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海回頭1】一支K菸推他墜深淵 七逃囝仔靠畫筆找到人生「舞台」

出版時間:2018/11/18 22:54

「我要的你沒辦法給我,只好自己去拿」,現正就讀大二的阿宏(化名)曾經迷惘,年少時在原生家庭得不到溫暖,向外尋求認同與放蕩不羈的肯定;那時的阿宏跟著朋友打架鬧事,甚至學長一句「要不要試試看」,就讓他掉進吸毒大染缸。有錢大家就一起high,沒錢就跑去當詐騙車手頭,負責收存摺,阿宏笑說「這種賺錢方式最快」。度過努力躲避警察、進出少觀所的荒唐青春歲月,現在的他「歹仔變好仔」;能夠獨立自主賺錢,靠一己之力扶養高齡78歲外婆及阿姨,就是他現在最大的夢想。
 
「我從小就沒有爸媽,唯一看過我媽也是她找我,跟我說聲『寶貝』就走了」,採訪當天,阿宏輕描淡寫說自己的故事。今年23歲的他,3年前從感化院畢業,苦讀考上台北商業大學資管系,一路走來並不輕鬆。他的媽媽在舞廳工作,曾當過廣告藝人,為了躲避債務跑路;父親則身分不詳,從小到大僅他和外婆、輕微智障的阿姨相依為命。但外婆相信「歹竹出好筍」,女兒和家裡斷了音訊,可不能再失去孫子;所以小時候阿嬤很嚴,「愛玩不回家,阿嬤常拿菜刀在樓下等,但我真的不知道回家要幹嘛」。講起童年缺乏的父母親情,阿宏說「從未擁有,也就無所求。」
 
國中開始吸毒,晚上不睡覺和朋友到處玩,某天學長遞來一支K菸,胡亂的就抽了,但抽完頭好暈,好像轉了100圈,天崩地裂。阿宏回想,當初碰大麻、K他命、毒咖啡包,只是逃避,激情過後,壓力依舊很大,「當初和朋友吸毒,莫名其妙都會笑,但你不知道在笑什麼」。
 
多次進出少觀所,阿宏說,自己很少「真正」離開家裡,直到在少觀所想回家卻回不了,便拚命寫信給外婆,但也了無音訊,「她可能覺得這孩子沒救了,但孩子教錯了,能有多失望?我會錯就因為愛玩吧……」,「我想要的,你沒辦法給我,只好自己去拿」。
 
但「七逃」人生,可以持續多久?「以後朋友結婚生小孩,跟小朋友說叔叔會教壞你,我可不想當這種人」。18至20歲在感化院這兩年,阿宏笑說,時常墊高枕頭,思考人生,碰巧「更生少年關懷協會」志工,看見他常塗鴉、畫畫,展現繪畫天分,便購買建築、設計書籍,鼓勵阿宏改變自己。主任陳彥君說,他知道自己要什麼,只是先前環境不允許,後來在少觀所鑽研美工、劇場藝術,也在他身上看到改變的「勇氣」。
 
「做燈光音響,你能完美呈現一場表演,就很有成就感」,提及現在工作,架設舞台燈光、音響,雖然台下觀眾幾十、幾百名都有,只為演員鼓掌歡呼,但阿宏也覺得好榮耀。「我不要錢拿得快,卻要付出3、5年青春;看著獄友進進出出,浪費青春,覺得很沒志氣,這不是我要的人生」。
 
採訪後段,記者問,「你快樂嗎……?」阿宏搖搖頭,「誰會快樂?」,追尋理想的生活,總是力不從心。但「生活快不快樂是其次,超過20歲靠自己,為自己負責」,父母缺席的童年,獨自扶養外婆和阿姨,曾經迷惘,選擇把記憶塵封心底,「不去碰也不會痛了。」​(突發中心黃子騰、曾伯愷、盧以馨/新北報導)

阿宏小檔案 
年紀:23歲 
婚姻:單身
學歷:台北商業大學就學中
家境:母跑路,父不詳,扶養78歲外婆、輕度智障阿姨
經歷:國中開始吸毒
16-18歲少觀所留置
18-20歲感化院安置
20歲考大學、進劇場工作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22:54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毒海回頭3】新興毒品嚇死人 痱子粉、碎玻璃混充要你命
【毒海回頭2】「心裡的洞、拿毒填補」 陳彥君最懂更生少年的痛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櫃姐轉行賽車手冠軍一大堆 美到爆棚「以為是show girl」
吃鍋沒付錢陸客已回國 請導遊付帳致歉澄清「是誤會」
選舉文宣有《國家地理》商標 李婉鈺:作業疏失

走過吸毒荒唐歲月,阿宏更珍惜在舞台工作的機會。曾伯愷攝
走過吸毒荒唐歲月,阿宏更珍惜在舞台工作的機會。曾伯愷攝

阿宏戒毒後,只想好好專注工作。盧以馨攝
阿宏戒毒後,只想好好專注工作。盧以馨攝

受同儕影響,阿宏接觸彩虹菸、新興毒品。曾伯愷攝
受同儕影響,阿宏接觸彩虹菸、新興毒品。曾伯愷攝

阿宏說,現在只想埋首工作,不再去想以前的事。黃子騰攝
阿宏說,現在只想埋首工作,不再去想以前的事。黃子騰攝

搭建舞台、享受觀眾鼓掌的成就感,是阿宏最開心的事。盧以馨攝
搭建舞台、享受觀眾鼓掌的成就感,是阿宏最開心的事。盧以馨攝

學習架設舞台,學會脫離荒唐的自己。曾伯愷攝
學習架設舞台,學會脫離荒唐的自己。曾伯愷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