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鄭安齊:德國人正討論「逃票除罪、公交免費」的可能性

出版時間:2018/11/19 00:08

德國特派員:鄭安齊/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許多初到德國的外地人,應該都會對一項措施感到印象深刻──沒有閘門、自行購票的公共運輸體系。

近期,柏林市在野的基民黨(CDU)提案欲改變這項行之有年的作法,希望在各個公共運輸站體加裝閘門。理由:安全與管理。雖然在市府與柏林市公共運輸公司BVG(Berliner Verkehrsbetriebe)反對下,此事未能繼續推進,然而基民黨提案原因之一的「搭黑車」(Schwarzfahren)問題,卻也隨之浮上檯面成為焦點。

控管這個無閘門自行購票的查票制度,通行於德國各大小城市所有公共交通系統。搭黑車的懲罰機制是罰金:逃票者一旦被隨機查核的稽查員,抓到無票或使用無效票乘車的話,將遭罰數十倍於車票的罰金。

以柏林為例,逃票的罰金是60歐元。無力償付罰金者,則須折以勞動服務或是監禁。據統計,目前在柏林市的監獄中,因為逃票而蹲苦牢者,約在50名至100名之間擺盪(因刑期不長)。這個數字,在全市約3000名囚犯中,雖不高卻也非少到不可見。

過去幾年來,隨車票價錢上漲,罰金也持續上調。有的逃票者確實是出於僥倖心態,認為償付罰金相對划算。但真正苦於這項機制的人,卻因為根本無力繳罰款,因逃票被監禁者而落入惡性循環──大多也都是社會底層者。查票員的機制更是一種弱弱相殘。除了直屬於公共交通公司的僱員,查票的工作也有部分是委由子公司或分包公司下的職員進行。外包或子公司的僱員大多只領取基本時薪,再加上查核的績效獎金。查核工作也並非毫無風險,往往要面臨你追我逃的狀況,或者甚至伴隨暴力襲擊。

左翼黨與綠黨目前都主張逃票的除罪化,將逃票行為回歸至與違反交通規則、違停等行為同級的違規事例,而不應將人下獄。德國法官協會亦贊同除罪化,並認為逃票並非應由法庭解決之事,更何況大多的逃票者,甚至連出庭的能力都沒有,這些案件更造成司法機關額外的負擔。

許多左翼黨成員認為,行動也是一種基本人權,畢竟連找工作、申請失業補助、找房子都需要移動,但價格持續上漲的交通費使人難以處理生活基本事務。無力購買車票時,罰金當然也繳不出。結局是:要不繼續落入底層,失去找到工作或救助的機會,或者鋌而走險多次逃票,最終因無力償付罰款而入獄留下案底,然後更難找工作或租屋。而若要回頭追溯逃票行為被確立為刑責的時間點,已是30年代的事情,事實上,這是當時的納粹政府諸多統治手段之一,但這個極權的起源卻早被遺忘。

若推動除罪化成功,德國人會希望如何解決搭黑車?讓「公共交通免費」成為許多人的期待。放眼德國各地,已經有部分或類似的方案正在實驗中──譬如在布萊梅,符合條件者可以極低價(10.5歐元)取得月票;在杜賓根(Tübingen)則從2018年初就開始試辦「免票星期六」,並至少將持續至2019年底。畢竟逃票行為背後的驅力,其實是經濟失衡,假使能透過稅收的調整,「免費」的目標並非遙不可行。

從「逃票」確立課以刑責後的近90年後,德國人開始討論讓懲罰窮人的機制不再存在。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