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鄭安齊:轉型正義與教育的一道難題

出版時間:2018/12/03 00:04

德國特派員鄭安齊/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台灣近年開始逐漸關注轉型正義工作,而德國的事例往往被拿來借鑑。11月底CNN發表的一份調查報告,卻產生了意外的結果。這份調查,旨在理解「反猶主義」(Antisemitismus)在歐洲的現況,範圍涵蓋了德、奧、英、法、瑞典、波蘭與匈牙利等7國,每個國家各回收約1000份,總計超過7000份的問卷。

數百頁的報告之中,使德國社會驚訝的是關於「大屠殺」(Holocaust)這個字眼的問題。「Holocaust」一字源於「燔祭」(將動物獻祭給神靈),後來轉而表大屠殺之意,並在當代被用以專指針對猶太族群的種族滅絕行為。報告中的提問是:請自評對於「Holocaust」的理解程度(How much would you say you know about the Holocaust?)。德國地區的抽樣問卷中,有約32.3%是「只知道一點點」,「完全沒聽過」的比例則是4.23%。如果依照年齡區分的話,在18至34歲之間的這個群體中,上述兩個選項加起來的比例則超過4成。

CNN的這項調查並非單一現象。根據《南德日報》的後續報導,比勒費爾德大學(Universit?t Bielefeld)的研究指出,許多歷史事件可能在年久之後,因為種種因素或影響,進而造成記憶上的缺口。數據顯示,18%的德國受訪者表示,他們的祖先也許曾經在納粹時期幫助過受難者。然而,史實裡的數字,卻要比這個數據低上千倍。

讓我們把時間往回推,回到18至34歲這個年齡層的人接受教育的時期。10年前,對於歷史教育中討論到納粹的部分,出現過這樣的擔憂——一旦老者逝去,年輕世代不再與當時有直接的聯繫,那麼這段歷史該如何被教授?雖然他們不必再像前一代的青年,當意欲直面歷史時不可避免地會與上一代可能是加害者或袖手旁觀者的身分發生衝突,但他們面對的卻是歷史教育反啟蒙、平板化的問題。

當時的慕尼黑大學心理系,曾在研究中訪談該地的歷史教師。一名教師表示,他們只在冬天安排達浩(Dachau)集中營的參訪,以免「正確的感受」以外的效應出現。《時代周刊》(Die Zeit)則舉了在柏林的學校的例子:在11月9日的「帝國屠殺之夜」(Reichspogromnacht,又稱碎玻璃之夜),教師年復一年的舉行千篇一律的紀念活動,學生被期待表達出某種程度的共感,然而他們早已失去興趣。

轉型正義不僅是一時之間,也不僅是只需要行禮如儀就能完成的工作,而是需要被永續推動,在日常層次活化的議題。即使是轉型工作開始早的德國,只要其中的部分環節——譬如教育出現問題,那麼其結果就有可能是某一個世代的人相對地無感、無知於暴政,並且難以解讀出,歧視性言行的骨子裡,其實帶有納粹的元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