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印度】鄭欣娓:印度博帕爾事件34周年的省思

出版時間:2018/12/10 00:08

印度特派員:鄭欣娓/尼赫魯大學婦女研究所博士生

那是一個無風的冬日深夜。印度中部城市博帕爾(Bhopal)一處貧民社區的居民同時在半夢半醒間感受到一陣強烈的頭痛與暈眩,嗆人的氣味衝入鼻孔、燒灼口腔,不尋常的濃重煙霧刺痛眼球。驚醒過來的人們還來不及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便只管踉蹌著往外逃命。眾人倉皇地驚叫、推擠,有人逃到一半頹然倒地,可能是突然看不見了,可能是半途失去了意識,也可能是被早一步橫倒在路上的遺體絆倒了,總之他們是再也無力向前了。

當然,也有人打從一開始就沒能清醒過來。

將近3000人死亡。這幾乎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

1984年12月3日凌晨,美國聯合碳化物(Union Carbide)公司設於博帕爾的農藥工廠發生氰化物外洩事故,廠區內一個儲氣罐因滲水而氣壓遽升,最終導致罐壁不堪負荷,罐內含有劇毒的化學物質倏地大量外洩。毒氣伴隨濃濃煙霧飄散至鄰近社區,瞬間奪走近3000條人命、至少8000人在往後的幾周內接連喪生;就連事發當時正巧搭乘火車路過的旅客,也逃不過在車廂內枉死的命運。

醫院裡一團混亂。不斷哀號的傷患持續湧入,醫生和護理人員束手無策,因為他們從沒應付過這麼大規模的突發狀況,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救治氰化物中毒的傷患。

然後是如鬼魅般揮之不去的後遺症──在這場災難中倖存下來的人,自此飽受因污染引發的癌症、呼吸道疾病、眼疾、皮膚病或終身殘廢的折磨,傷亡人數至今已累積超過60萬人。數十噸遺留在廠房內的化學廢棄物迄今沒人善後,有毒物質於是一點一滴滲入土壤與地下水、一點一滴被人體吸收;變異的基因繼續傳到下一代、下下一代,孩子們雖未曾親身經歷30多年前那有如人間煉獄般的一夜,煉獄的記號卻狠狠烙印在他們或畸形、或殘缺、或發育遲緩的小身軀上。

而遭化學污染破壞殆盡的環境,則已再無完全修復的可能。

聯碳工廠在1969年風光落成的時候,曾是博帕爾躋身現代化發展都市之林的寄託,孰料博帕爾最終迎來的,卻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工業意外。「意外」說到底其實是人為造成,調查報告將毒氣外洩的責任歸咎於維修工人操作失當,然若進一步追究,聯碳為節省成本而縮減安全管理上的開支,恐怕才是釀成大禍的根本原因。

事發後,聯碳以平均分配下來1人僅2萬5000盧比(折合約台幣1萬元)的賠償金打發受害者,旋即拍拍屁股走人──「這個數目對印度人來說已經夠好了!」後來併購聯碳的陶氏化學(Dow Chemical)發言人這麼說。至於聯碳的美籍負責人安德森(Warren Anderson)當年則是在遭逮捕歸案幾個鐘頭後便旋風獲釋、離境,自此,印度法院所有後續判決都彷彿與此人無關,直到他4年前在美國以92歲的高壽過世。

34年前,工業化發展在博帕爾留下無法磨滅的傷痛。30餘年來,全球現代化的腳步未曾停下,打著經濟發展大旗的印度政府不但張開雙臂歡迎跨國企業設廠投資,更計劃沿著海岸線建設一座又一座的核電廠。

只是,博帕爾事件受害者滿是病痛的身體,卻好像不斷地在向大眾質問:如今的我們,真確信自己已有足夠的能力,去應付再一次可能的突發性大規模災難了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