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瞿欣怡專欄:用時間養成一座城

出版時間:2018/12/15 00:15

主題:港都夜語

瞿欣怡/作家

我最討厭人家說高雄又醜又老。在我這個天龍國人眼中,高雄明明又美又時髦,高雄人直率有個性,他們說話不藏綿裡針,直來直往不記仇。高雄從市容到市民,都爽朗明快。

我大學時認識幾個高雄來的朋友。有雄中畢業很耿直的傢伙,看我們作弊得亂七八糟,他一臉不屑,把桌椅搬到最後一排,楚河漢界來著。雖然我也是被瞧不起的作弊鬼,卻覺得他很酷。

後來認識高雄來的學姊,她為了把我拐進人丁單薄的書評社,每天陪我去看夜景、請吃消夜。一年份消夜的交情,是可以持續一輩子的。學姊畢業沒多久就回高雄嫁人,從此,我對高雄有了牽掛,每年總要去探望她。我會搭四小時的火車晃到高雄,學姊再開著紅色二手嘉年華來火車站接我,後來我聽說高雄人總是這樣,朋友來了,一定到車站接送。

我們開車去西子灣看夕陽,我還假掰帶了《戀戀風塵》的卡帶,聲音放得老大,把車門打開吹海風,掉幾滴淚憑弔青春。現在說起真是土得好丟臉,當年有車開有卡帶聽可是超拉風啊!我們也常到旗津坐渡輪吃海產,年輕人的胃是無底洞,滿滿一桌螃蟹大蝦,我們掃個精光。後來更愛上胡椒蝦,不知道為什麼,高雄的胡椒蝦特別豪邁夠味。

漸漸年長後,我去高雄不再只是為了學姊,而是為了工作。學姊依舊會來接我,但總有些什麼改變了,不用聽悲傷的卡帶都能嘗到人生的苦。人老了,城市卻變年輕了,惡臭的愛河變得嬌媚,新地標不斷出現。我在新總圖演講完,學姊特地帶我到頂樓散步,滿臉驕傲。

最近幾年,我的高雄之旅還多了看表演。五月天的世運主場館萬人齊聚、至德堂日本寶塚劇團的千秋樂演出,到最近的萬芳巨蛋演出。每次到高雄,都會很驚訝這座城市的改變,從舊台鐵到新高鐵,從市中心到左營站,也許高雄人天天生活其中,看不出城市的巨大改變,我一年一訪,親眼見著高雄從灰撲撲工業城,變成一座有趣的城市。

上個禮拜到高雄巨蛋聽萬芳時,特別留了半天去衛武營。整個營區的硬體規劃與軟體安放,都讓我這個所謂的「天龍人」羨慕。更別提衛武營的所在地是鳳山,二十年前到鳳山採訪時,走出火車站只有稀疏店家,典型的台灣小城,是個土姑娘,如今卻長成國際名模。

台北因為腹地限制,失去了探險的可能,高雄卻充滿希望。偉大城市的養成本來就不可能速成,高雄的基礎建設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交給時間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瞿欣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