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香氣之旅

出版時間:2018/11/17 00:15

鍾文音/作家
 
每一天晨起,日日儀式是在供桌上點燃來自不丹的香,以上等的香上供下施。
 
香,直接入呼吸道,好香因而極為重要。純天然的好香,可攝心攝念,或靜坐冥想。

朋友曾贈我沉香,上等沉香昂貴,有意思的是捨不得點香就聞不到香氣,但一點,香就化成空無,歸零。此頗有禪意,捨與得之間,空無與妙有。

記得某回旅行北越時,民宿裡住著幾個尋香人與芳療師,他們談起香氣的神情,彷彿眼前開出整座花園整座熱帶雨林。有人說起去吳哥窟的旅程,跟著民宿兄弟採香,採香也有危險,得避免被毒物咬到。

尋香人經過無數島嶼,最後他們在某座熱帶雨林找到高達十餘公尺的樹木,發現沉香極少,只剩幾株,他們砍下樹木,瞬間聞到香氣經過時光漫長的催發後,凝結著人間絕頂之香。

我聞著香,腦中盤旋著之前聽過的香奇聞。
 
香也是時間,一炷香過去,人事移往。

在西藏也曾去專門生產手製香的村落,手製香必須定力極好,才能拉出又直又細的手工立香。換我練習製香時,一開始的香卻都長得歪扭如蚯蚓,惹得製香師傅在旁大笑說妳製的香像是在跳舞。

母親的房間我也經常用美的器皿燃香,希望用美的視覺和嗅覺來改變母親病房的苦痛與臭味。以及祈求諸神保佑或者幽冥界能聞香而足。

母親以前經常去卦香,回家之後母親的薄紗衣卻總是被後面簇擁信眾持的香燒成一個個小洞,可見朝香客甚多。母親祭拜王爺、媽祖、聖母、玉皇大帝、三山國王、九天玄女、關公、華陀,進香是母親的島嶼旅程。

端午節到來時,家裡懸掛的香袋散著艾草香。

香的氣味,讓我進入一座又一座的時空,召喚了往事的生動形象。

於今失能的母親不能再進行卦香之旅了,但我點上一炷香時,母親聞得到香,我相信她也啟動了香之旅,見到了常駐她心頭的慈悲菩薩,一炷香於是成了永恆的時間停格。

香氣雖泯,信仰長存。

相信的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