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新井一二三專欄:因為我喜歡台灣

出版時間:2018/11/25 00:11

新井一二三/日本作家

幾年前,我出過一本中文書叫《台灣為何教我哭?》。那主要是看《海角七號》受了啟發,做的一趟南台灣旅行筆記。

書名是我自己取的,因為每次看《海角七號》都要哭泣一番,在寫完一本書之前哭過至少二十次了。作為該書序文,我有幸跟魏德聖導演座談,連他都說:「太誇張了吧?」

至今又過了七、八年,最近一次重看《海角》,我才能不哭地看完一遍了。可是,有太多別的台灣電影,還是教我哭個不停。例如《太陽的孩子》,例如《那時,此刻》。連看著金馬獎頒獎典禮,我也非得準備好一盒面紙不可。

雖然我屬於生性愛哭的一種人,但是因台灣而哭的機率,還是明顯突出的。這究竟是為什麼?

寫《台灣為何教我哭?》的時候,我以為那是內疚感所致的,畢竟近代以後,日本對台灣的加害非常嚴重。即使多半是我出生之前發生的事情,如果我要繼承日本正面的遺產,那麼就不能不也繼承負面的遺產了。

其實,我年輕的時候,跑到海外去漂泊,一個原因是要拋棄正負兩面的包袱,包括來自家庭環境的,也包括來自國家歷史的。可是,後來又發覺,越遠離日本,我的日本因素反而越明顯。若站在一百個白種人中間,別人一定注意到我的黃皮膚、黑頭髮,會指著我一雙杏眼問道:你到底從哪裡來的?換句話說,人不能逃離自己的本性。

最近看台灣朋友們在社交網絡上留下的文字,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天的台灣人以今天的台灣為榮。這可說是理應的,因為台灣今天的民主制度、言論自由、品味愈來愈高的社會文化,都是台灣人自己創造的。我且不去反過來談日本的現狀,可是台灣這些年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自然值得台灣人感到驕傲,也夠理由叫很多外國人羨慕。能放開雙手擁抱台灣,是台灣人集體贏得的福氣。

當台灣人說愛台灣的時候,我感覺跟太平洋的風刮著一般地爽快。當台灣人唱起《美麗島》之際,我又不能控制淚腺了。這個美麗的島嶼與其人民在近代現代史上吃過太多苦了,該差不多輪到他們在和平、自由的環境裡安全、安心地生存下去。現在,我知道台灣為什麼教我哭了:就是因為我喜歡台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