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美國】胡培菱:哈佛招生考量種族 是平權還歧視

出版時間:2018/11/04 00:07

美國特派員:胡培菱/英美文學書評人

在美國的大學課堂裡,這幾個禮拜學生討論最熱烈的,就是正在進行聽審的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

這個訴訟案的由來是一群亞裔學生組成的「公平錄取學生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控告哈佛大學的招生過程嚴重歧視學業成績優秀的亞裔學生。這群學生表示,雖然哈佛大學的申請者中有大比例學業成績優異的亞裔學生,他們最後被錄取的比例卻遠遠低於應有的表現,這表示哈佛大學對亞裔學生採取較高的入學標準,而相對學業成績較亞裔學生低的白人(偏遠地區)、黑人、拉丁裔及美國原住民學生卻較容易得到入學許可。

在聽審過程中,哈佛招生主任威廉.費茲斯蒙(William Fitzsimmons)承認,亞裔學生確實需要達到比偏遠鄉村的白人及其他族裔學生更高的考試成績,才有可能收到學校寄出的招生邀請信,但是費茲斯蒙強調這並不是歧視,這只是學校運用《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招收多元學生的方法。哈佛大學強調他們這麼做,是遵行70年代美國最高法院在相當受爭議的巴克案一案(Allan Bakke)中的判決。當時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判定《平權法案》可適用於高等學府的招生過程,在招生過程中考慮校園中的種族多元並不構成歧視,也並不違憲。

哈佛大學的說法成功將這樁歧視案變成一場針對《平權法案》的辯論。自從最高法案在70年代的判決以來,其實已經有8個州禁止其境內的州立大學使用《平權法案》來招生,包括加州、華盛頓、密西根等,許多評論家都猜測哈佛大學一案最終將上訴到最高法院,由最高法院來定論二十一世紀的招生正義到底應該是什麼。

控告哈佛大學的「公平錄取學生組織」則表示,哈佛大學的做法已經遠遠超過了《平權法案》,哈佛的種族偏好已經把種族身分變成了申請入學中的決定性重點,所以他們控告的不是哈佛使用平權法招收少數族裔學生,因為這麼做合乎《憲法》,而是哈佛刻意平衡種族分佈(racial balancing),刻意維持各族裔的配額,而這樣的做法就有違憲、歧視的爭議了。

知名的長春藤大學為了維持菁英社會的永續經營,及校友和大型捐款者的永續支持,在招生中不可避免地偏好某些白人菁英族群;接著也為了創造平等自由的進步形象,總得端出數據證明學校顧及少數族裔、或鄉下學生,多元而無私。在這兩大考量的夾擊之下,犧牲的正是不須特別討好、也不須特別照顧的亞裔族群。

但是需要思考的是,倘若此案果真促發了最高法院全面判決大學學府招生中的《平權法案》違法,受益的真的會是亞裔學生嗎?亦或是更多學業成績同樣優秀,或是有特別優勢的白人學生?大學招生如何達到種族正義,抑或需要有種族正義嗎?這個辯論,不會因為此案而結束,而是正要開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