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食公投映現全球政經三難困境

出版時間:2018/12/10 00:07

董凱勝/檢察事務官

「反核食公投」高票過關,行政院表示尊重民意,日本則對此深感遺憾;外相河野太郎直言台灣難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還不排除向WTO(世界貿易組織)提告。由於今年2月底,WTO針對韓國相類的產品禁令,已裁定韓國敗訴(上訴中);僅就部分特定產品管制的韓國尚且如此,無怪乎已有學者預言,全面管制的台灣恐亦在劫難逃。

身為自由世界的成員,我們珍惜民主與國家主權;但在經濟全球化的今日,卻又不得不簽署一份份貿易協定,將資本與商品的自由流動視為理所當然。而多數人也都同意,國家在公共衛生安全方面應可自主決定監管標準;只是當國內管制標準與他國相異,難免會與國際貿易規則產生緊張;在經濟利益與健康風險之間,又該如何做出價值取捨?

WTO允許國家以公衛安全為由,施行違反貿易規則中一般義務的法規;但這些法規不能採取恣意的差別待遇,也絕不能是保護主義的偽裝。WTO的《食品衛生檢驗與動植物檢疫措施協定》(SPS協定)認同國家有權採取措施,保護人類與動植物的生命健康;但這些措施必須遵從國際標準,或基於「科學原理」的風險評估,否則便屬違規。

福島核災迄今已7年,撇開爭訟中的韓國,除台灣與中國仍對災區所有食品全面禁止外,各國多已漸次鬆綁;向以嚴謹法規著稱的歐盟亦全面開放,只要求檢附輻射檢驗證明。然而,回想上個世紀末的「荷爾蒙牛肉禁令案」,歐盟可不像現在這麼好商量;今昔對照,倒也頗有啟發。

在消費者團體強力施壓下,1989年施行的歐盟禁令,實質禁絕了美國對歐洲的牛肉出口。彼時雖無具體證據證明生長激素會對健康造成威脅,但歐盟採納WTO未明文規定的「預警原則」:允許國家在沒有確切科學結論的情況下,採取較為審慎的作為,它的實際效果則是倒置舉證責任。以核食議題為例,此原則要求決策者追問的並非:「有無證據顯示核災區食品有害健康?」而是「可以合理確認那些食品果真無害嗎?」

如此嚴格的監管,美國當然難以接受,遂聯合加拿大於1996年向WTO提出控訴。WTO於1997年即以歐盟禁令風險評估之科學證據不足,違反國際貿易規定,判決歐盟敗訴;案經上訴,WTO於1998年仍認定歐盟違法。

但敗訴又如何?歐盟於1999年宣布已完成風險評估,仍維持禁令;美國以此為由向WTO申請授權報復1億1680萬美元。報復實施後,歐盟又於2000年、2002年進行了2次風險評估檢討,結論仍維持原禁令;2005年甚至反過來向WTO控訴美、加的報復措施。最後,美歐雙方終於2009年達成和解,雙方協議分階段檢討:歐盟賠償美國,提供不含生長激素之牛肉免關稅進口;美國則逐年解除對歐盟的報復措施。換言之,寧願冒著遭美國報復的風險,歐盟直到今天都沒有遵守WTO就該案的裁判。

丹尼‧羅德里克在《全球化矛盾:民主與世界經濟的未來》指出,我們無法同時追求民主、國家自決與深度全球化,頂多只能三者取其二。若要深度全球化與民主政治,就必須放棄民族國家;若欲保有民族國家,又要深度全球化,那就必須抑制民主;若想結合民主與民族國家,便只能向深度全球化告別。反核食公投所凸顯的,正是世界政經此般三難困境。「民主與國家自決應當放在超全球化之上,民主國家有權保護自己的社會安排,而這項權利一旦與全球經濟的要求出現衝突,必須讓步的應該是後者。」羅德里克的結論是否正是台灣的抉擇?而日本又聽得進去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