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果子離專欄:色弱與色盲的隱喻

出版時間:2018/11/10 00:15

果子離/作家

我從不認為自己色盲,也從未想過我有色弱,只是從小學起,每次體檢,都會看到一個圓盤,密密麻麻,布滿各個色點,受檢者要說出裡頭的數字或圖形,而總有一兩圈,我認不出來。後來聽說這叫「紅綠色弱」。

我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也不在乎,直到大學畢業前考預官,領報名表,才知道大有關係。

預官依分數高低,會分發到步兵、政戰、砲兵、行政等職務,聽學長說,當步兵會累死人,偏偏步兵名額多,行政少,而政戰要入國民黨才行,我雖心恨黨國不分,但無可奈何。要如何考上預官,又分數不致高到當步兵呢?想想難度太高,不如加考特官,多考一兩個科目,無論考上經理官或運輸官,都涼快得多。

不料體檢時,檢查人員考我一兩個表,我答不出來,他逕自蓋下「色盲」章,學校教官說我色盲不能考運輸官,因此特官不能報名。這就是我後來當步兵排長的緣由。

原本我也斷了考駕照的念頭,直到過了三十歲某日,報載色弱可以考駕照了。我去某家醫院體檢,負責的護理師,年紀有點大,問了一兩個表,我搖頭,她就說了聲:「你色盲」,拿起圖章就要蓋下去。我一急,攔街喊冤,說我不是色盲,只是色弱。她很不高興,說:「色盲就色盲,還說不是。」她看我擺臭臉,面露兇光,才心不甘情不願從抽屜裡拿出一個本子,翻開來,問我什麼色。上面圓圓的,有一塊紅色,另一塊綠色,她反覆問了兩輪,我都答對了,她心不甘情不願的,蓋了另一個章,上頭標明:可以辨別單色。這就是我後來有駕照的緣由。

查資料,色弱之中, 紅綠色弱佔九成以上,患者以男性占大多數,每100 名男性有8名患者 ,而每200名女性只有1名患者。至於色盲,每100萬人才有1人。色弱者,能分辨大部分的單一顏色,若多種顏色相混起,則可能無以分辨。因此分辨紅綠燈不成問題,駕駛不致構成困擾,這與色盲是不同的。早期公部門把色盲與色弱畫上等號,使色弱者失去許多權利,簡直是理盲腦弱。

視力檢查,看色盲圓盤,我碰到看不出所以然來的就是看不出來,有的檢查者誤以為我來亂,口氣不好,動輒以質疑口吻,問我怎看不懂,並要我把同色系圓塊的點點以手指描出,讓我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而那家醫院護理人員的態度更讓人冒火,彷彿生了見不得人的病,或不配合檢查。後來我讀蘇珊.桑塔格《疾病的隱喻》,想到的不是書中舉出的結核病、癌症、愛滋病等重疾,而是色弱/色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果子離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