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君:反省加害體制才能轉型共生

出版時間:2018/12/12 00:01

李淑君/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

12月10日人權日當天,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原本預定排審有關「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單位預算,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全面杯葛代理主委楊翠上台報告,並於會議中推倒會議桌、舉牌抗議、強行拉走代理主委楊翠座椅等等粗暴行徑,已經違反民主價值的基本原則。 

國民黨在此會議中的行徑,很明顯地是一場政治勢力的角力,而轉型正義與主委任命等程序問題只是遮蔽政治角力的一種包裝。黃長玲、吳乃德等人都指出轉型正義工作3個重要的部分是:「面對受害者、面對加害者以及面對歷史」,而在處置加害者、賠償受害者與歷史記憶保存的3項任務中,最艱難的就是處置加害者以及對加害系統的反省。

從國民黨立委賴士葆等人提案廢止《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將促轉會貼上「東廠」標籤、暗示促轉會是從仇恨出發、指稱《促轉條例》跟《不當黨產條例》是「父子」等等言論,都可以看出來國民黨黨團對於轉型正義工程的拒斥。

國民黨對於轉型正義的拒斥、拒絕對威權過往的反省,當然都與當下的政治利害關係有所關聯。國民黨從政治勢力、文化象徵、經濟利益等都繼承威權歷史的遺緒,也就是說國民黨在今天掌握的政治位置、主導台灣社會的精神結構、握有的政黨政治力量皆與過往的歷史繼承無法進行切割。此威權遺緒影響至今,那麼,在此條件下,若清理與反思加害系統會對既有的政治勢力與政治版圖造成多少威脅?這些盤根錯節的歷史繼承與當下利益交錯,使得要求國民黨對於歷史的反省更加困難,轉型正義亦可能影響其「政治合理性」而心生抗拒。

國民黨在歷史責任上,今日必須對台灣社會清楚交代實施《戒嚴法》、《懲治叛亂條例》、《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時期,所涉及的軍事機關審判有多少不當審判?必須清楚公布《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中,因被逮捕而沒收的財產何去何從?這些利益分配如何影響至今?必須讓社會大眾知道多少體制協力者今天佔據高位?

正如同葉虹靈在「各國的轉型正義工作」一文指出台灣「許多加害者或體制協力者,仍繼續優游於民主化後的政府。我們不知道如今佔據廟堂的顯要高官,當年擔任『細胞』或『職業學生』時,究竟是因熱血救國,還是出於個人前途考量而犧牲黑名單份子的歸鄉之途。」有多少體制協力者、多少不當利益分配遺留至今天的政治權力結構,可以看到歷史遺緒如何影響今日的政治利益與政治力量,若揭露歷史牽涉到當下政治利益,勢必影響國民黨的選舉版圖與政治合理性與合法性。 

吳乃德在「服從權威是邪惡的根源嗎?」一文指出轉型正義不能只是一項行政措施,必須是從歷史反省中建立民主文化的文化反省運動。因此對於加害系統有深切反省,才能釐清當下的政治判斷。然而,國民黨從過往威權政治獲得利益、政治版圖與政治勢力,對「加害系統進行反省」勢必會牽涉到威權時期遺留至今的政治利益,以及此利益影響的政治勢力,而造成威權體制反思的困難。因此,釐清威權體制究竟哪些團體哪些人成為得利團體,並背負歷史責任,才能釐清當下哪些政治勢力是過往威權之繼承,才能達到轉型與共生的可能。

然而,要達到轉型與共生必須台灣整體社會努力,整體社會必須勇於面對轉型過程與政治揭露會有的疼痛與不安。波蘭作家維特多‧沙博爾夫斯基在《跳舞的熊》中以被豢養、被訓練跳舞表演的熊隱喻轉型的艱難。「跳舞的熊」自小鼻子被套上控制方向的鼻環,時間一久,熊會把鼻環當成自己鼻子的一部分。若某一天鼻環被取下而重獲自由時,沒有鼻環,跳舞的熊反而不知道要怎麼活,因為突來的自由反而讓牠覺得是威脅,而比起疼痛,被奴役的熊更害怕自由。

這隱喻也恰如今日台灣,台灣社會應該正視轉型過程會有的疼痛,挖掘多少威權遺緒深藏在社會中;多少政治上的無意識成為思考的惰性,有責任挖掘加害體制的影響,並拒絕將鼻環內化為自身身體的一部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