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面臨的逆流源頭:集體記憶的差異

出版時間:2018/11/09 12:25

江子揚/政治大學研究員

當前台灣轉型正義進路所面臨逆流,主要有兩個層面:消極漠視與積極駁斥。消極漠視部分,往往對於有關轉型正義議題呈現出事不關己、漠視的態度,在此層面上,某種程度呈現出轉型正義僅僅等同消滅國民黨的先驗(a priori)命題,潛意識認為既然是過往情事,那麼就讓此隱澀歷史過去的選擇性遺却(disremembering)。積極駁斥部分,則刻意突顯轉型正義的政治工具性格,主張進行轉型正義主要在於清算對立面的政治系統,透過標舉改革大旗進行權力鬥爭。前述兩種逆流形式,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其源自互異的集體記憶所致。

無論具備意識性與否,記憶是有選擇性傾向並會刻意遺忘抑是記載某些特定事物,人們通常透過集體性的方式去記憶,因此記憶內涵社會化價值,更重要的是,集體記憶建構過程往往是暫時性狀態,互異集體記憶間彼此處於互相競逐角力過程(Schudson,1990b)。

集體記憶作為一種社會模式(model of society),過程不僅反映需求、恐懼、期待、思想等,其本身即是一種社會化過程,進一步對社會經驗、連結社會價值以及目標認知等進行定錨(anchoring effect) (Schwartz,1996)。外在環境因素轉變,除產生選擇性地記憶與健忘,也會發生記憶的扭曲現象,因此權威性團體透過記憶書寫,掌控解釋過去歷史的權力,進而形成霸權機制(Hasian& Carlson , 2000)。

集體記憶具有凝聚功能,但因建構權力不均而隱藏衝突於其中,縱使同一團體仍然會因應自身需求,建構符合最大利益的記憶面貌。集體記憶復甦過程,除往往與官方力量形成對立外,團體內部衝突亦屢見不鮮,並通過社經背景、世代族群等因素所造成生活方式、經驗認知的文化差異,而形成多元的記憶面貌。因此為因應現實需要抑是合理化現實境況,往往必須辨認、組合或重新詮釋歷史特定成分而換取現實利益(曾武清,2003)。

體認互異集體記憶背後隱藏理路,有助於理解無論是選擇漠視抑是駁斥取向對於阻礙台灣轉型正義工程實踐之因,因此針對因應不同集體記憶而生的進路逆流,唯有重建與還原事件真相,重整乃至達成歷史共識,方能推促轉型正義實踐進路順行。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