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建文:接受性別教育是兒童基本人權

出版時間:2018/11/14 13:04

錢建文/彰化基督教兒童醫院兒童腎臟科主任、教育部性別平等全球資訊網師資人才庫講師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所指的「兒童權利」之一,就是「受教權」。受教權包括「性別教育」:聯合國的性教育綱要建議,5-8歲的孩子可學習生理性別(sex)和社會性別(gender)的不同;歐盟的性教育綱要也指出,孩子9-12歲時就可以學習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之間的差異,並介紹性傾向(註一)。性別的相關研究已經很多,不但是社會科學,也是自然科學。
 
我很訝異,21世紀的台灣,居然還會有人否認性別是光譜的事實,而且還要舉辦公投來否定,用公投來阻擋兒童接受性別教育。

提出公投者的網頁,把所有教科書中的性別教材都很完整地整理起來(註二),表示主事者非常認真的看過,但是看過之後居然否定所有的內容,包括「性別光譜」,豈不「反智」?他們說:「事實是,『男就是男,女就是女』。」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其實真實的複雜度,超過大多數人的刻板印象。2017年9月的「科學美國」雜誌的封面故事,就在講性別專題(註三)。其中有一張圖的題目,就是「超越XX和XY」。不但「生理性別」如此,「性別認同」和「性傾向」也是如此。

就算只是看起來最單純的「生理性別」,也都不是「男就是男,女就是女」。生理性別是指一個人在出生以後,根據外表的生殖器官所決定的性別,有陰莖的是男生,有陰道的是女生。這個看來簡單的區別,在少數人卻並不是如此。
 
這要從我們正常的胚胎發育說起:人類的性別胚胎發育非常複雜,牽涉除了性染色體(XX / XY)之外,還有許多相關基因,再加上荷爾蒙的影響,引導胚胎發育出性腺(卵巢或睪丸)與外生殖器(陰道或陰莖)。但是這些複雜的過程,只要有一個基因出錯,就可能造成失誤。失誤有各種組合配對,基因/性腺/外生殖器三者不一致,導致「Intersex」,或「性發展障礙症候群」,俗稱 「陰陽人」(註四)。 

和生理性別同樣複雜或更複雜的,則是「性別認同」,因為這又牽涉到心理文化宗教與法律層面。性別認同的定義是,一個人對於自身性別的自我概念與認知,也就是自己認為自己是社會上一般所定義的男性或女性,或非二分法。
 
這又可分為以下幾種:跨性別女(Transgender woman):生理性別為男,性別認同為女。順性別女(Cisgender woman):生理性別為女,性別認同為女。分二分法(Nonbinary):包括自我兩者皆認同、皆不認同、隨時間不同認同。跨性別男(Transgender man):生理性別為女,性別認同為男。順性別男(Cisgender man):生理性別為男,性別認同為男。簡單的記法,生理性別與性別認同相同的就是順性別(cis),不同的就是跨性別(trans)。

非二分法的例子包括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聽他在演講中說自己在性別欄填的是「無」。跨性別的人則會想成為自己真正的性別,也就是想要變性。過去有些有名的案例,例如電影《丹麥女孩》,描述真實的夫妻畫家,先生接受世界首例變性手術後不幸因為傷口感染而死亡。
 
2015年台中一中生物男老師「曾國昌」變成「曾愷芯」女老師,年紀半百的他表示,在妻子病逝後終於可以做真正的自己,變成她。2016年《華盛頓郵報》報導,高齡70歲的美國骨科醫師Bill接受變性手術成為Kate,且術後與結婚多年的妻子依然恩愛(註五)。替他手術的則是一位女性婦產科醫師,這位醫師原來是男性。她每年進行140到150例變性手術,手術排程要3年。這些都是「事實」。
 
一個人可以有自己的堅持,堅持自己的價值觀與信仰,堅持自己否定的事實,但卻不應當主張阻擋兒童認識這個世界的事實的受教權。

阻擋兒童接受性別教育的理由之一,認為相關學習會影響他們心目中的「男就是男,女就是女」的「事實」,讓兒童學習模仿他們眼中的「反事實」。然而性別認同到底是受到後天環境影響學習來的,還是先天就有的特質?
 
在舉醫學上的研究之前,我們先來看一個悲慘的案例。故事的主角是大衛‧利馬(David Peter Reimer) (註六)。出生於1965年,利馬是同卵雙胞胎男生。他在小時候接受包皮切除手術時不小心破壞了陰莖,由於當年的技術無法做重建手術,他的家人居然做決定讓他變成女生。這個決定是受到心理醫師曼尼(Money)的鼓勵,因為按照Money醫師的理論,性別完全是後天的產物,所以可以把男生從小教成女生。當他知道有此案例時,喜出望外,因為同卵雙胞胎的背景正好可以用來證明他的理論。
 
但是當「她」長大以後意外看到自己的出生證明是男生的名字,問媽媽了解來由,就在14歲的時候又改回男生。他長大以後得到憂鬱症,工作不順利,老婆又提出分居要求,就在2004年38歲時舉槍自盡。雖然Money醫師的理論徹底失敗,但是他還是發表了論文,號稱自己的理論得到證明,完美無缺。這個不幸的故事在網路上也可看到記錄片,片名是《Dr. Money And The Boy With No Penis》(註七)
 
因此由此例來看,性別認同是無法靠後天的教育故意「改造」的,我們實在無須恐懼性別教育。

人類許多醫學知識,要靠發生過的疾病來了解,例如日本發生了水俁病之後,人類才知道汞對健康的危害情況。同樣地,我們也可以從一些醫學上特別的案例來思考性別到底是先天還是後天決定的。
 
有一種相對常見的「性發展障礙症候群」:先天腎上腺增生(CAH),女性(46XX)胎兒會分泌過多的雄激素,導致出生以後看到的陰蒂肥大,看起來像是男生。動手術把肥大的陰蒂切除,當成女生養的小孩,長大以後會不會因為在胎兒時期大腦受到雄激素的影響而有性別認同為男生的情況呢?
 
有一篇研究看來是沒有的,心理學家可以做一些問題測驗來看性別認同,包括髮型,服裝,喜歡當男生還是女生,是否喜歡成為父親,是否會假裝成男生等,然後打分數。結果發現先天腎上腺增生的女孩與一般女生分數沒有差別,比有男生氣質的野丫頭(Tomboys)分數還低(註八)。所以似乎這種女病患的性別認同並不會因為胎兒時期受到雄激素而改變。然而不同的研究可能有不同的結果。

再看另外一種特殊狀況;有些男嬰(46XY)出生發現有「泄殖腔外翻」的問題,導致外生殖器和膀胱的嚴重畸形。當這樣的小孩出生時沒有陰莖,若從小被判成當女生或男生養,長大以後的性別認同是否會改變呢?從一篇研究可知,在13例前後都有資料的個案看來,5例小時後判為女生,長大以後性別認同也是女生;也有5例小時候被判為女生,長大以後的性別認同卻是男生;還另有3例前後都維持男生(註九)。因此似乎無法從小做非常正確的判定,所以衛福部最近才因為被監察院糾正,而提出了進行變性手術的年齡規範。
 
也因此可以看出性別認同的複雜度,無法單獨從基因來判斷,也會受到發育過程中的賀爾蒙的影響。

醫學上另一個常見的用來判斷一個現象是先天還是後天的方法,就是對雙胞胎的研究。由於雙胞胎有完全相同的子宮環境,同卵雙胞胎又有完全相同的基因,就可以和異卵雙胞胎來比較。有一篇研究發現(註十),在過去醫學文獻中的報導,若同卵雙胞胎中有一個是跨性別者,另一個也是的機會是39.1%。但是在異卵雙胞胎中,這個機會則是零。由此看來,性別認同是有一些先天性的。其實跨性別就和人類現在已知的許多情況一樣,是基因與環境(子宮內和出生以後的家庭社會文化)交互作用的結果。 

國家地理頻道在2017年製作了一個長達一個半小時的紀錄片:性別革命(Gender revolution) (註十一)。片中介紹了許多跨性別者的故事,可以多了解他們。現在國外已經進行跨性別兒童(trans kid)(從小就已經決定變性者)和跨性別青少年(trans youth)的研究,預計要追蹤20、30年,看這些從兒少時期就決定改變性別認同的小孩,之後的發展會如何。甚至有人開始用藥物(puberty blocker)來阻止青春期的進行,這些藥物原本是用來治療性早熟的,目的是爭取時間等他們成年之後確定性別認同,再來接受變性手術。
 
這一點不是沒有爭議,支持的理由是依照過去的研究這些跨性別者的自殺率都很高,從小轉變以減少內心衝突,或許能夠改變未來的悲劇。

筆者舉這許多醫學研究的目的,就是為了要證明真實世界存在的事實是:「男有時候不就是男,女有時候不就是女,也有時候根本無法判斷是你心目中的男或女」。「性別非男即女」不是事實,中世紀的基督教認為「地球是世界的中心」也不是事實。
 
雖然台灣是民主的國家可以舉辦各種公投,但是期待我們也有多數有智慧的公民可以讓反智的公投不但失敗,而且大敗;以維護兒童的基本受教人權。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