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講立場,不問是非──台灣恐未真正擺脫威權幽靈的價值糾纏

出版時間:2018/12/19 20:20

吳佳鴻/自由作家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於12月17日提出「半年工作報告」,報告中指出促轉會在「還原歷史真相」工程中,已陸續拜會了威權統治時期各個重要的情治警政機關、協調檔案移轉以及加速機密檔案的解密,並規劃建立所謂的「加害者資料庫」,以破除台灣轉型正義長期以來「只有受害者,而沒有加害者」的困境。對於「平復司法不法」之工程,促轉會也將威權時期共2775件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以此平反白恐時期的眾多政治受難者「遲來的正義」。
 
並且,針對「威權不義遺址」的轉型(如中正紀念堂),促轉會也提出了5點轉型原則,5點原則分別為:「解除現存地景的威權性格」、「銘記從威權統治到挑戰威權的歷史軌跡」、「推動人權、民主、法治相關研究調查與普及公民教育」、「規劃能夠有效履行以上原則所列舉職能的組織或架構」及「修法過程中,應有回應轉型正義工作的過渡措施」。而有關是否應撤除中正紀念堂之三軍儀隊,促轉會則表示將與文化部、國防部協商,委員尤伯祥也指出,促轉條例第5條明定:「出現於公共建築或場所之紀念、緬懷威權統治者之象徵,應予移除、改名」,促轉會未來將朝向公共與開放之概念,改寫威權空間的意涵。
 
對於上述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之工作報告,筆者認為其皆為台灣邁向成熟民主政體、確立對人權之價值觀的必經道路,台灣若自詡為一個崇尚民主人權的國家,當然應該舉雙手贊成。然而中國國民黨籍立委賴士葆先生卻於立法院提出增列議案,欲廢除《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他指出對於威權事件的加害者以及檔案解密,透過《檔案法》處理即可,至於受害者名譽和權利恢復,則可以透過《228補償條例》擴大處理,不需要另外成立一個「東廠」。
 
針對上述賴士葆委員的說法,筆者認為其恐怕是完全不了解何謂轉型正義價值之核心內涵,才會有如此荒謬之論述產生。以下,筆者將對於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之概念做一個概述,藉此來釐清轉型正義做為一威權過渡到民主政體的必經道路,其價值究竟為何?
 
轉型(Transition)蘊含的其實是對正義觀念之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一個國家由威權政體轉型為民主政體(民主化,Democratization)的過程中,如何確立對正義之價值觀,並重新肯定人性尊嚴(Human Dignity)為國家社會之核心價值。透過確認轉型期法律之正義典範,以此面對過去威權時期執法時所產生之惡,以及其所遺留下之負面遺產。並透過確立其正義典範價值,重新塑造社會對民主人權價值的文化及制度,以期能建構出不再發生類似悲劇之機制,這便是轉型正義的核心內涵。
 
而具體則需透過對過去歷史的釐清與重建、加害者個人刑事責任之追究、共犯者結構(加害者集體)體系之改革肅清、受害者之補償正義等方式,確立社會對於威權時期的種種不義作為提出回顧及檢討,此即轉型正義做為一種社會普遍道德正義價值追求之必經過程。
 
軍人角色及公民社會(Civic Society)實為政治民主化過程中至關重要之關鍵
   
世界第二波民主化浪潮(二戰後,西德、義大利、日本及帝國主義控制之第三世界殖民地的民主化)所出現民主國家崩潰之原因大多是由於「軍事政變」,因此軍隊民主人權概念之鞏固對於一個處於轉型期的新興民主國家是至關重要的。然而台灣國防部日前對於促轉會根據《促轉條例》移除軍營內兩蔣銅像的意見卻持反對態度,對曾實施威權統治,並在戒嚴時期動輒以軍事審判、行政干預司法判決之軍事獨裁者銅像移除軍營持反對態度的國防部,其人權概念真的及格嗎?台灣做為一個人權法治國家能容許這樣的言論出現嗎?如此台灣的民主防衛機制真的足夠穩固嗎?
 
公民社會泛指獨立於政府控制之外,由人民自主發起的各類型社會團體(第三部門),其包含有:公民、公民價值(德性)、公民參與及公共領域等。而公民社會立基於人的基礎之上,其核心價值必定就包含了保障基本人權(人性尊嚴),然而台灣社會對於威權時期政府各類型的反人權行徑似乎並非不以為然,甚至進一步反對轉型正義,如此確立正義、人權價值觀的工程實施。
 
不成熟的公民社會對於新興民主國家來說是相當危險的,因為這樣的社會將不會有是非對錯,而只有立場選擇。如斯,台灣恐怕並未真正擺脫威權幽靈的價值糾纏,我們的民主,恐怕也將淪為只是單純形式上的制度,而非真正深入每位公民的價值。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