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提高我國警察國際能見度的「嘩時代」交通判決!?

2781
出版時間:2018/12/07 10:28
法國男子酒駕拒測挨罰9萬元,法官認為員警未用外語告知處罰金額等處分,判決免罰,警界一片嘩然。資料照片
法國男子酒駕拒測挨罰9萬元,法官認為員警未用外語告知處罰金額等處分,判決免罰,警界一片嘩然。資料照片

吳志勇/中央警察大學博士生
 
今年11月20日臺灣基隆地方法院行政訴訟作出劃時代的判決(107年度交字第20號),一舉將我國警察推向國際化。
 
其判決事實認為:原告(法國人)於民國106年10月間,騎乘機車交通違規遭基隆市警察局舉發,認為原告有酒後駕車嫌疑,經以中文完整告知拒絕酒測之法律效果,復以「英文」告知拒測之部分法律效果(無法苛責第一線警察同仁),原告之規避行為經執勤員警認定為拒絕酒測,隨即依規定製單舉發酒駕拒測;案經原告不服提起申訴、行政訴訟,俟本案法官判決理由以:員警既未以「外語」告知原告拒絕酒測之「處新臺幣9 萬元罰鍰」法律效果,即不得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規定裁處原告罰鍰9萬元……;此判決一出,警界一片嘩然,令人驚訝之處,不在於告知拒絕酒測之法律效果,而在未以「外語」為告知拒絕酒測之法律效果。
 
本案可分成二部分來討論,一、權利告知之法律性質:表示行為分為形式意義之觀念通知,與實質意義之意思表示,前者有採發信主義(如《公司法》第172條股東會召集通知、《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5條第4項之通知),後者有採到達主義(《民法》第95條非對話的意思表示)及了解主義(《民法》第94條對話的意思表示)。
 
權利告知為正當法律程序的一環,源自於不自證己罪的上位概念,然而,是否得當然解釋為:警察向酒駕者之權利告知為對話意思表示,是有疑問的,且滯礙難行,換言之,若皆採對話意思表示的說法,則對於酒駕已達泥醉、無行為能力之人,如何判斷其確實了解權利告知意義,於此情形所為之選擇拒絕酒測,於清醒後再依無行為能力者無責任能力之罪責原則,否認拒絕酒測之意思表示,此種說法顯不可採。因此權利告知應為觀念通知,只要形式意義的宣達法律規定之內容即可,非當然要求被權利告知者了解後始生法律效果。
 
二、「告知後處罰」要件之性質為何?若從阻卻違法的角度而言,酒駕行為,除有正當防衛、緊急避難、依法令行為等可阻卻違法外,權利告知之存否,並不會改變酒駕事實之違法性;再從阻卻責任的角度,違法事實存在後,因法定事由(責任條件、責任能力等)的存在而變更原有法律效果,本案酒駕取締之權利告知應為此例。
 
綜合上述的分析,筆者粗淺的認為:本案警察既已依《道交條例》第92條第4項授權訂定之統一裁罰基準及處理細則第19條之2第5項:「汽車駕駛人拒絕配合實施本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檢測者,應依下列規定處理:一、告知拒絕檢測之法律效果,依本條例第35條第4項製單舉發。……」規定辦理,已盡告知拒絕酒測之法律效果觀念通知之義務,即達成原判決所示「告知後處罰」之要件,至於被取締者是否了解權利告知內容,並非法律強制義務。
 
為回應並正視本案判決法官之期許我國警察成為國際化的警察,並堅守人權立國之政策,杜絕無謂爭執,相關機關的因應作法,筆者建議如下:1.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市區監理所部分:對本案提起上訴,以確認「告知」外國人酒駕拒測之法律效果,是否應以「外語」告知始生告知效力,尋求統一法律見解。
 
2.內政部警政署部分:鑑於有關《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取締酒駕案件之相關司法判決中,自形成「告知後處罰」之要件後,所產生警察工作的重大道德危機,即取締酒駕勤務時,雖形式上符合各項取締作為,但在告知事項有意或無意的缺漏,即可達到免除被取締者該缺漏部分的處罰;為避免此情形發生,並提升我國警察國際化人權保障形象,應在相關網站上,就警察職權上應先行告知人民之事項,例如《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等,預錄各國語言聲音檔及文字檔,供民眾或警察同仁適時使用,並要求執行交通取締的同仁隨身攜帶書面英文版的告知事項備用。
 
3.法院判決部分:仿新加坡做法,除以中文判決外,為彰顯我國判決重視人權保護形象,擴及外國人,提升我國人權評價,應同時附上外文判決書,提高國際能見度。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