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投票權就像隱形能力

出版時間:2018/11/19 00:02

周偉航/大學教師

每到選舉,許多台灣人都會陷入憂慮,甚至是憂鬱之中。常人總認為其他選民將做出愚蠢的決定,而自己做為少數堅持理性、利它思考的「中流柢柱」,越看新聞就越感到無力。上從知識份子,下到貧困百姓,都有人認為自己是民主價值的最後捍衛者,也覺得其他意見不同者是自私自利的無知白痴,因此我們總是能聽到「民主無用」、「選舉不好」之類的說法。

不過如果是要過半才能勝出的選舉,通常會由意識形態最中立的一批選民來決定結果,他們倒向誰,誰就會勝出。而在多數二元對立的價值光譜中,最蠢的選民通常是兩邊的極端盲信者,所以中間選民會相對聰明或理性,因此選舉結果就算無法讓所有人滿意,也通常較接近綜合理性判斷的結果。

而我們之所以會認為他人將做出愚蠢的政治選擇,是基於某種常見的「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心態。我們習於認定當自己取得權力或能力時,會用這些力量來當好人,甚至會是救助世界的超級英雄;而其他人獲得這種權力或能力時,很可能會用來謀求私利,危害社會。

不妨就用「隱形能力」為例。當他人擁有隱形能力時,我們傾向認定他人將變成沒有良心的妖怪,像是《魔戒》的角色「咕嚕」;但如果自己獲得這種能力,則會想辦法抵抗誘惑,甚至以此立下奇功,就像擁有隱形斗篷的哈利波特。

選舉投票就像這種不受監控的隱形能力,我們總認為自己將投下「為國為民」的一票,而其他人會因愚蠢短視而亂投。不論這是否為錯覺,幸運的是,只要確定你自己有認真投票,那整體結果應該不會太差:若人人都像你這樣認為,就算政治立場不同,至少也代表多數投票者都做出了審慎的決定。

所謂的「理性精英」多半自以為是。學有所長的博士認為自己應該擁有決定國家大政方針的權力,但一輩子泡在研究室與實驗室的人,又對現實社會生活有多少理解?同樣,「社會大學」讓許多公民擁有豐沛的實務經驗,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家前面的路燈應該如何安排點亮時段。每個人都有所長,有所短,只要在選舉時匯集大多數人審慎思考的結論,就能整合成有競爭力的集體智慧。

所以你應該在意的不是「真蠢」,而是「裝笨」。像是那些嗆柯文哲砍掉重陽敬老金的長輩,真的會很在意那1500元嗎?北市的敬老金還是有在發,只是「排富」,代表領不到的人都有一定經濟基礎,那少1500元會有差嗎?他們真不知這1500元被移去做更有效益的運用嗎?

他們只是想找個能說嘴的理由來反對柯文哲罷了。他們心中另有一套反對柯文哲的真正理由,我相信睿智如你,應該也知道那些隱藏的理由是什麼。台灣選舉中,處處都有這些隱藏的理由,有些能幫助社會走向卓越,有些只是進步的絆腳石,而投票權就像是隱形能力,如果擔心用之為惡的「咕嚕」太多,那就請你不要只是耍憂鬱,一定要站出來投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