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更新】鈕承澤遭控性侵「我已被判死刑」 被害女子提供物證

517258
出版時間:2018/12/07 22:40

導演鈕承澤(52歲)遭一名女性電影工作人員指控性侵,他今早8點23分從住家前往大安分局,理大光頭、一身藍色裝扮,表情嚴肅看起來很累,似乎徹夜難眠。而約經過2個半小時警訊後,鈕承澤公開面對媒體,表示期待一場公正司法審判,但他看似也忍不住抱怨「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據悉他向警方表示自認與女方互有好感,「是朝著交往的男女朋友」,女方當天自行留下,他以為是好感的表達,事發至今仍欣賞女方,稍晚女方向媒體出示對話截圖打臉他的供詞。

鈕承澤原定今天下午4點應赴北檢說明,但下午3時許,鈕承澤以身體不適,加上離開分局時,與媒體發生衝突拉扯,遭攝影機打到頭,導致他目前情緒不穩為由向檢方請假,希望改期。檢察官要求他下周一上午九點半到案說明。而北檢今也祕密傳被害女子出庭,訊問長達7小時,她已完整說明經過,並提供物證。(特勤中心、法庭中心、即時新聞中心、娛樂中心/台北報導)

22:40 【獨家】鈕承澤被控性侵 北檢已密訊被害人7小時
台北地檢署今天祕密傳喚被害女子出庭,本想同步隔離訊問她與鈕承澤,因他缺席而未達成,但仍以證人身分訊問受害女子,從下午2時許到晚間9時長達7小時,女方已完整說明經過,並提供物證。

21 : 10 李烈會鈕承澤2小時後離去
李烈探視完鈕承澤後離去,問她豆導情緒目前如何?她沒回答走人,還一度走到旁邊的雞肉飯小吃店要買食物給記者們吃,最後快步離開。

17:51【獨家】鈕承澤被攝影機打到頭 檢命下周一出庭
他今向以身體不適向北檢請假,希望改期,最後檢察官要求鈕承澤下周一上午九點半到案說明。

17:05 【最即時專題2】鈕承澤被攝影機打到頭 向檢方請假不出庭
鈕承澤原定下午4點到北檢接受偵訊,但他以身體不適請假,傳出他請假理由是「攝影機打到我的頭」,需要休養。

16:56 李烈再度探視鈕承澤
李烈前來探望鈕承澤,按了門鈴後長嘆一口氣,問她為何嘆氣?她苦笑說:「因為看你們(等)這麼辛苦啊!」有沒有什麼話要跟豆導說?李烈說:「我自己跟他說就可以了。」記者再問她此刻看豆導陷入這種情況心情會否沉重?李烈未再答話直接進電梯。

16:32 豆導製片人呼籲不要再追查女孩
鈕承澤新片《跑馬》劇組解散,製片人劉蔚然表示:「對於近日發生的事件,我們同感悲痛。但此事已進入司法調查階段,希望各位媒體朋友們,站在保護女孩的角度,不要再追查或暴露更多關於女孩的資訊。不希望大家在這件事情上,成為造成女孩二次傷害的幫手。」

15:49 鈕承澤身體不適情緒激動 已向檢方請假不出庭
檢察官開出傳票,通知鈕承澤今天下午4點赴北檢說明,但下午3時許,鈕承澤以身體不適,加上上午完成筆錄離開分局時,與媒體發生衝突拉扯,導致他目前情緒不穩為由,已向檢方請假,希望改期到案說明。

15:30 媒體駐守鈕家獲果汁慰勞
目前仍有大批媒體守候鈕家樓下,鈕承澤託人買現榨果汁請記者喝,大家邊喝邊等。

14:31 鈕承澤:互有好感!被害人出示簡訊打臉:才認識幾天
對於傳出鈕承澤向警方供稱雙方互有好感,女方向《聯合新聞網》出示兩人對話紀錄,可看出24日凌晨鈕承澤傳訊向女方道歉。
 
13:43 鈕承澤:雙方是朝著交往的男女朋友 數度呼吸困難中斷應訊
鈕承澤應訊時情緒激動,數度感到呼吸困難,導致警詢中斷。他向警方表示,他自認雙方互有好感,「是朝著交往的男女朋友」,且當天是女方自行留下,他認為就是好感的表達,事發至今,他仍然欣賞女方,但不曉得彼此在那個時刻的認知是不同的。

13:00 鈕承澤情緒失控 掙扎半小時才公開受訪
鈕承澤上午在胡原龍律師陪同下搭車走進大安分局,因現場媒體人數過多,造成場面混亂,鈕承澤面目猙獰,一路遭推擠扶牆,被擠進偵訊室,經2小時問訊後,鈕考量媒體超乎他預期來得多,一度不願公開面對媒體,掙扎了30分鐘,經律師開導,認為應出面說明交代,便倉促發表1分鐘的聲明,鞠躬快閃離開。

12:22 「被公審」火了!鈕承澤為甩媒體 踹垃圾桶推記者
鈕承澤結束訊問,對媒體鞠躬之後隨即快步要離開大安分局,有媒體上前追問時,過程中鈕承澤不知是憤怒還是不小心踢到一旁的垃圾桶,也可能急於離開現場還出現推擠動作,甚至出手推記者,最後鈕承澤迅速上車離開。

11:22 訊問150分鐘嚴肅自稱已經死了
鈕承澤在進行約2個半小時訊問後步出警局,面對記者回應:「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靜待調查結果,並且相信期待,這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在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接著深深鞠躬後離去直奔住家,依然被大批媒體追逐,他進門前再度朝媒體一鞠躬才關門。

11:20 檢要鈕承澤下午赴北檢說明 可能下場是這樣
律師指出,因鈕承澤涉犯性侵重罪,在警局做完筆錄後,很可能會被移送至台北地檢署複訊,至於檢方複訊後,可能會有請回、限制住居、或交保等處分,如果認為鈕承澤涉有重嫌,且有逃亡、串證之虞也可能向法院聲押,但因鈕是主動到案說明,因此聲押的機率不高。

9:23 【獨家自囚實錄】鈕承澤36H惶恐踱步菸不離手 拿什麼臉見老母
鈕承澤今天早上跨出家門去大安分局,那再普通不過的一步,可能是他活了52年來最滯礙難行的一步。前晚,他在客廳跺步,再到天台跺步,再回客廳跺步…手中的菸沒斷過,腦子不斷亂轉,可始終想不出怎麼辦,他像犯錯準備挨打的孩子,緊張得要命,怎麼對當事人交代?怎麼面對老母?怎麼想像演藝圈甚或社會大眾從此如何看待他?

9:19 鈕承澤出面幕後轉折 與他促膝長談立下「四個一定」
前晚鈕承澤打了一通電話給他認識40多年的律師老友胡原龍,問他該怎麼辦,2人見面後決定「誠實面對、絕不逃避、更不能傷害女生」,如果有誤會要解釋清楚,因為老友的分析,才讓鈕承澤放下心中的石頭。據了解,胡原龍還告訴鈕承澤到警局要堅持「四個一定」:一定走大門、一定不遮掩、一定被拍到、一定會面對。

8:43 媒體推擠寸步難行沉默進警局
抵達大安分局後,因為同樣有大批媒體駐守,一見鈕承澤,也希望他能透過鏡頭,解釋對於遭指控性侵的事實,和為何連續多日閉關家中,也不願面對鏡頭,說明案情的理由。不過因媒體數量太多,互相推擠,當時場面一度相當失控,還有人大喊「不要推了」情況非常混亂。
 
不過果然是見過大場面的豆導,即便遭到性侵指控、大批媒體包圍,他進入分局前,被捕捉到的照片依舊是鎮定神色搭配「一抹微笑」,也讓人確實想不透,此刻他真正的心情,究竟是什麼。

8:23 理大光頭一抹微笑「讓我去大安分局吧」
今日早上8點23分,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看得出來,一出門時鈕承澤表情嚴肅,看起來神情疲憊,似乎整晚徹夜難眠。而他看到大批記者守在門口,就連要上車也是寸步難行,他這時面露無奈微笑,面對記者不斷提問僅討饒:「讓我去大安分局吧。」便快步坐搭車離去,
 
雖然鈕承澤住家在東區,到大安分局車程約10多分鐘。但似乎不願太早面對媒體,他拖到直到8點多才出門。

1:35 又有波霸女揭鈕承澤邀進家門 「把手伸進我衣服裡」
昨晚又有1名自稱受害者的K小姐,以剪影的形式上《54新觀點》指控曾被鈕承澤在大安森林公園搭訕,曾2次受邀去他家,她說在小酌以後,他開始想要親吻她,摸她,還把手伸進她衣服裡面,她之後表達拒絕後2人就斷了聯絡,「以我對男人的直覺,我覺得他只是性的需求」。
 
【案情始末】
據悉,性侵案事發在選舉日當天(11月24日)凌晨2時許,當時女工作人員獨自留在工作室,酒酣耳熱之際,鈕承澤不斷稱讚她長得漂亮,出其不意伸出狼爪,霸王硬上弓,女工作人員被性侵後蜷縮在沙發上,不停哭泣,鈕承澤知道自己闖下大禍,不斷向女工作人員道歉,但被害女完全聽不下,拿起衣物奪門而出,隔天在室友的陪同下到台北市警局婦幼隊報案。
 
據了解,案發當晚,被害人回到住處就向室友哭訴,在室友的陪同下,前往台北市婦幼隊報案,當時僅說遭人性侵,因驚魂未定無法說出加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鈕承澤,也仍未提供相關證物,由於筆錄製作並不完整,警方通知被害人先行驗傷後再來婦幼隊製作筆錄。

鈕承澤的友人又說,當被害人報案時,鈕承澤已被轉告,鈕承澤驚覺事態嚴重,不斷傳訊息向被害人道歉,希望能息事寧人。但被害人掌握到有利證據後,已於5日下午再次至婦幼隊做筆錄,也提出驗傷單、鈕承澤簡訊道歉截圖等證物給警方,並正式提告。

鈕承澤​昨晚終於發出聲明,表示:「昨晚至今,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無法入睡,精神狀態極差… 但我不會逃避。該我承擔的責任,我一定會勇於面對,絕不逃避。 明早八點半我會主動前往大安分局說明事件經過。」自囚36小時後,他果然於今早8點多步出家門,前往警局說明。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最即時專題6】它翻出鈕承澤強暴戲片段 電視台小編自誇「預知類古裝劇」
【獨家自囚實錄】鈕承澤36H惶恐踱步菸不離手 拿什麼臉見老母
【最即時專題5】鈕承澤出面幕後轉折 與他促膝長談立下「四個一定」

鈕承澤經過約2個半小時警訊後,臉色沉重步出警局。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經過約2個半小時警訊後,臉色沉重步出警局。特勤中心攝

李烈再度來探視鈕承澤。特勤中心攝
李烈再度來探視鈕承澤。特勤中心攝

李烈探視完鈕承澤後離去。特勤中心攝
李烈探視完鈕承澤後離去。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說完後深深鞠躬但未道歉。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說完後深深鞠躬但未道歉。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今早離家時露出一抹微笑,表示「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今早離家時露出一抹微笑,表示「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理大光頭、穿著一身藍色裝扮,被媒體包圍著,對記者提問僅簡單說:「讓我去大安分局吧。」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抵達警局後被大批媒體推擠。葉志明攝
鈕承澤抵達警局後被大批媒體推擠。葉志明攝

大批媒體在大安分局外堵鈕承澤。特勤中心攝
大批媒體在大安分局外堵鈕承澤。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家樓下一早擠滿守候的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家樓下一早擠滿守候的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抵大安分局,湧入大批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抵大安分局,湧入大批媒體。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從大安分局返家,一就被大批媒體包圍。特勤中心攝
鈕承澤從大安分局返家,一就被大批媒體包圍。特勤中心攝

記者今早守候在鈕承澤家門前。
記者今早守候在鈕承澤家門前。

許多網友關心此案,在《蘋果》粉絲團討論很熱烈。
許多網友關心此案,在《蘋果》粉絲團討論很熱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