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歐洲】舒寗馨:德法為何不願輕易進行公投

出版時間:2018/11/16 00:07

歐洲特派員:舒寗馨/自由寫作者,經營臉書《舒舒看世界》

最近偶然和台灣的閨中密友S閒話家常,閒聊中話題轉到一週後的台灣選舉。S坦白自己不想去投票,就算去投,也只會投縣市長,對於「不知道在幹什麼的公投」(S的原話),應該不會去投。在台灣近年來的輿論風向中,「公民投票」(簡稱公投,又稱全民公決)似乎已被視為民主化程度的指標。然而,法國在近60年中,只舉行過9次公投;二次大戰後的德國,全國性公投竟然掛0,難道德法兩國的民主化程度竟比台灣低落?

依照法國《憲法》2008年最新規定,只有法國總統、國會,或者國會中超過1/5席次的議員連署、且連署議員必須取得自己選區1/10的選民簽名,才能合法提出全國性公投議案。換言之,在法國想要舉行全國性的公投,雖然不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卻絕不是件易事。在動不動喜歡談政治、上街頭、組織罷工的法國而言,實現直接民主的公投數目竟然如此之低,似乎有點不可思議。

「全民公決是把雙面刃,表面上是直接民主,實際上卻可能是動員能力強大的少數替沉默多數決定的結果。此外,一般民眾對於特定議題是否真能做出比代議士更有利全民的決定,這也是個問號。」幾個法國友人不約而同的表示。

的確,綜觀法國全國性公投歷史,在1958年(法國第五共和開始)和1969年的11年間共舉行了5次公投,每次公投投票率都達75%以上;然而自1972年起,公投投票率卻逐漸降低。2000年的法國總統任期公投案中,投票率只有3成,此案最後雖然通過,可是計算之後卻發現贊成人數只佔全國合法投票人數的5.55%。換言之,不到6%的極少數老法為全法國決定了未來總統的任期,這樣的公投結果是否稱得上是(人)民(做)主,值得深思。

在德國,「公投」是個敏感話題。自1968到2017年間,德國地方性公投案共計24件;然而全國性公投案卻掛0,因為全國性公投(德語:Volksabstimmung)被《德國基本法》(das Grundgesetz,亦即德國《憲法》)嚴格限制在《憲法》的修改和邦與邦之間領土劃分的兩個議題上。

德國《憲法》對於全民公決的戒慎恐懼主要來自歷史的慘痛教訓。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的第一個民主政權誕生,史稱「威瑪共和」(Weimarer Republik)。為了徹底實現民主政治,公投被《威瑪憲法》保障為公民直接參政的權力。不料,在當時民主化尚未成熟的德國,全民公決被希特勒所利用,最後成為他奪權執政的工具。

二次大戰結束至今已逾70個年頭,許多德國政治學者仍對公投抱質疑態度:例如,個人利益和全民利益並不一定相同,公投結果不能保證有利全民;選民因為「投票權飽和」(übersättigt)而產生疲乏,因此不想去投票;公投變成對政府的「不信任投票」,而非針對議題的投票等弊端。

綜觀近年來歐美的大小選舉,善於動員的政治團體似乎已成選舉常勝軍。然,選票的背後反映了多少民意?選舉結果是否符合全民利益?當投票變成「家常便飯」,我們是否忘記投票這個動作本身就有意義?眼見台灣此次公投議題五花八門,某些問題看似簡單、背後牽涉卻廣;某些議題似乎尚未能在社會上進行充分討論和溝通,貿然進行公投是否將造成社會分裂、甚至敵對?德法兩國對於全民公決的謹慎和顧慮,值得我們一同來思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