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盡總結】哈佛歧視結案 各執一詞勢上訴至最高法院

出版時間:2018/11/03 09:21

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傳召證人作供完畢,與訟雙方周五開始結案陳詞,預料波士頓法院很快有裁決。不論結果如何,雙方已揚言必定上訴,各執一詞,案件勢必上訴到最高法院。
 
案件在三周前開審,共開庭15日,原告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簡稱SFFA)指控哈佛大學招生時,考慮種族因素太多,針對並抬高亞裔學生入學門檻,明顯是歧視;原訴要求打破現行的「積極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取消族裔人數限制。哈佛重申,為了維持校園種族多元,避免學生單一化,有必要保存積極平權措施。
 
原告指,哈佛可以透過其他方法,例如根據申請者的社會地位和經濟背景,進行弱勢社群平權,認為一樣可以達致校園多元文化,不一定要考慮種族。哈佛已拒絕有關做法,認為會影響未來教育品質。
 
原告引述哈佛數據顯示,校方為了吸引鄉下高中生申請,會寄出邀請信,但亞裔學生SAT成績須達到1,370分,才會獲邀;白人學生只需得到1,310就會收到邀請函,明顯是歧視。辯方律師澄清,有關分數並非錄取成績,學生申請哈佛後,有否收過邀請信完全不在錄取考慮之內。
 
與訟雙方就錄取成績及其他考慮因素,也進行了激辯。原訴指出,亞裔學生在學術成績及課外活動方面都名列前矛,人格評分(personal score)卻長期墊底;原訴更傳召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經濟學者阿西迪亞克諾(Peter Arcidiacono)分析錄取數據,指出當中存在種族因素。辯方否認指控,反傳召加州柏克萊大學經濟學者卡特(David Card),分析同一數據,指出每年申請哈佛的四萬名同學中,大部分人SAT及高中成績滿分,但學額每年僅2,000個,校方必須考慮學生其他方面表現。卡特表示,數據沒有反映亞裔被明顯歧視。
 
外界關注為何同一批數據,卻得出不同結論,原因在於原訴一方排除了校友、教職員、捐款人子女的申請數據,以及運動員招生數字。SFFA解釋,撇除錄取率較高的個別數據,是為了得出更正確結論。但哈佛強調必須整體分析數據,才能了解歧視有否存在。
 
另外,案件亦披露了一些哈佛優先錄取學生時考慮的條件。報讀學生住在鄉郊、來自低收入家庭、曾面對嚴重困境、表現出對社區服務的熱忱和勇氣、家族曾經捐款給哈佛、有傑出運動表現等,都會較易獲得錄取。(北美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哈佛招生案倘敗訴 東南亞學生受打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