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蘋】指尖上的藝術 陳嘉德陳俊天父子「墨」寶獨步全台

出版時間:2018/12/24 21:00

留著小平頭的陳俊天,全身黑衣黑褲,菸不離手,言行舉止中略帶江湖味,他的形象幾乎與文創產業沾不上邊。事實上,陳俊天在文創界富有盛名,父親是國寶級製墨大師陳嘉德,而他則是父親的嫡傳弟子,3年前更接下全台碩果僅存的手工製墨廠「大有墨莊」,連向來自傲的大陸人都稱讚「大有墨莊」製作的墨條品質勝於徽墨。而陳俊天有個心願,「未來製墨工藝一定要超越父親。」

說起「大有墨莊」創辦人陳嘉德可是大有來頭,年輕時師承福州製墨師傅林祥菊,當了3年1個月學徒,盡學師傅一身本領,出師後趕上國民教育推動書法課程的興盛時期,全台墨條需求量大增,製墨生意好的不得了,家裡人手不夠,只得把還在上小學的兒子陳俊天抓來當「童工」,幫忙包裝墨條,這也是陳俊天人生中首次接觸墨條。

陳俊天回憶,當年是千百個不願意回家幫忙,幾乎天天包裝墨條到半夜,連功課都沒時間寫,第二天上學等著挨老師打。父親製墨的辛勞,陳俊天看在眼裡,但壓根沒想過未來將製墨當成事業經營。年輕時的陳俊天不愛念書,喜歡趴趴走,高中畢業後,進到朋友哥哥開的汽車零件公司擔任業務員,一做就是15年。

隨著兩岸開放,廉價墨條傾銷來台,教育部又取消書法教育,「大有墨莊」的生意大受衝擊。當時陳嘉德心灰意冷,萌生退休念頭,但他不甘心,後來決定改作精緻高價的「松煙墨」。

陳俊天說,其實製墨方法沒變,只是原料改變,「松煙墨」以松煙、冰片、牛皮膠、麝香為原料,再用早年流傳下的木模壓製,「松煙墨」讓人愛不釋手,許多文人墨客爭相收藏。

2003年,陳俊天偶然看到電視上宣傳薪傳獎,於是主動幫父親報名參賽。陳嘉德獲獎後,他所製作的墨條價格水漲船高,連前總統陳水扁、馬英九都親自召見,聲名更遠播對岸,許多政府官員、企業家指名要買「大有墨莊」的墨條。

得獎爆紅,「大有墨莊」的訂單如雪片般飛來,陳嘉德只得再度找兒子打下手。他幫著父親揉墨團,先從前段生產線做起。陳嘉德負責手工製墨,尚未完全學會製墨要領的陳俊天邊學邊作,負責送貨、跑業務,最後辭去汽車零件業務工作,回家全職幫忙,重頭開始學習製墨。

「3年前,父親意外跌斷腿,這場意外,讓他提早退休,也改變我的人生。」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陳俊天硬著頭皮接班。他說,製墨很多「眉眉角角」,光是揉墨就很多學問,因父親長年製墨,手勁與力道非常精純,「我還差他一大截」,而他的指縫、掌紋間早已佈滿黑墨的痕跡。陳俊天說,墨條非常容易受潮,遇到氣候變換的季節,得經常替墨條翻面,否則墨條會彎曲變形,「有時半夜起床出門為墨條翻面,簡直比照顧小孩還辛苦。」

剛接班時,陳俊天遇到狀況,只能向父親求救,他的個性好強又不喜歡輸的感覺,因此花了很多時間摸索,擔心砸了父親的招牌和聲譽。「畢竟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當時我天天跟墨鬥法,把它們當成敵人對付,苦思如何調配原料、何時該替墨條翻面,終於我漸漸掌握訣竅。」

採訪當下,年過7旬陳嘉德信步走來熟悉的「大有墨莊」,緩緩拿起在架上陰乾的墨條觀察,看到兒子製作出墨條的品質穩定,他很滿意的讚許:「袂䆀!袂䆀!已經有90分的水準。」得意之情全寫在臉上。陳俊天說,剛接手時,父親仍不太放心,每隔幾天會來巡巡看看,「不過現在他來的次數是愈來愈少。」

陳俊天不諱言指出,年輕時個性叛逆,與父親的生活沒有交集,自從接手製墨後,三不五時向父親請教撇步,父子間的話變多了,關係也比以前拉近。

「難免還是會相嚷啦!」曾有德國人想簽歐洲代理,日、韓搶爭合作,就連美國也想簽下每年2萬條的合約,而大陸方面更有人想簽各省代理。陳俊天說,父親的個性比較沉穩,他希望做生意穩紮穩打,「我則希望能積極向外拓展市場,甚至研發新款式的墨條,光是為了擴大事業版圖,我們就爭執了好幾回。」

談起製墨的工序,陳俊天指出,首先從原料調配開始,經過蒸墨、碾壓、鎚墨、揉捏、壓模成形,最後是陰乾,每道工序都很重要,稍有不慎,就得重新來過。而且每天全身被松煙燻的烏漆抹黑,就連室內的物品也會被燻黑,幾乎沒一處是白的。「最重要的是,用松煙墨寫出的字較有層次感、不容易褪色,紙張還可防蚊蟲咬蝕。」

對於傳承接班的問題,陳俊天也說,不會強迫兒子接下重擔,小孩有自己的規劃。「我的心願是未來製墨工藝一定要超越父親,希望能找到願意學習製墨的有緣人,再把手藝傳給他,我一定不會藏私,全部傾囊相授,畢竟製墨真的太辛苦了。」(突發中心高鈞麟/新北報導)

陳俊天小檔案
年齡:43歲
籍貫:嘉義縣鹿草鄉
家庭背景:已婚,育有1子,父親為第10屆薪傳獎得獎人陳嘉德
學歷:喬治高職畢業
經歷:汽車零件業務員
現職:大有墨莊負責人

發稿時間00:01
更新時間21:00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人生轉角】大內高手教舉重 翻轉弱勢未完待續
【蘋果人物】籃球甜姊兒蔡易妘 編織維密天使夢
【蘋果頭家】人氣NO.1遊戲實況主 月賺1500萬的「愛妻暖男」

每次揉完墨團,陳俊天的雙手都變成黑色。高鈞麟攝
每次揉完墨團,陳俊天的雙手都變成黑色。高鈞麟攝

墨條容易受潮,陳俊天都定時替墨條翻面。高鈞麟攝
墨條容易受潮,陳俊天都定時替墨條翻面。高鈞麟攝

遇到氣候變換的季節,得經常替墨條翻面,否則墨條會彎曲變形。高鈞麟攝
遇到氣候變換的季節,得經常替墨條翻面,否則墨條會彎曲變形。高鈞麟攝

採訪時,顧客上門購買墨條。高鈞麟攝
採訪時,顧客上門購買墨條。高鈞麟攝

陳俊天將墨團放入機器輾壓讓墨團均勻並去除多餘水份。高鈞麟攝
陳俊天將墨團放入機器輾壓讓墨團均勻並去除多餘水份。高鈞麟攝

輾壓完成的墨團還須槌打去除裡面的空氣。高鈞麟攝
輾壓完成的墨團還須槌打去除裡面的空氣。高鈞麟攝

揉墨強調手勁,陳俊天說需靠經驗累積。高鈞麟攝
揉墨強調手勁,陳俊天說需靠經驗累積。高鈞麟攝

初步成形的墨條。高鈞麟攝
初步成形的墨條。高鈞麟攝

將墨條置入木盒內,壓製花紋及圖案。高鈞麟攝
將墨條置入木盒內,壓製花紋及圖案。高鈞麟攝

大有墨莊裡的製墨物件都有一甲子以上的歷史。高鈞麟攝
大有墨莊裡的製墨物件都有一甲子以上的歷史。高鈞麟攝

陳嘉德仔細觀察兒子製作的墨條。高鈞麟攝
陳嘉德仔細觀察兒子製作的墨條。高鈞麟攝

陳嘉德榮獲第十屆薪傳獎。高鈞麟攝
陳嘉德榮獲第十屆薪傳獎。高鈞麟攝

大有墨莊出品的墨條,許多文人墨客爭相收藏。高鈞麟攝
大有墨莊出品的墨條,許多文人墨客爭相收藏。高鈞麟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