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委員:是誰「不識字兼沒衛生」?

出版時間:2018/11/11 10:06

王威鈞/法學博士、調解委員
 
柯P競選總幹事小野拍片力挺陳其邁,遭到丁守中批評是「文化門神」。小野哭訴對方「沒讀書!」「有沒有看過我寫的書?」「有沒有看過他和侯孝賢、楊德昌和李安拍的電影?」「憑甚麼當市長呢?」管碧玲更痛批丁守中「不識字兼沒衛生」。
 
指別人「沒讀書」應該是文化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優越感;「沒看過我寫的書」更是作家唯我獨尊的自信與自負;而「不識字兼沒衛生」則有輕蔑之意。
 
本文無意涉入選舉期間的口水,只是藉此討論調解桌上的相關問題。
 
媒體對於「不識字兼沒衛生」乙語加註「台語諺語,非常沒水準」。個人以為,其意涵應不只於此。「不識字」意指沒受過教育、沒有知識,是否「沒水準」則見人見智;「沒衛生」者「沒水準」則應是著無庸議。兩詞加在一起,應該產生類似電影剪接蒙太奇的相乘效用,而非僅僅只是相加效果。否則,「非常沒衛生」即可表達「非常沒水準」,何須將「沒衛生」附加於一個不確定是否表達「沒水準」的「不識字」之上?
 
「不識字」者無法透過閱讀獲得知識,如果自知而「惦惦」,不亂發表意見,自然相安無事。反之,明明對某些事物毫無所知卻不自知,大放厥辭,隨意表達看法,那就是「兼沒衛生」。更甚者,對於別人的專業意見不但不能虛心接受,反而嗤之以鼻,反唇相磯,非得爭個你輸我贏不可。
 
「不懂裝懂、自以為是」,應該是「不識字兼沒衛生」較為豐富的意思傳達。
 
有些受調解者為了維護自身的權益,往往會以「我知道」、「我懂」來武裝自己。不但不尊重法官、檢察官、律師、醫師、技師、警察、保險理賠員、調解委員、政府官員的專業,更自以為可以淩駕彼等。於是,「恐龍法官」、「奶嘴檢察官」、「禿鷹律師」、「不仁醫師」、「不良技師」、「警察亂搞」、「初判表不具參考價值」、「初判表只是寫著『疑』字」、「吃銅吃鐵不吃虧的保險公司」、「委員偏坦」、「官商勾結」、「官官相護」,這些偏見往往矇蔽自己,致使無法做出理性思考與討論,留下的只是惡吵與爭執。
 
問他處理過幾件調解案件?通常只是一、兩件而已,但卻不相信有千件經驗的調解委員與保險理賠員。
 
不是要你當個盲從專業的順民,專業當然也會有盲點和失誤,並非不容疑質與挑戰,但必須是以相當程度的知識為基礎,而不是暴虎馮河的匹夫之勇。有勇無謀的結果,往往只是嘔氣、搥心肝、莫名其妙的失敗而已。
 
孫子兵法有云:「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勝、敗的差別就在於有沒有讀書、有沒有衛生而已。
 
調解委員當然不可能什麼都懂,讀書進修是擴展知識範疇的不二法門。除此之外,自知並非萬能、全知,謙卑的面對專業知識,更是必備的態度。
 
面對專業人士,調解委員比較容易保持低姿態。但對於一般民眾呢?尤其是前述的「不懂裝懂的受調解者」呢?你會當面說他「沒讀書」?或是「不識字兼沒衛生」?
 
當然不行,此話常是和解殺手,受調解者在面子盡失下,常常會因而與調解委員形成對立。輕者認為委員不公,重者「奇摩子」不爽而拒絕和解,是標準的「委員壞事」。
 
有些受調解者或許「不善表達」、或許「堅持想法」、或許「溝通落差」,常被貼上「不講理」、「講不通」、「反骨」等標籤,「秀才遇到兵」、「懶得理你」的念頭油然而生,於是便放棄溝通,致使調解失敗。但調解的不成立,究竟是受調解者的難以溝通,還是調解委員認知有誤、消極調解、技能不足呢?
 
在一場調解案件中,高學歷的委員指稱加害者的「羅輯思維」與一般人不同,此話引起當事人極大的反彈,好歹他也是高科技產業的高級主管,思維理則怎會有問題。調解因此豎立起溝通障礙,最終自然以「調解不成立」結束。是調解委員沒讀書?還是受調解者沒讀書?可能都讀了書,但沒讀對書。
 
另一案例是調解委員對難以溝通的新移民脫口而出:「番仔,不可理諭」而遭到投訴。新移民或許因為語言不通、文化差異、想法隔閡而造成溝通不良,能說誰「不識字」?誰「沒衛生」?
 
看來,王道是自己多讀書,少要求別人讀書;說人「不識字」,可能是指自己「沒衛生」。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