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工會秘書長:國道警執勤殉職,會是最後一次嗎?

出版時間:2018/11/27 21:32

Charles Chen/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秘書長
 
數日前聽聞國道警第二大隊楊梅分隊處理故障車輛時遭逢嚴重車禍,今日本會幹部前往探視時也得知了令人心碎的消息:重傷的35期員警王黃冠鈞因病情並未好轉,醫生判定腦死,家屬決定遺愛人間,為他辦理器官捐贈。
 
年輕的靈魂,在尚未得及施展抱負之前,就已斷線遠颺,除了難過之外,也感到深深遺憾。國道警執勤安全問題一直是本會關心的重點,去年八月國道六隊竹林分隊陳啟瑞學長殉職也是因戒護拋錨車而起,當時本會便再三呼籲國道公路警察局應「設法避免」此類事件再次發生。今年3月又發生因為排除故障車造成員警遭撞受傷,隨後在4月23日,因為國道警取締績效的要求,造成郭振雄與葉家豪學長殉職的憾事。撰文之餘不禁想問,國道公路警察局難道無法訂立有效確保員警執勤安全的SOP嗎?難道排除故障車不能用更加安全的方式進行嗎?又,國道警執勤殉職,這會是最後一次嗎?
 
事後追晉與撫卹,無法挽回家庭破碎、親人永別的傷痛,亦無法解決警察工作中最需要的-機關對所屬員工工作安全的保障;採購/使用防撞車以減少傷亡機率,抑或修改處理事故、故障車輛排除的作業流程,甚至是廢除拆班制度,讓國道員警有更充足的休息時間,提高執勤時的專注力,這些對第一線員警而言,雖不一定是最佳解,但至少遠遠勝過該局提報卻慘遭行政院人事總處退案的增列危險加給,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了,多了危險加給又有何用處?
 
筆者曾私下詢問了不少在國道公路警察局服務的同事們,國道警的勤務制度與執勤安全有無比先前較好,發現交通事故/故障車處理流程並無任何較為安全的改變;畢業選填分發與統調到國道公路警察局的資積分更是一年比一年低,在薪津待遇沒有明顯變化的前提下,顯見警員調動到該機關的意願降低是因為勤務勞累度與意外傷亡機率高所致。
 
冠鈞的意外離開令人遺憾且不捨,家人同意器捐延續大愛使人深深感動;警察工作的危險眾人皆知,但我們要的,僅僅只是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與制度,能夠保護我們避免不必要的風險。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