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楊索專欄:修補選戰破壞的友誼吧

出版時間:2018/11/25 00:12

楊索/作家

日曆翻至今天,誰是英雄,誰是狗熊,局面底定。民主過火是例行儀式,小市民仍真切激情,受催眠也好,集體扶乩也罷,所幸,蜂蜜檸檬保住嗓子,心火消了,島嶼再無戰事,這一年就落幕了。

有別往年,今年我冷淡觀戰。我有屬意的候選人,關切支持的公投議題,心中自有抉擇去投票。有所改變是,我厭倦了因選舉與朋友發生摩擦;也不願隨候選人起舞而大動肝火。

這段日子以來,紙媒、電子媒體、社群媒體內烽火四起,想要清靜、不表態、視而不見都難。但,坦白說,同溫層中,彼此的意識形態為何,可說心裡有數,又何必被政黨、政客操縱危機感而相互廝殺。

《紐約時報》曾刊登一篇科學報導:「友誼的黑暗面:我們需要一個共同的敵人」,文中指出,人們會選擇與自己相近的朋友,即是我們常說的「同質相吸、物以類聚」,這種特質使朋友之間強化歸屬感與共同使命感。研究並言「這樣的同質性也是同族意識、仇外情緒、種族主義的基礎,當你面對那些或多或少與你和你親愛的朋友們不一樣的人時,這讓你產生排他欲望。」

牛津大學以540位參與者進行調查的數據顯示,「人們每隔7.2個月,或將近一年兩次的頻率,會與自己社交圈內的一人鬧僵,其中40%的關係破裂,在一年後依然沒有修復。」

上述對友誼的屬性研究與分析數據,說明友誼脆弱無比,當然也不堪外力摧折。近年來,由於身旁二三友人驟逝,強烈感受人生的無常苦短,因此對如今仍相往還的友伴,深覺需要珍惜。

我的一位摯友是13歲結識至今,我們幾乎對所有的公共議題與政黨態度都不同,因為知道對方的底線,我們來往方式就是互相尊重,不談政治,不談宗教等。萬一談了,一方傾聽消極,我們能交往下去的原因,並非科學調查中,我們有一個共同敵人;而是我們有許多共同回憶。從小友伴一路行來,身影交錯於對方生命史中。我們兩人友誼交集的圓,經歷了一年年的紛擾考驗。

世道艱難,是友非友也罷,人與人之間能相互善待是好的。選戰結束,候選人像煙花散了,小市民要回到自家日常,愛鄰如己,同樣立於島嶼,如孫中山贈黃興詩句:「安危他日終須仗,甘苦來時要共嘗」,還記得張愛玲的預言嗎:「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索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