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鄭安齊:柏林為何拒絕Google設立的新創學院?

出版時間:2018/11/05 00:07

德國特派員:鄭安齊/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2016年,Google宣布將在柏林投資設立「Google創業學院」(Google Campus),計劃的面積將達到3000平方公尺(約合907.5坪),地點則為柏林市十字山區(Kreuzberg)的閒置舊變電站。宣布計畫當時,社民黨籍的市長穆勒(Michael M■ller)與Google的副總裁尤斯圖斯(Philipp Justus)同框入鏡,大大顯示了市府方面對這個跨國巨人的支持。 

然而十字山區卻早已受夠了。早年落腳此處的,有很大一部分是移工家庭,或者是尋求另翼生活方式的人群。德國統一的歷史因緣,卻把這個原本緊鄰柏林圍牆(橫亙於東西柏林中心)的邊陲地帶,瞬間乾坤大挪移成都市核心,也使得這個區域的居民飽受城市再開發、地產炒作及仕紳化之苦。

不過,70、80年代的時候,就已是次文化、基進政治灘頭堡的十字山區,直至今天在社區裡依舊保有組織和動員力。「我們的社區」(Bizim Kiez)是其中一個最早發難反對Google學院的在地組織。組織名稱是土耳其文的「我們」(Bizim)和德文字「社區」(Kiez)的組合,恰是暗示了在跨國資本與地產炒作交相攻擊中團結互助的集體,正是不分族裔背景的。

因為過去此區就有許多都市空間議題抗爭的前例,該地的居民們迅速地組織起而抗爭(今年9月甚至一度佔領了舊變電站),並明確地論述跨國企業進駐社區空間,在消費力、生活習慣明確不對等的狀況下,對在地經濟生態的衝擊乃至於居民結構的汰換,譬如相對高收入的新進居民,將把房租水平和生活開銷成本一口氣墊高,這卻不是該地的居民所能負擔承受的。

區政府與市府核心高層不同調的態度,亦左右了抗爭的走向。綠黨籍的議員施密德(Florian Schmidt)過去就曾創建公民團體「重新思考城市」(Initiative Stadt Neudenken),並深度涉入諸多都市空間議題的行動。雖然綠黨與左翼黨是社民黨在柏林市的執政夥伴,但施密德負責的區建設局,始終不願發給Google建照,且指出許多Google的計劃不合法令的地方。在輿論顯然不在己方的狀況下,日前(10月底)Google終於承認了在十字山區的挫敗,宣布將停止此案的進行,並且將已承租下的空間,轉手給社會福利機構使用,以稍稍挽救一下公眾形象。

事實上,這已不是Google第一次在德國踢到鐵板。當年Google開發出街景車功能時,亦有許多地方政府及居民,反對Google地圖對隱私的侵犯以及對個人資訊的監控。同樣的,這也非社民黨籍,卻擁抱跨國企業與開發的市長穆勒第一次踢到鐵板。實際上,當年被柏林居民公投否決的天普霍夫(Tempelhof)舊機場開發案,正是他擔任都市發展局長任內所規劃的。

在Google表態撤回開發案後,柏林新創產業職業工會的發言人撰文抨擊此事,並警告,此舉或許將使柏林在IT產業眼中的形象成為不應投資的禁區。但以Google學院一案來看,若新創產業的生長,必須基於尋求低廉空間成本,且不將社區視為生活、居住的社區,而是拿來創造價值的媒介,這樣的新創又何「新」之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