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伯芬:台灣有機會迎向教育無償化嗎

出版時間:2018/12/12 00:04

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邁向2020年之際,為了彌補教育商品化所帶來的國力損傷,日本政府終於痛定思痛,進行生產與創造人才改革,這項被日本政府稱之為「造人革命」的主軸在於教育無償化,即提供免費教育的理念。  

年輕世代養不起小孩,是生育率低下的主因之一。日本政府全面實施「育兒安心計畫」,以3至5歲幼兒為招生對象的幼稚園、保育托兒所、幼兒園實施免費教育制度。另外,設定托育費用上限,減低民眾養兒育女的負擔。

日本在面臨高齡化勞動人口下降之外,必須嚴肅面對勞動素質低落的現實。政府對於高等教育投入經費僅佔國民所得0.5%,私部門投入高等教育經費則為1.0%。高學費使得高等教育就學率僅有62%,低於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平均的70%。過去日本一向自視為亞洲經濟奇蹟的領頭雁,現在高等教育普及率早已落後於亞洲四小龍及中國。

為了減輕國民學費負擔,日本政府推出兩個條件式的學費無償化方案。第一是年收入未達590萬日圓家庭高中免學費政策;第二是大學學費有條件減免方案,只問學生入學意願而不論成績,只要是家庭年收入未達270萬日圓家庭的清寒子女都可以獲得學費減免,國立大學免學費,私立大學可獲得一定額度的學費減免。同時還推出給付型獎學金,補充清寒子女就學生活費用,但是附帶條件為清寒子女入學之後的成績要求必須在前四分之三。

少子女化真的是教育危機嗎?生源減少,教育資源不減,自然可達成高等教育無償化的目標。但是台灣卻形成學校擴張、生源減少,學費卻不斷調漲的反市場化怪現象。

雖然生源減少,托兒費用卻年年調漲,2000年到2016年之間,托兒經費佔家庭可支配所得從15.6%提高到24%;公立托兒所僧多粥少,費用從6000元漲至8313元,漲幅高達39%,佔家庭可支配所得來到11%。政府雖然號稱「準公共化」保母或私托照顧,一般家庭每月補助定額6000元,仍無法降低每月動輒萬餘元托育費的家庭負擔,只是徒增國庫赤字。

高等教育經費使用更離譜,台灣投入高等教育經費佔國民所得0.8%,遠低於OECD國家平均1.2%,卻被挪用於國立大學校地、校舍擴張,面對生源減少,教育部應重新檢討大學圈地政策,進行教育資源有效再利用。另外,教育部假評鑑之名巧立外圍民間組織,豢養民間評鑑組織以及退休學官,使得大學各類評鑑總數竟高達42項。大量附著於假績效主義的大學治理蠹蟲,蠶食有限的公共資源。

教育經費應用於改善師資以及支援貧困家庭學生就學,穩定師資就業市場,改善對於年輕教師專案、兼任聘用制;檢討現行學費補貼身分別認定,取消免學費特權階級,以獎學金取代學貸,確保低社經家庭子女就學機會平等。 

教育與勞動力的質量息息相關,托育商品化造成生育率節節下降,公共平價托育才是提升生育率、增加勞動力良方;高等教育市場化造成教學品質惡化,合理而穩定的教師僱傭制度才能降低人才外流,配套的就學支援系統才能保障弱勢學生安心學習。

台灣教育改革牛步化,如果教育部諸官員仍尸位素餐,民眾只能等待1年後再用選票教訓一次執政黨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