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物】人生勝利組 收藏Leica的男人

出版時間:2018/11/16 18:14

斯文有禮的蘇彰德,近年以古典徠卡(Leica)相機世界級藏家、跑馬地F11攝影博物館主,或者是香港大學副校長的身份,出現在香港媒體上。
 
訪問是在香港灣仔近快活谷的f22攝影空間內進行,是蘇彰德繼跑馬地F11攝影博物館之後,於去年夏天設立的。展場分兩層,相連的金屬螺旋狀樓梯,是獲獎的建築設計,靈感來自徠卡相機鏡頭的光圈葉。

蘇彰德順著要求,手拿奧黛麗赫本攝影集,沿螺旋梯往上走,好讓攝影師完成差事,也讓自己留下幾個美麗人生鏡頭。訪問內容,是明年3月已故好萊塢影星奧黛麗赫本的相展,以及明年初在銅鑼灣與德國徠卡總公司合作經營一間相信是「粵港澳大灣區」獨一無二的徠卡專門店,均是「珠光寶氣」的事情。
 
訪問前,在攝影空間特設的咖啡廳,喝著專人沖調的咖啡,話題扯到兩年前,辭任香港大學副校長一職,投身攝影博物館工作的決定。問他是否因為「廚房太熱」而離開?蘇彰德無奈地說:「有些事,校方也不知如何處理,例如可否讓警察進入校園,這是大家之前都沒有想過的事情。」他是在2015年初,雨傘運動之後上任。當時社會氣氛表面緩和了,但大學校園仍然緊張。按照蘇彰德的說法,他是港大校友,希望在那個時候,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盡些力。時任校長馬斐森之下,共有六個副校長,他負責大學每年的籌款及拓展事宜。

蘇彰德1990年在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畢業,其後獲律師資格及英格蘭和威爾斯事務律師資格。他在國際律師行貝克.麥堅時工作,前後共十年。其間成功幫助內地大型國企東方航空及中國石油上市。至千禧年,蘇彰德進入香港賽馬會工作,負責法律事務,一做便是15個年頭,其中最後五年任慈善事務行政總監,負責每年將數以十億計由馬迷「進貢」的「鋪草皮」巨款,「派到」有需要的地方,回饋社會。

未知當時的港大校長馬斐森,是欣賞蘇彰德一口流利英式英語的娓娓道來,還是嗅到他身上的「財神」氣息。就這樣,蘇彰德獲聘回母校出任副校長。這無疑是校刊上一個成功校友的勵志故事。可惜時移世易,港大已非回歸前的「象牙塔」,除了校園荷花池的荷花,依舊不理世事,綻放自如,一切都掀扯入世情的漩渦。學生衝擊校委會、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的副校長升遷受阻事件,都是「從來沒有見過」、「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蘇彰德說:「陳文敏是我的老師。」

本來要談論奧黛麗赫本及徠卡相機的他,有點動氣的說:「大學本來是一個自由的環境……意見的不一致,令學校好難向前看。大家的猜疑,出現很多不確定性,很不安……排名又開始下降……」

合約未完,蘇彰德比校長馬斐森還要早一步,向大學請辭。兩年的大學任職,可說是他職業生涯中最短的一份工作。離開香港大學,蘇彰德回到熟識的快活谷,這就是他離任時所說的個人理由,專注跑馬地F11攝影博物館的工作。F11的稱謂,讓人理所當然地聯想到攝影機的光圈數值,實情是博物館位於毓秀街11號,一幢三層高、屬於三級歷史文物的建築。蘇彰德說是家族購入的物業。
 
 2014年開幕的F11攝影博物館,可說是蘇彰德離開馬會之後的新人生路向。館內藏品,令他迅速躋身世界級徠卡相機收藏家之列,展廳展出的相片,無不是外國名家的經典作品。處身於四周高樓大厦,由戰前舊樓搖身一變,成為古雅典藏的F11,除了令街坊側目,地產商摸不著頭腦之外,也成了香港攝影圈的一個「神話」與「傳說」。
 
喜歡拍照的蘇彰德,第一部徠卡相機是1997年太太送的。他坦白說,「我發覺Magnum(馬格蘭攝影通訊社)的攝影師所用的相機,差不多全是徠卡相機,於是開始對這部相機感到興趣,那種感覺就好像打網球的人,一亮出Prince大頭拍,即刻好像厲害很多似的。」

蘇彰德口中所說的Magnum Photos,是世界最具江湖地位、戰後成立的報道圖片社,其中兩位創辦攝影師Robert Capa與Henri Cartier-Bresson,均是以徠卡相機揚名立萬。Capa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諾曼第登陸戰一役,已使用徠卡拍下士兵在淺海搶灘的經典照片。而這位神話般的戰地攝影家,最終在印度支那的戰場上觸地雷身亡,應了獵犬終須山上喪的古老諺語。至於Bresson,手中的一部徠卡,一支標準鏡頭,創造了刻在攝影史上的名言:決定的瞬間。F11的開幕展,請得年屆九十的Magnum法國攝影師Elliot Erwitt到香港為其相展亮相。他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加入Magnum的,介紹人正是Capa。

訪問中,蘇彰德展示一批Bresson在中國拍攝的黑白照片,是解放前一刻的動盪景像,8吋乘10吋大小的古舊原作,應是當時為了出版而放曬。成立f22之後,蘇彰德的英文名字Douglas So,已廣為代理照片收藏的外國經紀所熟識。早前就有代理人聯絡他,表示有一批由前Magnum攝影大師Sebastiao Salgado拍攝的照片,是做書後留下的,問他有沒有興趣過來看看。事實上,明年3月展出的一批奧黛麗赫本照片,也是蘇彰德在倫敦拍賣得來的。
 
蘇彰德說,這批照片難能可貴之處,是攝影師Bob Willoughby除了拍攝好萊塢大明星出名外,他與奧黛麗赫本原來就是好朋友,很多珍貴的私交場合,都可舉機拍攝。蘇彰德慨嘆地說:「大家都知道,很多攝影師在晚年,覺得沒有什麼留給家人,好多時都會放曬一、兩套自己的原作留給他們。」Bob於2009年過世,他已與Bob的兒子在香港會面,談論照片與展覽。

蘇彰德辭任港大副校長之後,去年開設f22攝影空間。與F11的「殿堂」氛圍相比,攝影空間展示本土攝影師的作品,還設有講究的咖啡廳,讓參觀者在看展覽之餘,可以在精心設計的空間品嚐上好的咖啡。喝著咖啡,話題回到明年初在銅鑼灣一幢舊樓與德國徠卡總公司合作經營的徠卡專門店。蘇彰德說:「德國徠卡公司從來沒有與人如此合作過。」談這個計劃時,徠卡公司的行政總裁,也親自來港,參觀了F11及f22。
 
能獲得嚴謹的德國人信任,不會是簡單的事情。蘇彰德自豪地說:「我們製作的一本關於徠卡黑漆機的全集,除了兩款極為罕有的機種外,可說是一個相當完美的製作。藏品是由十多個志同道合的本地收藏家提供。這些藏家,將珍藏放到我們那裡,讓我們拍攝,充滿信任。結果,這本全集連徠卡公司看了也感到驚訝,他們也沒有呢。」
 
蘇彰德說:「日本京都、德國法蘭克福、葡萄牙波圖,以及維也納的徠卡專門店,都是在舊建築開設,設計獨特。在銅鑼灣籌備中的香港專門店的選址,也是一幢舊建築。香港店將會有本土特色,不單止售賣相機,還設有照片展覽場,讓大眾對攝影更感興趣,更重要的是展出每年選出的徠卡新人獎的得獎照片。同時,也都利用這個關係,希望將香港攝影師的作品,在互換展覽的形式下,帶到世界各地。香港其實有很多優秀攝影師,只是未為人知。」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蘇彰德近年以古典Leica相機世界級藏家的身份為人熟識。香港蘋果日報
蘇彰德近年以古典Leica相機世界級藏家的身份為人熟識。香港蘋果日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