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軒:高雄真的沒落了嗎

出版時間:2018/11/12 00:02

徐子軒/LUCIO策略總監

這些年漂泊海外,難得月前有機會造訪高雄一趟,發現和我20多年前大學時代的印象大不相同,確實有宜居城市的景致。但聽朋友轉述,今年選舉裡高雄被形容為又老又窮,這就引起我想了解真相的慾望。

不妨來審視一些數字。從六都工廠登記家數來觀察,截至2017年,新北市為2萬267家、台北市1132、桃園市1萬1068、台中市1萬8330、台南市9075、高雄市7311。這樣看來,高雄似乎敬陪末座,工廠都飄向北方。

但對照2011年的數字,就可知道並非如此。該年新北工廠登記2萬480家、台北1217、桃園1萬452、台中1萬5879、台南8529、高雄6499。高雄的成長幅度雖不如台中與桃園,卻勝過台北、新北與台南。

工廠登記數增多了,會不會是「空頭工廠」?為了避免造假,使用中國人最愛的李克強指數便可知悉,從2009年高雄(合併縣市計算),工業用電量約為200億度,到2016年成長到266億度,顯示確實有工廠增多的事實。

再看一般與商業用電的成長也是不遑多讓,同樣年度比,從67億到72億度。這個數字更有意思,近年高雄人口數基本呈現停滯,也不太可能是因天氣變熱而猛開冷氣降暑。真正代表的涵義是商業持續發展,成長最高的比例來自於小規模的餐飲店、零售商店,這從台電資訊都可查得到。

也就是說近10年來高雄的工業與商業都還在成長,然而不可諱言的是,高雄確實面臨薪資偏低、失業率偏高的窘境,這則是因為高雄產業無法成功轉型。眾所皆知,過去高雄的發展來自於製造業,將時間長度放寬到30年來看,在1991年,製造業佔高雄就業人口比例約為39%,到2001年剩下22%。

除了失業者外,大多數的勞動力轉向服務業,特別是零售餐飲,比例從27%到37%。不過,服務業產值遠遜於製造業,以2001年的數字來看,37%的從業人口只能產出該年度10%的產值,而22%的製造業卻有50%的產值。產值越低,薪水當然越低,即使投入再多勞動力,也改變不了沒落的事實。

再參考投審會資料,更可明白高雄衰敗的主因。近20年來西進中國的資金龐大,最高峰與次高峰都落在馬政府執政的2010與2011年,2年相加將近290億美元;而高雄最主要的製造業分別是鋼鐵與煉油,以前者來說,西進的最高峰是扁政府的2008年,約為7億美元,後者也是扁政府的2008年,約為1.3億美元。

這些資金能創造多少工作機會、推動多高薪資上漲,已經很難計算。以總部在高雄的日月光為例,據稱今年的員工數將達到2.6萬,算是對高雄貢獻良多。但它在中國,也號稱有3萬員工。企業逐利而居,這是全球化的必然結果。

綜上所述不難理解,高雄與美國鐵鏽帶的沒落原因大同小異,乃是受到全球化與不可持續發展的資本主義影響,中國等發展中國家也絕對是高雄沒落的受益者。在美國,連川普總統尚知道將禍端指向其中之一,也就是偷走美國工作、佔美國便宜的中國。

但在台灣選舉裡,政客們居然閉口不談中國等因素,還有人將問題全部歸咎於地方政府執政能力,令人嘖嘖稱奇。唯一清楚的是,無分顏色的政客們正在利用人民的無知,製造對立與為己牟利,這才是高雄應該面對的真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