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哀歌6】「只管有沒有吃藥都困難」  3萬病患僅百名社工訪視

出版時間:2018/11/29 09:32

台中牙醫師王冠中今年5月莫名遇害,妻子強忍悲痛的堅強,和2年前小燈泡的父母面對女兒慘死,均讓人心疼,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不諱言,目前衛福部列管的精神病患有14萬人,其中嚴重個案達3萬4千人,但負責訪視的社區關懷員(心理衛生社工)只約100人,「就連單純管他有沒有吃藥都很困難」。
 
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台中分會主委林坤賢表示,各界對精神疾病患者應獲得專業治療、進而維護社會安全都有共同的看見,但究竟問題出在那?目前犯保台中分會正邀集各界專家針對精神疾患管制保護和治療,擬定變革白皮書。
 
不要污名化 需找對策亡羊補牢
 
「這是實現對被害人家屬的承諾!」犯保主委、律師林坤賢表示,王冠中牙醫師命案發生後,協會探視王太太,她說她沒有經濟需求,但請求了解、並改變國家對精神疾病患者的管理機制,王太太說,賴姓兇嫌自稱有精神疾病,卻2年沒就醫,如果知道賴男有精神疾病,他們一定會報警處理,就不會發生這起悲劇
 
身為犯保工作者,林坤賢表示,無法對類似案件重複發生卻視而不見,因此召集醫、法、社工、心理等專家,將從近年社會重大矚目個案,了解身心障礙者犯罪比例、精神疾患是否成為嫌犯脫罪的答辯、法院如何認定、服刑結束後,有無避免再犯的機制?
 
林坤賢強調,不要對精神疾病患者污名化,但同時要讓社會免於恐慌,希望找出問題、對策,讓負責的政府部門著手處理,而非出事才想該如何處置,這對家屬是亡羊補牢。
 
3年欲增聘280名社工 卻只募到50人
 
衛福部對列管的精神病患實施「分級照護服務」,依照出院、出監時間長短,分為5級照護,諶立中指出,剛出院的病患較易因沒服藥,出現自殺、復發等風險,列為一級,依照追蹤時間及狀況,經醫療團隊評估級數逐漸降低,至第五級已無須再定期訪視。
 
根據「精神疾病患者社區家訪要點」,一級新收病患須在出院兩周內面訪第1次,前3個月內,每個月要訪視1次,二級則是3個月訪視1次;訪視以家訪或辦公室會談為主、電訪為輔,目前全國屬一、二級的高風險患者,共有3萬4千人,但全台負責訪視的心理衛生社工只有100人。
 
《蘋果》依此估算,平均1名社工要負責340名精神病患,即使這些病患全屬3個月訪視1次即可的二級,1名社工1天仍須面訪4名病患才能在85天全部面訪過一次,更遑論其中還有許多一級病患,以及舟車勞頓耗費的時間,能否全數訪視完成及訪視成效令人質疑。
 
諶立中說,小燈泡案發生後,衛福部啟動社會安全網,預計從今年起,在3年內增聘280名社工,期望讓社工和精神病患比降到1:25,但因社工有一定門檻,因此今年截至目前為止,100名缺額只聘到50人,離1:25的人力目標仍有極大差距。
 
諶立中坦言,分級照護制度雖完善,但因人力不足、若病患住處又偏遠,往往訪視只能淪為關心患者有沒有定時吃藥,久了淪為制式,有時連單純管他有沒有吃藥都很困難。
 
被拒訪才知人死了 專家:司法介入強制回診
 
草屯療養院主治醫師黃聿斐表示,《精神衛生法》中對嚴重精神病患者有「強制社區治療」規定,希望醫師去患者家裡看病人,但病人跑掉看不見或家訪的公衛護理師被拒門外或電訪被掛電話的案例,不勝枚舉。
 
曾有公衛護理師多次家訪碰壁,有一天護理師至個案家中再次訪視,家屬指患者在樓上,拒絕面訪,她堅決一定要看到人,家屬退讓至樓上叫人,才發現患者已死亡多時。
 
黃聿斐強調,如果有法院裁定命令患者必須多久回診就醫,應可讓患者規律就醫,治療效果會更好,她也強調,「不是要強迫他們若違反命令是違法,而是藉法的力量讓他們與醫療更緊密一點,當他們規則治療,精神狀態也會更穩定,更能消弭對個人或社會發生危害的可能性」。
 
宏恩醫院龍安分院社工主任左祖順則認為,就監護處分個案,《保安處分法》在2011年修法,但對結束處分的個案沒有追蹤機制,他認為應比照司法觀護人保護制度或性侵加害人追蹤機制,延續1至5年列管,要求定期每月返診或持續就醫,每季召開評審會議決定解除列管或再度監護或禁戒治療報由法院裁定,另增加相關處理追蹤列管專業人力。
 
法務部:強制追縱無法依據 衛福部:不配合難處罰
 
但法務部檢察司長王俊力指出,執行徒刑結束後,以屬於保安處分的觀護人制度監控,於法無據,況且,受監護人始終都需要賦歸社會,他認為應從建構社會安全網思考,由社政、警政單位留意受監護人出院後的狀況,若廢除最長5年的監護期限,變成長期監護,可能也與人權保障有衝突,法務部尚未朝此方向修法。
 
諶立中則指出,目前不論是刑後監護期滿,或從一般精神病院出院的病患,都由衛福部透過「五級照護」處理,在社會接連發生小燈泡等事件後,是否將犯下殺人重罪的刑後監護者出院後,都列為高風險族群,放在訪視頻繁的一、二級,讓他們能夠持續被輔導關懷,衛福部目前在審慎考慮中。
 
諶立中則表示,醫療只能算是一種輔助或關懷,不是一種監控,監控系統可能要從法務、警政等司法機關建立,至於有聲浪認為是否考慮修法,對不願配合的病患或家屬增訂罰則,諶立中坦言,在台灣執行有難度,「修個法很容易,但同時要有許多配套措施,執行面上有困難」,此部分沒有考慮。(許淑惠、賴又嘉/綜合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0
更新時間:09:32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精障哀歌1】「我先生連活著的權利都沒有」 遇害牙醫妻淚的告白
【精障哀歌2】病監直擊!1秒爆炸 護理師1人顧80人
【精障哀歌3】《蘋果》深入監護治療院所 揭病患鼻酸的虛幻人生
【精障哀歌4】「蘋果日報是我的」 美女「小潔」監護結束無家可歸
【精障哀歌5】她拜鳳梨自稱七仙女 社工嘆監護結束成社會安全漏洞
【精障哀歌7】專家籲設「司法精神病院」 衛福部喊讚、法務部抗拒

草屯療養院主治醫師黃聿斐表示,實務上常發生訪視病患卻找不到人的狀況。許淑惠攝
草屯療養院主治醫師黃聿斐表示,實務上常發生訪視病患卻找不到人的狀況。許淑惠攝

犯保主委林坤賢目前正邀集專家針對精神疾患管制保護和治療,擬定變革白皮書。許淑惠攝
犯保主委林坤賢目前正邀集專家針對精神疾患管制保護和治療,擬定變革白皮書。許淑惠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