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島移工5】每4天1名移工遭性侵 亞洲人權燈塔蒙塵

出版時間:2018/11/14 21:14


點我直接觀看 囚島移工:3個被性侵的母親


更新:網友看法、標題
 
副總統陳建仁日前在「第3屆臺灣研究世界大會」上稱台灣是「亞洲人權燈塔」,但據《蘋果》調查,近12年有1048名移工通報遭性侵、等於每4天就發生一起,且部分移工受害後,迫於種種壓力而默默隱忍,無力對外說出「me too」,因此實際受害人數比統計數更多,黑數問題嚴重。監委王美玉更提出報告指出,台灣對於移工人權的維護「非常落伍」,政府各部門未能掌握實際的性侵案件量、漠視被害人。

■性侵受害者 7成來自印尼

今年10月起,在台移工人數正式突破達70萬,約佔全台勞工總數近1成,但政府對這群勞動者的權益與安全卻相對漠視。衛福部統計,2007年至2018年6月,有1048件移工遭性侵案件被通報,又以印尼移工最大宗,共727件被通報、佔比近7成;行業別則以「家庭看護或幫傭」最多,通報數816件、佔比78%。

不過,這項數據有一弔詭之處:在台移工人數12年來暴增2倍,但性侵通報數卻急遽減少,從2013年的最高峰136件,逐年減少到2017年的56件,警政單位的通報數更從45件銳減至2件。換算下來,每10萬名移工僅出現8.3起性侵案。

然而,據2016年警政署分析,台灣人性侵犯罪率為「平均每10萬人就會發生15.5件」,遠高於外籍移工的性侵犯罪率,顯示在相對弱勢的移工裡存在著極大的「性侵黑數」,甚至監察院也主動調查糾正。法界推測,這是因為許多移工受害後,因恐懼丟掉工作而不敢報警或通報「1955勞工諮詢申訴專線」,從而產生官方統計沒有納入的「黑數」。

■離譜!各單位不做後續追蹤 沒人知道「成案數」

「政府不重視這件事!」監察委員王美玉說,衛福部所統計的性侵資料,只是移工在受害第一時間,撥打1955等機關通報所產生的「通報數」,但對於後續的性侵「成案數」,各個主管單位卻是一問三不知,也缺乏聯繫整合。

王美玉指出,勞動部、衛福部與警政署未「勾稽」案件,欠缺追蹤及核實。她批:「各部門電腦軟體一改就好,有什麼困難?我無法理解。唯一解釋是本位主義,比如『這一段是你們警政署,跑到警局報案就你的;來跟我勞工局1955申訴,是我的』衛福部呢?數據進來就統計,但最後仍沒人知道成案數!」

■不肖仲介威脅移工 「搓掉」案件形成黑數

「通報的後遺症,你承受得起嗎?你失去工作、沒錢寄回家,還欠下一屁股債,你的處境就是這樣!」王美玉更解釋,性侵或性騷擾受害移工,選擇隱忍的主要原因是需要繼續賺錢,以支付高昂的仲介費。

雲林地方法院法官王子榮也分析,雖然政府做了很多宣導,包括移工可打1955求救專線,但移工仍有心理壓力:「當我講了之後,職場上會不會反而遭遇到更多不利?」就造成他們不敢去通報。 黑數產生的另一原因,則是有些仲介會將事情「搓掉」。

基隆市警局四分局外事科警員陳明宏說,印尼移工語言不通、宗教保守,且由於文化上比較威權、害怕警察,因此在遭受性侵後,他們不敢報警,而是向仲介反映。然而,有些仲介為了繼續賺取仲介費,僅會口頭勸說雇主而不報警。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庇護中心負責人汪英達也說,有些仲介聽到移工反映遭到性騷擾或性侵,會敷衍說:「好好好,我再幫你換喔」,後來就不了了之;有的仲介還會威脅移工:「你要申訴嗎?小心喔,你沒有證據,會被告誣告、坐牢。」

■「阿公在我面前手淫」性騷擾同樣頻傳

「我的工作是照顧阿公,但阿公不好,總是在我面前手淫。晚上我跟他睡在同一個房間,一點隱私也沒有。」28歲菲律賓移工Janica(化名),今年3月起開始照顧一名90旬阿公,未料遭到多次性騷擾。

Janica就是所謂的「性侵害高風險族群」。不同於廠工或漁工,家庭看護在密閉室內工作,沒有朋友可以訴苦,若遭遇性侵就可能隱忍。王美玉分析:「看護是單槍匹馬進入一個家庭工作,經常求救無門;尤其剛進來的,沒受過訓練、國台語都不通,這種環境多麼孤單。」

Janica的故事不是個案。2012至2017年間,1955專線共受理1780件移工遭性騷擾的通報,平均每年297件。其中,家庭看護為1698件、佔比高達95%。

■勞動部:1955接千通申訴 協助救援受害者

勞動部「跨國勞動力管理組」組長薛鑑忠則解釋,性侵害防治的主管機關歸衛福部,勞動部1955專線則負責接聽申訴,所以只有統計通報數,沒有成案數。他說,1955專線全年無休,有越、菲、泰、印尼、英語及中文服務,去年共接了1143通「緊急申訴」,含人身傷害、性侵及性騷擾。

薛鑑忠說:「外面都說1955是『忍耐專線』,叫外籍勞工要忍耐,這點我無法認同,因為這樣抹煞了專線的貢獻!」他說,接聽人員碰到這類案件,會先詢問對方有沒有危險,並派案給地方勞政機關,進而安置移工、給予心理諮商和慰問金。此外,該部也正在研議整合衛福部與法務部的資料,完整統計並追蹤移工遭性侵的成案數。(新調查中心林奐成、陳偉周、侯良儒/台北報導)

本報導出版後引發迴響,網友謝伯坤認為:「移工和台灣人碰都相同的問題,就是恐龍檢察官.恐龍法官。請大家 支持陪審制...打擊惡檢及恐龍。」而網友Alexa Chen則說:「2009到2010得上升跟2015到2016得下降實在很詭異 如果收集資料方式都沒變 到底什麼造成這麼大的數字浮動 有在壓案還是?」

出版:00:00
更新:21:14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囚島移工1】血淚控訴!蘋果調查 3國移工慟遭性侵
【囚島移工2】惡魔雇主性侵她3次 私處染血「像在玩遊戲」
【囚島移工3】被雇主強行洩慾 她慟「覺得自己髒又羞恥」
【囚島移工4】單親媽遭性侵7次 仲介要她「再忍忍」
【囚島移工6】三道高牆 移工的世界看不見司法正義
【囚島移工7】NGO如諾亞方舟 乘載70萬移工苦難

印尼移工Hafsa在台灣不幸遭到性侵。陳偉周攝
印尼移工Hafsa在台灣不幸遭到性侵。陳偉周攝

在台移工人數變化與性侵通報數。《蘋果》整理官方數據
在台移工人數變化與性侵通報數。《蘋果》整理官方數據

各國籍移工性侵通報數。《蘋果》整理官方數據
各國籍移工性侵通報數。《蘋果》整理官方數據

各行業移工性侵通報數。《蘋果》整理官方數據
各行業移工性侵通報數。《蘋果》整理官方數據

性侵黑數產生原因。《蘋果》採訪整理
性侵黑數產生原因。《蘋果》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