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頭家】人氣NO.1遊戲實況主 月賺1500萬的「愛妻暖男」

出版時間:2018/12/22 22:32

以「忍者(Ninja)」為代號的布萊文斯(Richard Tyler Blevins),10月成為史上首位登上美國老牌體育雜誌《ESPN Te Magazine》的職業電競玩家。他被稱為電競界「跨界明星」,是全球收入最高的電競選手和遊戲實況主之一,在直播平台Twitch上追隨者逾1200萬人,每月光遊戲直播收入就至少50萬美元(約1545萬元台幣),在YouTube粉絲超過2000萬人,超高人氣完全不輸好萊塢影星。
 
雖然早在2009年就一腳跨入電競領域,過去幾年也透過直播累積了可觀的人氣,但對27歲的布萊文斯來說,今年絕對稱得上職涯爆發年。3月某個深夜,他和當紅嘻哈歌手德瑞克(Drake)一起組隊打《Fortnite要塞英雄》-----德瑞克也是忍者的粉絲之一----打破了Twitch在線同時收看觀眾人數紀錄。
 
4月,他成為整個體育界在社群媒體互動方面最熱絡的職業選手,人氣甚至葡萄牙足球巨星C羅(Cristiano Ronaldo)、NBA傳奇中鋒俠客‧歐尼爾(Shaquille O'Neal)和巴西球星內馬爾(Neymar, Jr.)。
 
6月,他受邀出席E3電玩展舉行的首屆慈善名人賽「Fortnite Celebrity Pro-Am」,人氣和聲望更上一層樓。
 
8月,他成為Twitch成立迄今第1個追隨者突破1000萬人的直播實況主。在如今這個網路流量可化為實質收益的時代,人氣不僅能積聚更多人氣,也將帶來源源不絕的贊助、廣告與其他商業合約。
 
拜每天數以萬計網友上線觀看他打遊戲所賜,布萊文斯3月曾向CNBC證實,他在Twitch上的訂閱費抽成和觀眾捐贈(就是俗稱的打賞)月收入超過50萬美元。在10月刊出的《ESPN Te Magazine》專訪中,他透露這方面月收入接近7位數美元(即接近100萬美元)。
 
可見短短數月內布萊文斯的事業成長驚人。而且這還不包括三星電子(SAMSUNG)、紅牛(Red Bull)、Uber Eats等企業對他的贊助,以及來自YouTube、Instagram與其他平台的收入。
 
名聲與收入高漲,似乎未使布萊文斯的生活產生太大改變,除了今年稍早搬到距離芝加哥約1小時車程的封閉式社區,以避免先前老是有人不請自來到他家門前自拍外。當然,走在路上開始會被人們認出來,也對他與妻子潔西卡(Jessica)出門約會的行程造成小小妨礙。
 
頂著一頭標誌性五顏六色的亂髮、手腕上刺著「忍者」兩個中文字,加上直播時直率逗趣的表現,讓布萊文斯看來仍像個大男孩,但實際上他在遊戲實況界是出了名的愛妻暖男,而且對年齡較低的小粉絲格外溫柔。
 
在每天約12小時的直播工作以外,每逢有空檔,布萊文斯總是會躺倒在潔西卡身旁,和愛妻及自家寵物狗窩在一起,彷彿這樣就心滿意足。他表示,唯一會讓自己喪失直播動力的時刻,就是潔西卡不在家的時候,「我會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開直播。我會只想躺著發呆不做任何事,等她回家。」
 
別以為他對工作沒熱忱,他對待自己的事業相當認真嚴肅。布萊文斯將自己比做1家小企業主,不過這家企業只有1個產品,就是「忍者」(他自己)。在做出每個需要離開電腦螢幕前的決定時----如前往洛杉磯參加Pro-Am比賽或出門拜訪親友----他都會先衡量那麼做對財務的影響。
 
他說:「當我決定是否應出席某個活動時,收入數字必須先擺在眼前。如果活動是無償的,那麼參加後能獲取多大影響?是否有助人際網絡經營?那個人際網絡價值有達7萬美元嗎?當直播主休息得愈多,從事直播的時間就愈少,網路關聯也愈低。」
 
或許布萊文斯也未曾想過,自己能靠電玩取得如此成就。他成長於芝加哥郊區,成長過程和大多數人沒什麼不同,在學校算得上是個好學生,喜歡踢足球。差別只在於他有個愛打電動的父親,是家裡帶頭玩遊戲的人。布萊文斯回憶道:「小時候,大概晚上8點他會先哄我們去睡覺,然後自己玩電動到凌晨。」
 
17歲時,布萊文斯說服爸媽讓他前去俄亥俄州參加1場《Halo最後一戰》的電競比賽,並糾集了一眾「隊友」在家中地下室一起練習和玩耍,鬧騰到父母偶爾必須要求一些人離開。
 
在威斯康辛州念大學時,他展開了直播生涯。很多人開始直播時,可能是在自家地下室、廚房、學校宿舍等地方,靠著簡陋的設備上網,布萊文斯也是如此,當時他就讀銀湖學院(Silver Lake College)2年級。
 
今年稍早Red Bull找來專業設計師,贊助布萊文斯重新裝修他平時打電玩與進行直播的地下室,為他量身打造整個空間,新安裝超過2萬美元(約62萬元台幣)設備,並用影片記錄下整個過程。影片中剪輯了一段早年布萊文斯剛開始從事直播,依然滿臉青澀時的乖寶寶模樣。
 
他並非在隨波逐流或一時興起的狀態下踏入這個領域。布萊文斯後來從銀湖學院晚學到1所社區大學,除了繼續學業與經營直播外,還在連鎖餐廳Noodles & Company工作。他向媒體透露,一直到直播收入能讓他過上「舒適的生活」時,他才辭去其他工作。被問到何種程度的收入達到他的「舒適」標準時,他估計大約是1年8~9萬美元(約247~278萬元台幣)。
 
布萊文斯從未幻想一步登天,也沒有孤注一擲在一件事物上。在開始踏入直播後,他說:「我在學校仍表現良好,並專注於自己的未來。當我把時間和精力投注在取得學業表現及踢足球後,我會覺得,盡情打遊戲是我得到的獎賞之一。在我開始從事直播後,依然繼續在Noodles & Company,也繼續在學校求學。」
 
布萊文斯絕大部分人氣,是靠玩《Fortnite》而來,連中文媒體也封他為「Fortnite一哥」,但最近他開始嘗試投入《Call of Duty決勝時刻》新版遊戲。潔西卡透露,布萊文斯不怎麼喜歡討論5年計劃或未來會怎麼樣,但認真要求他回答準備繼續從事這個職業多久時,他說:
 
「直到我的家庭一切都被照料好。假設我們想在明天結束這個事業,但我們擁有的仍不足以安度餘生,我會告訴潔西卡,『Honey,今年或甚至到明年,我們可能不會有太多時間好好相處。如果我們做出對的選擇,我繼續多打拚兩年,我們將不僅能滿足自己接下來一輩子生活所需,還能滿足我們的家庭及我們家庭的家庭所有人生活所需』。」

他們兩人的緣起也是因為遊戲。2010年潔西卡就讀威斯康辛大學白水分校(UW-Whitewater)1年級時,男友邀她一起參加在拉克羅斯(Lacrosse)舉辦的《Halo最後一戰》電競比賽。比賽前1周她和男友分手,但仍在暴風雪中開了3個半小時的車去觀賽,並遇到了布萊文斯。
 
當時布萊文斯仍有女友,潔西卡對電競也不甚了解,只是猶豫著是否該找他自拍,心想「萬一哪天這個人出名了呢」。事後潔西卡開始會偶爾關注布萊文斯的臉書(facebook),但兩人不曾真正聊過天。
 
約3年後,潔西卡用推特(twitter)傳訊給布萊文斯,但並未預期會收到回覆,因為那時布萊文斯的推特粉絲(跟隨者)高達1000人。潔西卡說:「我當時真的覺得那樣的人數超多。」(目前布萊文斯在推特上粉絲超過370萬人)
 
但布萊文斯回覆了訊息。兩人就此開始交換手機號碼、互傳簡訊,並決定親自碰面。潔西卡說:「因為他是獅隊(底特律雄獅隊)而我是包裝工(綠灣包裝工)的粉絲,我們打了個賭:如果獅隊拿下勝利,我就去拜訪他,若包裝工贏過獅隊,他就必須來找我。然後包裝工贏了,他到我的學校來找我,我們開始約會。」
 
兩人在去年8月攜手步入禮堂,並在加勒比海度過為期6天的蜜月假期。那是布萊文斯8年來唯一一個假期,但他仍在網上留言向粉絲解釋將休假幾天,並預先排定按時發布新的影片,以便他休息時粉絲仍有新的內容可看。(劉利貞/綜合外電報導)

更新:調整內文

出版00:06
更新22:32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遊戲實況主老公每天打12小時電動 太太這樣轉念

布萊文斯3月透露,自己在Twitch的遊戲實況直播月收入約50萬美元。以此計算,1年光是Twitch直播收入就高達600萬美元(約1.8億元台幣),且這還不包括YouTube等其他平台收入及Red Bull等企業贊助額外收入。翻攝The Star Online
布萊文斯3月透露,自己在Twitch的遊戲實況直播月收入約50萬美元。以此計算,1年光是Twitch直播收入就高達600萬美元(約1.8億元台幣),且這還不包括YouTube等其他平台收入及Red Bull等企業贊助額外收入。翻攝The Star Online

布萊文斯登上《ESPN Te Magazine》10月號封面,他被封為「跨界明星」,可能為電競玩家這類新興職業指引出了新的方向。報導披露,目前除了直播收入外,他從傳統贊助和商業合約獲得的收入,正持續擴增。翻攝ESPN.com
布萊文斯登上《ESPN Te Magazine》10月號封面,他被封為「跨界明星」,可能為電競玩家這類新興職業指引出了新的方向。報導披露,目前除了直播收入外,他從傳統贊助和商業合約獲得的收入,正持續擴增。翻攝ESPN.com

布萊文斯與潔西卡因電競而結緣,相識多年後在去年8月攜手步入禮堂。布萊文斯的愛妻暖男形象深入人心,他透露,一旦潔西卡不在家,他就會頓時喪失工作動力。翻攝ESPN.com
布萊文斯與潔西卡因電競而結緣,相識多年後在去年8月攜手步入禮堂。布萊文斯的愛妻暖男形象深入人心,他透露,一旦潔西卡不在家,他就會頓時喪失工作動力。翻攝ESPN.com

布萊文斯早在Twitch仍名為Justin.tv時,就已在這個平台上從事直播。2014年亞馬遜(amazon.com)以近10億美元天價收購Twitch,為Twitch帶來新一波熱潮。布萊文斯是該平台上第1個追隨者人數突破1000萬人的遊戲實況主,據他本人表示,他直播生涯中所收到金額最高的單筆「打賞」是4萬美元(約124萬元台幣)。翻攝推特@Ninja
布萊文斯早在Twitch仍名為Justin.tv時,就已在這個平台上從事直播。2014年亞馬遜(amazon.com)以近10億美元天價收購Twitch,為Twitch帶來新一波熱潮。布萊文斯是該平台上第1個追隨者人數突破1000萬人的遊戲實況主,據他本人表示,他直播生涯中所收到金額最高的單筆「打賞」是4萬美元(約124萬元台幣)。翻攝推特@Ninja

布萊文斯直播時,從不事先準備笑話或臺詞。但他妙語如珠的表現和不時出現的各類逗趣模仿,經常贏得網友讚賞。據說他小時候看電影,走出電影院後就能活靈活現地模仿電影角色,他的父母一度嘗試送他去學戲劇。翻攝Business Insider
布萊文斯直播時,從不事先準備笑話或臺詞。但他妙語如珠的表現和不時出現的各類逗趣模仿,經常贏得網友讚賞。據說他小時候看電影,走出電影院後就能活靈活現地模仿電影角色,他的父母一度嘗試送他去學戲劇。翻攝Business Insider

在網路這種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廣大群眾檢視的場域,布萊文斯也曾公然犯錯。今年3月他在直播中一時興起唱起熱門嘻哈曲《44 More》,忘情地加入了原本歌詞沒有的「my nigga」一詞,是涉及種族歧視意味的字眼。事後他透過twitter等管道公開道歉,澄清自己不是有意使用涉及歧視的詞彙,但認為自己有責任對此致歉並讓這類誤解永不再發生。翻攝《Polygon》
在網路這種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廣大群眾檢視的場域,布萊文斯也曾公然犯錯。今年3月他在直播中一時興起唱起熱門嘻哈曲《44 More》,忘情地加入了原本歌詞沒有的「my nigga」一詞,是涉及種族歧視意味的字眼。事後他透過twitter等管道公開道歉,澄清自己不是有意使用涉及歧視的詞彙,但認為自己有責任對此致歉並讓這類誤解永不再發生。翻攝《Polygon》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