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分屍案 證人驚爆疑有一名共犯

出版時間:2018/11/08 19:21

(更新:新增北檢回應)

台北地院審理華山分屍案,今天傳喚一度被懷疑為共犯的證人鄭德宣,及協助警方突破兇手陳伯謙心防的死者父親友人徐文建,釐清全案是否還有共犯,鄭男宣稱自己不是最後在命案現場的人,而徐男則驚爆他與陳伯謙談話過程中,有提到一名共犯,「但不能說是誰」,僅透露他在破案前曾LINE陳伯謙「你不是第一個被約談」,陳伯謙隨即整理東西,想離開華山,可能就是擔心遭共犯出賣,才會急著想走。

北檢表示,先前已另分案調查華山分屍案是否有共犯,目前案件仍在偵辦中,證人今在法院證稱的內容,承辦檢察官也會一併調查釐清。
 
徐文建受訪表示:「就在破案前一天下午,我第一次找陳伯謙,主要取得他的信任,第二次接觸是他打電話聯絡我,希望我到派出所協助他朋友被警方帶走的事,第三次就是到派出所跟他聊,我當時以地葬王菩薩之名跟陳伯謙說,『若是你幹的,哪天你下地獄,我都請求菩薩判你無罪』,他才願意跟我談,後來他拿出寫給他太太的一封信,說:『人我殺死了』,隨後向警方承認高女是她殺的。」

徐文建還說,陳伯謙告訴他那天與死者都喝醉,當下試探想跟死者進一步(發生性關係),但死者反抗,陳伯謙惱羞成怒,才掐死死者,後來就分屍了,他問陳伯謙為何要分屍?陳說:「好運(方便運送屍體)。」
 
徐文建還驚爆與陳伯謙談話過程中,有提到一名共犯,「但不能說是誰」。徐說,破案前一天,警方已鎖定陳伯謙涉有重嫌,他為協助警方與陳溝通,Line陳伯謙「你不是第一個被約談的」,沒想到陳伯謙立刻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華山,死者親友發現後立即通報警方逮人,「若沒有共犯,陳伯謙為何收到訊息就準備離開?」

徐文建表示,檢方今天聽到我說的證詞後,非常重視,跟我說找時間再談談。
 
至於一度被懷疑可能是共犯的鄭德宣,庭後受訪指出:「我當時在案發現場有看到死者,覺得她的意識很清醒,而我只是去坐一下,離開時有打招呼,以為是6月1日凌晨0時許離開,但居然是凌晨3時整。」鄭還強調:「據說我離開後還有人經過有看到(陳與死者)送我離開,所以我不是最後一個在場的人。」

死者高女的父親也受訪表示:「共犯絕對是有,檢方也認為有共犯,鄭德宣的說法避重就輕,時間也差這麼多,他是否為共犯,需要檢警再好好調查。」
 
華山分屍案發生於今年6月間,被害高姓女子(30歲)離家18天,家人四處張貼尋人啟事並在網路上求救,還委託搜救犬「林志玲」四處搜索女子蹤影,搜救人員帶著搜救犬到女子最後現身的華山大草原搜尋,並走進草屋內,向射箭教練陳伯謙(37歲)詢問女子下落。
 
當時陳伯謙推稱不清楚,還到被害人妹妹臉書留言「希望小米(高女)看到趕快報個平安,我們都很關心」,企圖掩飾犯案,甚至還有心情在LINE群組PO文團購臭豆腐。但警方認為陳男涉有重嫌,突破陳男心防,他才坦承殺害女子並分屍,還騎車載屍到陽明山上棄屍,震驚社會。
 
檢方偵辦2個月後,查出陳伯謙趁被害女子找他喝酒聊天,不甚酒力醉倒後,趁機性侵,但過程中,女子驚醒反抗,陳男非但不罷手,還在性侵後勒斃高女再分屍13塊,甚至割下死者兩邊乳房和陰部欲製成標本,但他認為右乳房割得不夠完整,竟與垃圾一起丟棄,其他屍塊則帶到陽明山棄屍,因此依強制性交殺人、毀壞屍體等罪起訴陳男,請求法院判處死刑。(張欽、吳珮如/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7:10
更新時間 19:21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