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哀歌7】專家籲設「司法精神病院」 衛福部喊讚、法務部抗拒

出版時間:2018/11/29 19:27

(新增:網友意見)
近10年來因罹患精神疾病犯案而被裁定監護處分的人數有1947人,其中犯下殺人重罪有324人,台灣司法精神醫學會理事、草屯療養院主治醫師黃聿斐認為,現行監護處分制度將所有類型的受處分人全放在一般精神病院,難有治療及降低再犯的效果,她認為應跨部會合作設置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但衛福部贊成、法務部抗拒,兩部毫無共識。
 
《刑法》第83條規定,實施監護的時間5年以下。黃聿斐表示,實務上法官裁定監護處分時會問醫師「需要多久才夠?」但精神疾病是相當複雜化的病症,訂期限或是期待重大精神病會在期限內痊癒,是法律人對醫療天真的想像。
 
所有個案同收一處 難收治療成效
 
黃聿斐解釋,臨床經驗,思覺失調、躁鬱等嚴重精神病症在進入醫院後,可以得到較好的治療效果,但對於酒精、藥物、反社會人格等問題引發的精神疾患,症狀通常較為短暫,在服刑之後,精神症狀已經消失,心智狀態可能和一般人相同,接著執行監護處分,要處理的已不是精神疾病的治療,而是酒藥癮及人格特質相關的處置及行為修正。
 
她舉例,藥物使用個案通常喜好新奇、衝動性強、常伴隨有反社會人格特質,他們進入醫院後,易出現挑釁、攻擊、欺負弱勢精神病患者,對病友及工作人員都造成安全上威脅,超出一般精神醫療院所的負擔。
 
曾有一名受酒精影響而降低責任能力、傷害友人的個案,服刑結束後到醫院繼續執行監護處分,他神智清楚、沒有精神病症狀,當醫療團隊無法回應他的需求,就出現攻擊破壞的行為,讓其他患者和醫護飽受人身威脅。他顯然已無繼續留在醫院治療精神疾病的必要,但對社會的危險性卻依然存在。
 
反社會人格再犯率高 應高度戒護矯治行為
 
黃聿斐認為,應該有高度戒護的地方,集中處理這類沒有明顯精神病症狀,卻顯然對社會民眾具有高度危險的受監護處分人,這和一般嚴重精神疾病的醫療有不同的治療模式。
 
她指出,陳昆明殺人事件就是如此,2003年陳殺死一對姐妹花因減刑關6年出獄,另執行2年監護處分,但卻在監護5個月後就結束離開,隔年再犯下殺死婦人慘劇。黃聿斐說,當時他的精神疾病症狀沒有了,雖然對社會危險性仍存在,但他在病房的行為已對其他患者及工作人員造成威脅,院方認為他已無須繼續住院治療,卻沒有單位能承接其後續危險性的處理。
 
因此黃聿斐認為,對於這種 具有精神病態或反社會人格違常者,已經超出醫療能處理的範疇,不該和嚴重精神疾病的監護處分個案,都放在一般精神醫療機構處遇。
 
各國監護處分依病況分流 減少社會危害 
 
她舉例,德國把監護處分中,如罹患思覺失調、躁鬱等「嚴重精神病」個案,放在一般精神病院中治療,過去沒有治療期限,現在修正為最長10年。

而如藥、酒癮或反社會引起的精神疾病,則放在有監護設施的處所,如司法精神病院,期限為2年,以高度戒護、監督及行為修正為主。當治療期限屆期,會再引進行為監督制度,類似我國保護管束定期向觀護人報到,確認其行為符合法律要求,才能達到安全措施。
 
而英國和日本的監護處分,則強調病患治療性高不高,如果可治療性不高時,醫療單位有權拒絕接受個案,英國則會依受處分人的危險程度,分別送至不同程度的監控處所。
 
黃聿斐曾在美國接受司法精神醫學訓練,她在Saint Elizabeths Hospital(聖伊莉莎白醫院)研習,這家司法精神醫院最有名的受監護處分人,就是因愛慕知名影星Jodi Forster(茱蒂福斯特),為引起注意,而在1981年刺殺雷根總統的John Hinckley(約翰辛克利),他因精神疾病犯罪獲判無罪,進入該司法病院至2016年出院,而雷根總統早在2004年病逝。
 
她指出,美國的監護處分沒有期限,州立醫院分一般民眾病院和司法病院,最大差異是安全戒護的嚴密程度跟工作人員的多寡,進入司法病院需經金屬探試器,有層層的大門管控,所有東西都上鎖,必須有鑰匙才能在內走動,司法病院的戒護人員比例是2比1至1比1的程度,監護處分的意義除了治療,同時進行行為矯正,在監護過程減少社會危害。
 
反社會人格再犯高 出院恐嚇護理人員
 
最近黃聿斐與花蓮玉里醫院林詩韻醫師合作,針對監護處分個案再犯率進行研究,證實她臨床上的看見,嚴重的精神病人如思覺失調患者,經監護處分後的再犯率低,但有反社會人格特質、住院期間有違規行為者,經監護處分後再犯率還是相對高。
 
在醫院也有實際案例,曾有反社會人格特質的個案,離開醫院後打電話威脅恐嚇護理人員借錢,醫護人員幫司法執行任務、同時也暴露在公眾環境之下,危險性沒人注意,讓人無奈。
 
黃聿斐認為,不該再把所有監護處分的個案收治在同一處所,應跨部會合作設置司法精神病院,落實監護處分制度。
 
設司法精神病監 衛福部、法務部無共識
 
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贊成將再犯風險高的精神病患收治在司法精神病院,他說,在國外都是由司法和衛福機關共同合作,因為衛福部主要負責醫療部分,戒護部分衛福部實在無能為力,過去衛福部曾向法務部建議很多次,但法務部不願意,現行階段,衛福部只能做好自己的事。
 
但法務部檢察司長王俊力說,監護處分屬於一種保安處分,而非執行徒刑,重點是治療、而非監禁,若由司法機關介入,恐有違反受監護人的人權保障,因此,在同時考量受監護人親友探視的方便性等,現行才會由各地檢署與各醫療院所簽約辦理刑後監護。
 
王俊力說,若醫療院所有戒護困難,可由男性護理師、專業保全人員管理目前法務部並未規劃所謂司法精神病院。矯正署也說,若衛福部在人力戒護上會有困難,矯正署也願意幫忙代訓、指導戒護人員。
 
至於裁定監護處分的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說,涉及司法案件的精神病患與一般精神病患,確實有些不同,至於前者該如何處理,可能跟執行單位法務部、醫療單位衛福部有關,司法院不便表示意見,不過,如果國家資源足夠,給這些精神病患不一樣的處理,或許能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許淑惠、賴又嘉、吳珮如、丁牧群/連線報導)

=====網友意見=====
 
對於是否成立司法精神病院?目前擔任彰化基督教醫院司法精神醫學中心主任王俸鋼醫師也留言提出看法,他認為讓患者能夠回歸社區,是精神科醫師最大的期待,「但是!有暴力犯罪狀況的病患(特別是合併物質濫用),真的與一般病患不同」,並指英國,「在近年開設了很多司法精神病院,但一般的精神病院反而可以縮減的原因之一」、「建議法務部不是在那邊說「這個法條沒有這個機制」就打算做甩手掌櫃」,應該「聯合各專業,開始展開跨領域修法修法,導入最先進的司法精神醫療的概念,才是進步國家該做的事」。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19:27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精障哀歌1】「我先生連活著的權利都沒有」 遇害牙醫妻淚的告白
【精障哀歌2】病監直擊!1秒爆炸 護理師1人顧80人
【精障哀歌3】《蘋果》深入監護治療院所 揭病患鼻酸的虛幻人生
【精障哀歌4】「蘋果日報是我的」 美女「小潔」監護結束無家可歸
【精障哀歌5】她拜鳳梨自稱七仙女 社工嘆監護結束成社會安全漏洞
【精障哀歌6】「只管有沒有吃藥都困難」  3萬病患僅百名社工訪視

有「心魔殺手」之稱的陳姓男子,殺死一對姊妹花關了6年出獄,監護處分卻只執行5個月就出院,接著又殺死1名婦人。資料照片
有「心魔殺手」之稱的陳姓男子,殺死一對姊妹花關了6年出獄,監護處分卻只執行5個月就出院,接著又殺死1名婦人。資料照片

黃聿斐建議設立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避免有攻擊行為的病患攻擊醫療人員及其他病患。許淑惠攝
黃聿斐建議設立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避免有攻擊行為的病患攻擊醫療人員及其他病患。許淑惠攝

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贊同設立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但表示法務部無意願。周永受攝
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贊同設立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但表示法務部無意願。周永受攝

法務部檢察司主任檢察官鄧巧羚表示,法務部目前沒有考慮設立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吳珮如攝
法務部檢察司主任檢察官鄧巧羚表示,法務部目前沒有考慮設立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吳珮如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