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祖德:防止大咖逃亡之附帶機制

出版時間:2018/11/12 00:05

溫祖德/世新大學法律學院助理教授

據報載近日關於羈押防逃機制,立院初審新增4種防逃機制,可以改進過往被告於偵審中或一審判決後,對於尚未確定被告束手無策之窘境。實則,在美國法上,除對於防止被告逃亡之防逃機制,設有刑事制裁法制外,對於被告提起上訴後,竟然逃亡或不到庭者,亦有所謂「逃亡剝奪權利理論(fugitive disentitlement doctrine)」。

在美國法,被告上訴權,本非聯邦憲法所保障被告之基本權利,且法院認為其他重要《憲法》上保障之權利,被告非不得放棄,則被告上訴權,既非《憲法》所保障之權利,而係屬於法律(訴訟法)所賦予保障之權利,自然也就沒有不得放棄之道理。除部分法院不准許死刑案件放棄上訴權及應附加確保被告放棄上訴權係出於被告受告知且自願之嚴格要件外,大部分法院都支持被告在知情(認識放棄上訴權之後果)且自願之情況下,放棄上訴權。

但是上訴權,並非得由被告濫用,被告可能在非自願性情形之下,喪失或被剝奪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早於Allen v. Georgia,166 U.S. 138(1897)及Estelle v. Dorrough, 420 U.S. 534(1975)兩案件表示相同法理,即被告提起上訴後,自行逃亡而放棄上訴案件,州法院(包括喬治亞及德克薩斯州)得駁回逃亡受刑人之上訴案件,但逃亡被告在逃亡後10天內自行到庭者,或被告受死刑或無期徒刑之宣告者,被告在逃亡後30天內自行報到者,基於裁量權,上訴法院得回復之。

這個法理,在Ortega-Rodriguez v. U.S., 507 U.S. 234(1993)一案,聯邦最高法院再度表示,在上訴被告逃亡之情形下,上訴法院即得駁回被告之上訴,乃係一個世紀以來確定的見解,因此又稱為「逃亡剝奪權利理論(fugitive disentitlement doctrine)」。對於缺席之上訴人被告而言,駁回等於是不鼓勵逃亡,反之,鼓勵被告自願出庭、並促進上訴審之尊嚴及效率之司法利益。正因為這個理論,代表聯邦最高法院也支持各州上訴法院駁回逃亡之上訴被告之上訴。此種理論,代表著維護程序正義及程序完整性,不容權利人濫權破壞。

當然在行使上訴權之前,被告先逃亡後又被逮捕後,仍得行使其上訴權,聯邦最高法院在上述的Ortega-Rodriguez v. U.S.案件也提到:提起上訴前,被告逃亡後又被捕,並不會影響其上訴程序,主要是因為此種情形,被告並無嘲弄或藐視上訴法院之權限,因此不適用上開理論。換言之,上訴審程序,被告提起上訴後,若有藐視或干涉上訴審程序,如逃亡情形,上訴審法院自得駁回上訴。

在我國現今,大咖逃亡之案例層出不窮,幾乎只要有辦法之人,就想盡辦法鑽漏洞,利用法制之不備,潛逃出國或阻礙訴訟之進行,正值立法院修訂相關防逃機制,或許也應思考防止大咖被告逃亡之附帶機制,在比較法上均有諸多值得參考之處,何不妨一併思考增訂之,以求法制之周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