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一沾即走的歷史訊息

出版時間:2019/01/02 00:02

朱宥勳/作家

2018年年底,黃妃推出了新專輯《我若是黃倩倩》。這張專輯以「穿越時空」為概念,11首歌都分別設定了台灣史上某一對應的時空。而首波推出的主打《顛倒歌》,不但是黃妃第一首收錄在專輯裡的「國語歌」,長達8分鐘的微電影MV還將場景設定在1947年3月6日。對台灣史稍有概念的人,勢將感受到這首輕快俏皮作品似乎藏了一些值得玩味的訊息。

故事的開場,黃妃飾演的主角加入了一趟「穿越時空」的旅程。一名魔法師拿出了4張牌,分別代表了即將前往的4個年份:1947年、1962年、1987年和2050年。在專輯的文案裡,這些年份被設定為某個音樂風格的代表年代,比如1962年是電視節目《群星會》開播的年代,開啟了歌唱節目的先聲;1947年是模仿周璇的上海明星風格;而1987年則是「台語歌壇正興起」的時點。《我若是黃倩倩》對台灣流行音樂史的高度自覺,已令人讚嘆。然而首波MV所呈現的1947年,以及被預告為下一波MV的1987年,似乎還有流行音樂史以外的弦外之音。

在《顛倒歌》裡,主角黃倩倩回到1947年的3月6日,意外捲入一家唱片公司的試唱。這個時間,正是「二二八事件」後,各地「處委會」成立,正在與政府談判政治改革綱要的時點。再過2天,21師就要登陸基隆,開始「三月清鄉」的慘烈屠殺了。MV裡沒有人來報名試唱,那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整個台北市街應該都還在一種非常時期的緊繃氛圍中。         

被抓去湊數的黃倩倩,一上台唱了兩句《快樂的出航》的副歌,立刻被喝斥,要她改唱「國語歌」,這也是呼應1946年之後,「國語推行委員會」打壓台語,台灣的流行音樂工業強制移植「國語」的背景。因此,黃倩倩唱起了《顛倒歌》──這是一種特殊風格的情歌,所有歌詞都是正話反說,說不愛不想念,意思卻正好相反。在這個歷史背景下,唱起這首「口是心非」的歌,諷喻之意極為明顯。愛或不愛,抱或不抱,這種依違難定的心情,非常巧妙地貼合了當時台灣人對中華民國政府的心情。

更有趣的是,演唱過程中,評審一度呵欠連連。然而中途,評審們卻出現了幻覺,看到黃倩倩換上了濃厚上海風情的旗袍。歌聲沒有改變,但當畫面出現旗袍時,評審們卻陷入了非常卡通化的意淫狀態裡。把「旗袍」這樣的元素與「意淫」連結,而且是透過「幻覺」覆蓋在一名台灣婦人身上,這已是在隱喻20世紀中葉以後台灣文化的命運了──所有「台灣的」,都將被覆蓋在「中國的」幻夢之下。只是幻夢,因為一眨眼就會發現現實並非如此。

整部MV的風格十分輕鬆戲謔。除了年代設定,幾乎無一字提到具體歷史,卻又隱喻得如此貼合,耐人玩味卻一沾即走,如此手筆令人驚豔。這也更使人期待接下來幾部MV的表現──根據預告,下一部MV將是1987年,專輯文案僅含蓄地寫「台語歌壇興起」,然而台語歌壇能夠興起,與解嚴前後的風氣是有很大的關係的。在這一年份,《我若是黃倩倩》又有什麼話想說呢?或許可以先看看歌詞來揣想吧:1987年對應的歌曲,叫做《心肝插一刀》,歌詞有這麼一句:「一條恐怖恐怖/ 彎彎的情路/ 沿路風雨風雨/ 捎咧一直落。」

恐怖而彎彎的情路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最新》

新聞