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律師同行】失智竟遭騙光財產 李善植剖析如何避免死無對證

出版時間:2018/11/15 12:03

「陳小姐著急來找我,她的父親生前認識一名同居人,死後幾千萬的財產全被轉走,她仔細回想,頓時恍然大悟,當時吃素的父親突然轉性開始吃葷,竟可能是失智的表徵,但已經死無對證…。」
 
律師李善植說,電影《我想念我自己》、《明日的記憶》男女主角因罹患「早發性失智症」,記憶如橡皮擦一點一滴被抹去,而現實生活中,被抹去記憶的失智症患者,不僅是單純醫學問題,後續還可能衍生財產、繼承的法律問題。
 
全台失智患者27萬人  抹去的記憶尋不回
 
李善植曾擔任檢察官、法官,轉任律師後發現失智症衍生的法律問題,比想像更為嚴重,不少求助他的當事人,都是家人失智後財產被侵犯,而分析原因,竟和失智症的特性有關。
 
他研究失智症相關病症,根據國際失智症協會(ADI)統計,全球平均每3秒就新增1名失智症患者在台灣估計有超過27萬失智症患者,未來的45年中,台灣失智人口數以平均每天增加35人、每40分鐘增加1人的速度快速成長。
 
李善植表示,不少家屬把失智症和正常老化的健忘劃上等號,不知失智是一種疾病現象,與正常老化的健忘不同;健忘是忽然忘了某件事,經安靜回想或旁人提醒就能把記憶找回來,失智症則是忘了就忘了,甚至把自已的個性和家人全部遺忘。
 
另外,輕度和中度失智症患者從外觀看來正常,可以做日常生活的簡單表達,卻不知表達內容的意義,除非是共同生活的親屬,否則外人難以從短暫的交談中察覺,曾任檢察官的李善植不禁擔憂,未來恐出現失智老人禿鷹集團,利用該病症實行犯罪,做一些不利益的法律行為,但第三人從外觀會以為他們是正常的意思表示。
 
兒子帶老父四處借貸  無失智鑑定難定罪
 
李善植擔任民庭法官時,曾遇過一位老人死前2個月被其中一個兒子帶去借錢,並擔任連帶保證人,老人死後,其他子女才發現父親生前突然多了大筆負債,原本要繼承的財產償還負債後全沒了,讓其他手足很不平。
 
審判過程中,李善植覺得事有蹊蹺,調閱病歷發現這名老人生前有輕度失智特徵,例如,會叫錯孩子的姓名、日夜顛倒、早餐吃過了還問我的早餐呢?無奈沒有失智鑑定的客觀證據可顯示老人家被帶去借錢時,已處於心智缺陷的程度,即便他懷疑老人被設計增加債務,最後也只能做出不利其他繼承人的判決。
 
李善植表示,他擔任律師期間,發現民間利用失智患者特性侵害財產的個案也不曾稍減,日前就有一位陳小姐著急找他,敘述父親幾千萬的財產不見了,他原本以為陳父遇上詐騙集團,後來才發現案情可能和陳父失智有關。
 
老父瞞子女偷娶同居人 死後數千房產一毛不剩
 
陳小姐說明,父親死前2、3年認識一名同居人,她認為自己已出嫁,父親有同居人互相照料很好,尊重父親的意願,一段時間後,父親突然出具一張聲明文件,表示日後只想跟同居人在一起,要兒女都不要再去打擾他,陳小姐感到訝異,她與父親感情很好,父親也喜歡她帶孫子探視阿公,雖狐疑怎會這樣?但還是尊重父親,如果父親喜歡和同居人在一起,就祝福他快樂。
 
直到父親離世,她整理父親的遺物,驚覺父親幾百萬存款被領光,20幾筆保險受益人原本是子女和孫子,卻全部變更為同居人,更誇張的是她看見一張結婚證書,父親死亡前半年竟和同居人辦理結婚,卻沒有告知子女,而父親名下10幾筆房產,也全被買賣或贈與移轉給同居人。
 
吃素變吃葷 子女以為老番顛卻是失智作怪
 
陳小姐憤恨不平,回想這段期間究竟發生什麼事?頓時恍然大悟,原來父親出具書面不要子女登門探視時,恐怕已經出現失智病症,且當時父親常忘了東西放那,以為被偷走,還叫不出孩子的姓名,更明顯是,以前吃素的父親,突轉開始吃葷,當時她以為父親只是老番顛,後來蒐集文獻,才發現這些都是失智病癥,因而決定提告。
 
李善植表示,他們蒐集很多資料,質疑陳父舉止不合常理,在移轉財產的當下,到底能否意識自己在做什麼?很可惜同樣因為沒有明確客觀的醫學鑑定報告,導致難以說服法官認同被告利用失智症行五鬼搬運。
 
更讓陳小姐擰心肝的是,後來同居人意外死亡,這些財產全由同居人的孩子繼承,導致家父財產,全落入陌生人手中。
 
李善植表示,以陳小姐為例,若要打贏官司,必須提出證據證明父親生前結婚及處分財產時已罹患失智症,而且處於無行為能力,或辨識其意思表示效果的能力顯有不足的狀態,才有勝訴的可能。
 
擔心忘了我是誰  事前預防重於事後治療
 
但我們試想,人都回天家了,死無對證,我們要如何證明陳父生前的行為能力或心智狀態?最後可想而知,恐怕是一場無法挽回的悲劇。
 
因此,李善植認為,面對失智症患者的法律問題,應採取「預防重於治療」。
 
第一、醫師評估失智程度,向法院申請監護監告或輔助宣告。
 
若失智患者已經沒有表達或理解能力,被認定為「無行為能力人」,家屬應向法院申請監護宣告,監護人將成為法定代理人可代患者處理事務,但為了避免侵害受監護宣告人的權利,在開具受監護宣告人的財產明細清冊時,法院會再選一位適當的親屬跟監護人一起處理。
 
如果患者還保有某程度的判斷能力,類似法律上的「限制行為能力人」,則申請輔助宣告,受輔助宣告人可以處理日常一般生活交易,但某些特定行為,例如消費借貸、訴訟等,要經過輔助人的同意才生效。
 
第二、向金融聯合徵信中心辦理金融註記。
 
另外,失智患者很可能忘了自己簽了什麼文件,甚至把自己的證件給人影印也忘了,如果因此刷卡幾百萬或貸款幾千萬,賬單來的時候,以「忘記」為理由,銀行應該不會接受。
 
因此失智患者若已受監護宣告,可由監護人向聯徵中心辦理金融註記,若還可自行處理財務,則可自行向聯徵中心請求註記,例如不能申辦信用卡、票據、貸款或擔任保證人,即使被騙簽名,銀行也不會通過申請,若金融機構通過申請,責任也不在失智患者。
 
第三、事先辦理財產自益信託。
 
若自己或家人出現早發性失智症狀,且擔心日益嚴重,李善植認為可考慮事先辦理財產「自益信託」,將退休金或不動產等委託信託業者代管,雙方可以契約約定,投資穩健的理財商品,如定存、債券型基金、公債等,將理財的孳息,約定做為生活費、安養費、看護費等,若是信託不動產,也將租金依照約定處理,即使後來重度失智,也不用煩惱安養中心的費用沒人繳,或是看護費用沒人理會。

李善植表示,自益信託的優點是,可以杜絕詐騙集團、輕率的高風險投資、甚至是親友借貸,並且可以確保「專款專用」,若往生後,財產也可以事先指定分配繼承人或捐贈特定團體。
 
根據多年處理失智症衍生法律糾紛的經驗,李善植表示,事前預防永遠重於事後治療,而民眾想預防他人利用失智症患者進行犯罪,最重要的還是多關心、陪伴失智家人,及時就醫掌握病情,且針對不同的失智程度,給予相對應的治療及法律保護,才是保障失智親人及維護自身權益最好方法。(許淑惠、薛明峻/台中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0:00
更新時間 12:03

李善植呼籲平常多關心、陪伴失智長者。莊宗達攝
李善植呼籲平常多關心、陪伴失智長者。莊宗達攝

律師李善植過去曾擔任法官和檢察官。莊宗達攝
律師李善植過去曾擔任法官和檢察官。莊宗達攝

李善植指出,台灣失智人口逐年上升,容易衍生爭產問題。莊宗達攝
李善植指出,台灣失智人口逐年上升,容易衍生爭產問題。莊宗達攝

李善植教讀者如何避免失智引發的爭產問題。莊宗達攝
李善植教讀者如何避免失智引發的爭產問題。莊宗達攝

曾任檢察官的李善植認為,恐有禿鷹集團向失智患者詐財。莊宗達攝
曾任檢察官的李善植認為,恐有禿鷹集團向失智患者詐財。莊宗達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