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歸XX」後,你還記得他的生日嗎

出版時間:2018/12/19 09:38

吳傳立/金融從業人員

昨天很早就起床了。滑著手機,我看到人稱枝伯的林樹枝老先生昨天生日。不過就是兩周前,我在捷運上驚鴻一瞥,看見喝得滿臉通紅的林老先生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怕自己認錯人,我還特地上他的臉書比對當天照片裡的穿著;確實是他無誤。
 
我其實很想上前向他敬禮,可是又怕驚擾、又怕唐突,也就算了。
 
一個人的品格高低可以有太多的面向的評斷,我與林老先生素昧平生,見了他又為什麼這麼激動?因為我知道我一輩子也不會有他的道德勇氣。
 
74歲的他,25歲的時候就因為批評中國國民黨而坐牢;被刑求之慘,那也就無須多說了。如果是我,第一次憑著盲目的勇氣批判獨裁也許有可能,但是在慘遭整治之後,33歲的時候,竟還能有勇氣協助美麗島事件裡的施明德逃亡,並且再度因此入獄?那是我萬萬做不到的事情。
 
大約是5年前,我看見林老先生在臉書上宣傳他自己寫的書,並且說,賣書籌得的款項要用來做人工膝關節之類的,顯然他的手頭並不寬裕。昨天,生日當天,他在的臉書上說自己已經高齡74,人生去了五分之四,可是別說是他心心念念的台灣獨立了,甚至不知何時才能盼到轉型正義?網友祝福他生日快樂、向他問好,他說至今夜裡仍然時常惡夢,被刑求的惡夢嚇醒。
 
我真的無法想像那是怎樣的絕望人生。
 
在我的定義裡,香港就已經是一種地獄了,更不要說是東突厥斯坦(也就是新疆)的那種集中營、或是西藏那種150多個藏人自焚抗議的地獄了。但是在旁人的眼中,香港是一個還不錯的萬象之都,新疆有一望無際的沙漠可以開車衝沙、西藏則是一個值得一遊的壯闊高原。
 
就這樣,中華民國人只會跟你說「民主可以當飯吃嗎」、「政治歸政治,XX歸XX,拜託你不別這樣像個憂鬱症的政治狂」。
 
我知道自己對於政治太認真、而周遭並沒有人真的想聽,所以平時我盡可能不去主動提那些嚴肅的事情;但總有一些例外;當我不小心太過認真地對著並不想聽的人訴說那些嚴肅的思考時,周遭那種看著絮絮叨叨的我像是看著一個神經病、戲謔但其實並無惡意的眼神,對我而言已是不可承受之重。
 
那麼,枝伯呢?為了對抗獨裁政權,他怎樣燃燒了自己的人生?而這個世界回報他的,卻是無盡的黑暗!
 
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和這個世界的主流這麼格格不入,到了一種讓我這麼痛苦的地步。那麼枝伯呢?還有無數個為了台灣民主犧牲的前輩呢?他們到底是如何地死不瞑目、又或者活在怎樣的痛苦裡?
 
而我們這一輩,無力喚醒台灣人、更無力改變台灣的命運。老一輩的人衝破了戒嚴,而我們這一輩的人竟然眼看著要把我們的子女送進中國的獨裁統治?
 
別跟我說什麼「誰要和中國統一」了。你把選票投給那個主張被中國統一的中國國民黨,卻告訴我你不想要和中國統一?
 
老婆女兒洗澡的時候,我很努力地要自己靜下心來彈琴。目的很清楚,就只是要轉移注意力、不要讓自己一直關心那些讓人痛心疾首的政治現況、不要去擔心不久將來的地獄。呼籲那些是沒有用的,人家只是把你當成神經病而已。
 
可是真的很難做到。越是想要靜心彈琴,越是心浮氣躁。
 
洗好澡的柔妹來找我撒嬌,想找我玩,我說柔妹等一下,把拔在寫文章,祝一個重要的人生日快樂,讓把拔抱抱你,然後你讓把拔把文章寫完。
 
其實,我能做到的,就只是紅著眼眶抱抱女兒罷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