈斯汀(編按: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道,Justin Pierre James Trudeau)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出生的前一年,他的父親皮耶・杜魯道決定與台灣斷交、和中國建交,開啟了台灣在國際的斷交潮,台灣的邦交國五年內從70國減少到27國,國際地位岌岌可危。

皮耶於1973年首次訪中,賈斯汀從小就在親中的家庭氛圍中長大,後來他年僅43歲便當上加拿大總理,也於2017年訪中,中方特意安排兩代情誼長存,相較前任保守黨總理哈柏的缺席2008北京奧運,自由黨的賈斯汀上台象徵加拿大全面轉向親中路線。

賈斯汀雖然風度翩翩、學問廣博、文武全才,但是口水多過行動,自由黨很快由大幅領先保守黨到兩黨平手,外交上的成功並無法彌補內政的失敗,期間賈斯汀唯一民調增加的時刻,是加拿大舉辦G7高峰會,川普拒絕簽字,在前往歐洲的空軍一號上,一刻也等不及的在推特上與賈斯汀破口大罵的時候。

【USMCA】

賈斯汀的自由黨政府前幾天宣布可能停止與中國討論貿易協定,代表加拿大正式與中國告別,選擇和歐盟與美國站在一起。說來這固然與美國簽訂USMCA,美國以條件交換鎖住加拿大不得任意向中國靠攏有關,更重要的其實是中方的推力所致。

【Istuary】

2013年中國移民孫一桉在溫哥華創立Istuary Innovation Group,研發半導體、臉部辨識技術及大數據,Istuary 獲得加國政府大力支持,資助研發與協助拓展市場,並批准該公司員工獲得永久居留權。公司發展迅速,至2017年止,在全球已有24個辦公室。

但事實上Istuary 和中國公司Kuang’en分享了資金和技術,而Kuang’en主要的客戶為中國國有企業、財政和公安部門等,事實上中國政府用於監控人民的臉部表情偵測等人工智能,就與Istuary 的技術有關。

自2017年起,公司開始拖欠員工薪水,去年8月,負責人孫一桉和妻子回到中國一走了之,留下爛攤無人收拾。

賈斯汀為此遭受批評,因為保守黨政府原以國家安全為由對Istuary 進行審查,是賈斯汀的自由黨上任後,跳過審查一路開綠燈,以為能夠帶來就業、經濟成長與國際市場,不料最後金錢、技術與人權皆失。

【與大學合作,竊取國防機密】

接著中國軍方的學者與9所加拿大大學合作,自2006年以來,共同撰寫了687篇論文,這些技術中不乏國防敏感的技術,包括UBC的無人機空氣動力學、滑鐵盧大學的移動傳感與電腦視覺、卡爾加里大學的衛星導航等等。其中不少中國軍方學者都用鄭州信息科學與技術研究所的單位名稱,問題是這只是個公用單位,目的在隱藏軍方人員的真正身份。

這些中國研究人員,很多來自中共軍隊控制的國防科技大學。2016年中國政府給該大學撥款5,600萬美元,用於將研究生送去海外,加拿大成為中國軍方的第三大目的地,自2007年以來,中共軍隊資助2500名軍事科學家和工程師到海外留學。

【網路竊取知識產權】

中國政府雖然已與包括加拿大和美國在內的許多西方國家簽署了禁止駭客攻擊協議,但是這些協議並未阻止設在西方關鍵互聯網基礎設施上的網絡流量轉移,中國電信(China Telecom)於是通過自己的網絡系統劫取加拿大和美國的網路流量,以從事間諜活動和竊取知識產權。

兩位教授的研究論文表示「中國電信有10個戰略位置。中國控制的網際網路『接入點』(pop)遍布北美的網際網路主幹。」

「進入或穿越信息量豐富的美國和加拿大網絡,劫持、分流數據流量,最後複製流量上大量的信息,這樣做往往不會被注意,只是出現很短的延遲,卻可以獲得巨大的回報。」

兩人以加拿大和韓國政府網絡站點之間的信息流量改道舉例。從2016年2月開始的6個月裡,中國電信將網路流量從它在多倫多的「接入點」轉到了西海岸的「接入點」,然後轉到了中國,最後轉到了韓國。通常,流量從多倫多到美國,再到韓國是最短的線路。「這種劫取模式持續了6個月,證明了這不是短期的錯誤配置,也不是暫時的互聯網狀況中斷。」

這種劫取加拿大網路流量的情景,被兩位研究員稱為是「長期間諜活動的完美場景」。他們表示,只需花極短的時間,中國電信就能複製流量數據,進行加密破解和分析後,再把數據發送到預期的網絡。

也就是加拿大和美國不應該允許中國電信在北美建立網絡接入點,除非中共允許西方電信在中國建立類似的網路基礎設施接入點。中國的做法雖然並未在兩國的駭客攻擊協議,但是加拿大與美國卻無法在中國設立同樣的設施,也就是中國的體制使得reciprocity成為不可能。

也就是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所說的,「中國禁止美國或西方電信公司在中國網際網路上設接入點。中國經常利用西方的開放,但沒有回報,在很多諸如貿易及法律規則等行業和領域都是如此。」

中國正迫使加拿大重新檢討是否需要從大學到各機關加入各種審查機制。當所有的制度都必然被鑽漏洞時,信任也蕩然無存,中國每介入一種制度,便以交易成本與制度信任為代價,終究導致社會的反彈。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